设为首页查看翻译:So much of what is best in us is bound up in our love of family.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229|回复: 1

[叙事文] 寻梦千嶂是故园(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 23: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柯二梦 于 2020-8-2 00:13 编辑


1、千嶂下是我家(前言)

     几年前回了趟故乡,老居早己是颓墙断壁不能住人了,也难见到熟悉的面孔。少小离家老大回,人不识我,我不识人,唯有悲哀!所喜的是居然见到了健在的八十高龄的邻居冼六叔。六叔与我父亲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进入农场工作的老工人,来自于五湖四海。六叔也是我中小学时代的同学华文的父亲,那时华文兄妹五人,而六婶没有工作,一家人的生活就靠六叔一人的工资维持,生活之艰难就不用说了。记忆中,六叔极少说话,身材瘦削,眉头老皱着个川字。这回见了,人胖了,眉头也舒展了,尤其是话也多了。原因是华文兄妹这些年工作不错,家中也盖了新楼房。六叔说:“孩子,回来吧,找块地建个新房子,因为这是你的第二故乡,不,是故乡,你没理由不回啊!”就此一句,说得我涕泪横流!

     我生于斯,长于斯,故乡是我魂灵的慰藉,那山那水那人永不敢忘!于是决定于渐入老境记忆全失之前写一写。

 

2、尿素袋

儿时,父亲谆谆教导我做人要学会点头哈腰,做个有知识有礼貌的人,此事缘起于当年从日本进口化肥的白色纤维尿素袋,并与知识分子有关。林总,并非时下那样林姓总经理的简称,而是儿时故乡一位尊姓林,大名总,大学毕业,工程师,正儿八经科班出身的知识分子。通常我叫他林叔,但私下里叫他“尿素袋”。作为工人的我父亲最佩服他,曾对我说,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就是不同,老远见人就点头哈腰问好,你小子要学着点!

夏天里,单位的工人(女除外)不是赤裸上身就是只穿着件贝心,而林总是爱面子的知识分子,身上除了贝心还套着一件口袋插着一支笔,拆了日本白色纤维尿素袋做的,背后还残留着黑色“尿素”二字的白衬衫,此外裤子也是尿素袋染了绽蓝做成的,上白下蓝很是扎眼。因为布料太薄太过柔软,风一吹便猛烈地晃动起来,像人打摆子全身在发抖,引人发笑。每回遇见,知识分子林总和我那没啥文化的工人父亲,老远便很斯文且不停地点头哈腰互道着你好?你好!其时,山风起了,路上没人,偌大的世界仿佛只留下老父和点头哈腰的“尿素袋”在风中零乱,这情景让儿时的我感到有些诡异。

 

3、指南针

外号风水佬者,因时间久远,姓甚名谁不记得了,只知他是生产建设兵团属下我们第六团团部附近的人民公社一个叫向阳花生产队的社员。但他会封建迷信的寻龙点穴看风水,那时人民公社日子不好过,收成不好,大多时候一日三餐吃番薯,老放屁,所以精明的风水佬便经常在生队长面前扯些堂堂正正的由头,从抓革命促生产的生产队里偷跑出来,与人在我们团各连队的山旮旯转悠,籍此混些粥饭填饱肚皮。

风水佬身上背着装满了看风水家生并印有“为人民服务”红色四字的破旧的军用挂包,上衣口袋插着两支上海牌金笔,顺其自然地成了我们眼中有着绝顶文化的大知识分子,虽然他没上过学。人家大学中专毕业的知识分子通常口袋只插一支笔,他插两支,所以他是不折不扣的大知识分子无疑。此外他手腕上还戴着一块小巧的女装表,很漂亮且吸人眼球。我们问他时间,每回他都是把手高高往上用力一伸,捋一下衣袖,然后不容置疑地详细说出几点几分几秒,就差没说几毫几厘了,但和实际时间相差很大。后来我们终于发现被“公社是朵向阳花”的生产队社员风水佬骗了,他戴的并非贵重的手表,而是十块钱一块的用来指明方向的指南针。

 

4、没文化真可怕

工人阿灵先生,今生令我难以忘怀,是唯一能让儿时的我羞愧于自己没文化的人。阿灵先生不识字,但不识字不等于没文化,他是那时家乡学毛著的积极分子,能背很多语录和最高指示,上过学毛著讲用大会介绍经验,因为他天才地画了些小狗小猪,乌龟王八,飞鸟游鱼,花花草草之类的小动物和植物的图形,破天荒地创造了只有他自己才认得的象形文字,用于抄写语录和最高指示,堪比仓颉,因而也被人尊为阿灵先生。

我儿时最怕遇见他,被他捉住了要读他画满了小狗小猪乌龟王八飞鸟游鱼花花草草的破本本。我说不认得,他便大为惊讶:原来你是大笨蛋,不识字!没文化真可怕,将来怎么接革命的班啊?然后指着本本命令:跟我读,最高指示,要斗私批修!

 

5、千里之外

矮胖油黑的憨孙,汕头市人,叫其知青有些勉为其难,因他小学未毕业,乃资本家狗崽子,在校被同学打成了傻子,终于失学。后来更稀里糊涂地成了有知识的青年,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上山下乡从千里之外的汕头市到我们这山旮旯大有作为来了。憨孙是其外号,本乡白话为傻子之谓。儿时遇见了便叫憨孙逗他玩,他便追着我们来打,还大声地声明:我不是憨孙,我有大号,我叫孙大民同志!

离家日久,憨孙思念家乡年老病弱独居的老母,便向领导请探亲假,但那时反修防修未获批准。憨孙便跑橡胶林里上吊,但没吊颈,只吊胳肢窝,自然死不了,吊在树上干嚎一整天,嚎得屎尿失禁,但谁也不放他下来。后来没几年他真的死球了,但至死也未再见过他娘亲一面。  本乡习俗,人死后须葬于山腰之下,不能葬于山顶,因为山顶之上风凉水冷,但憨孙所在连队的工友却将他葬于吾乡一个叫军田大岭的最高的山顶之上,面朝东北,以慰其念母之心,那是憨孙家乡粤东的方向。  据说,千里之外稻花盛放的潮汕平原,也有一座与之相对面朝粤西却掩埋不了盼儿之情的小小土坟。

流年似水,如今故乡军田大岭风凉水冷的山顶之上,那一座孤寂的土坟,想早已是藤蔓遍地,了无痕迹了罢!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8-3 09: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曾经的点点滴滴,让人怀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10-28 10:15 , Processed in 0.46937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