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So much of what is best in us is bound up in our love of family.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304|回复: 6

[叙事文] 岁月无声:(1)塘水清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 07: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柯二梦 于 2020-4-2 07:27 编辑


我高中毕业做建筑小工,也就十六岁,啥也不懂,跟着师傅其荣叔学砌砖。这时已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后一年,快要进入八十年代了,正是改革春风劲吹神州大地的时候,就连我们这个种植橡胶、僻处岭南蛮荒山旮旯的国营农场也不例外。这是个生机盎然的伟大时代,拨乱反正,恢复高考,勇攀科学高峰,改革需要人才,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但那年高中毕业参加高考我没有抓住机遇,别说捉老鼠,连老鼠毛也没扯到一根,所以只能跑到农场下面的建筑队去当小工,成了真正的工人阶级。我分在建筑队里的其荣班,班长就是其荣叔,专司场里公共厕所及牛栏猪舍的建筑和修补,与人及动物的屎尿打交道。
   我有个师兄叫阿狗,比我大不了几岁,但已是掌刀的大工。此人天生强壮,干活卖力,做过标兵,当过先进,但却生得矮黑且好色,堪比水泊梁山上的矮脚虎王英,喜欢习武,自视甚高,嗜好争强斗胜,是个拉屎也要比别人大一截的厉害角色。如此,每到一个新工地,总会有些本地不服气的小混混跑来找他寻衅滋事,要与他华山论剑一比高下,如果不是德高望重的师傅罩着,保不准他会惹出些什么麻烦事来。
  那年,为了解决人民群众的拉屎撒尿问题,我们跟着师傅其荣叔在农场下面的银沙队里建公厕。平日我们在银沙队的公共食堂里吃包饭,倒也方便。有天午饭食堂吃肉包子,一两大一个,每人五个,管饱。那时有包子吃就很不错了,况且是肉馅的,总比顿顿罗卜青菜口中淡出个鸟来的好。虽说包子肉馅不多,但很大的。阿狗争强斗胜的死性不改,对我们声称能吃下十五个大包子,要打赌。我师傅其荣叔便笑着说:肉包子打狗,大家先别吃,全让阿狗吃。阿狗赢了再输他十五个大包子,不要钱,给他披红挂绿,抬着游街,让他光宗耀祖。
  其实,吃下十五个包子,于阿狗不成问题,他很强壮的,嘴巴和肚子又特别大。只是包子缺水分,干吃咽不下去,要就着开水吃才行。我师傅其荣叔破天荒亲自给阿狗端来了三大海碗凉开水,还很诡异地笑着吩咐阿狗要多喝水,如果想赢的话。我们全都听师傅的话,将自己份内的包子全部贡献给了阿狗,打算饿半天肚子。阿狗豪情满怀吞下第十二个包子和喝下三大海碗开水后,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了,便躺在地下呻吟,像条死狗一样动也不能动了。
  岭南悠悠风来。

阿狗的肚子胀成了一面大鼓,肚皮撑得很薄很薄,在正午的艳阳直射底下变得十分透明,里面的凉开水和大包子正在翻山倒海,发出咕咕咕的天籁之音。
  师傅指挥大家抬阿狗到工地旁的鱼塘里浸水减压,这是民间治大食病的土方子,很有疗效,据说此法救回了过去年代很多吃饱了撑着之人。我那时长得骨瘦如柴,自然有气无力,但师傅也要我搭把手,才能将阿狗抬得起来。

那天下午我不用开工,师傅交给我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命我下鱼塘扶阿狗师兄浸水。我扶着像癞蛤蟆鼓着大肚子浮在水面上的阿狗师兄,站在齐胸深的水里,十分抢眼。岸上有很多路过的闲汉,此时全都嘻嘻哈哈地围着鱼塘在看,气氛很是热闹和欢乐。
  岭南夏日,午后的太阳还很大,很圆,很热烈,很刺眼。岸边一排排绿叶婆娑的台湾相思树,给平静的水面洒下了一片凉凉的绿荫;而树冠上开着一团团的小黄花,像漫过了一片绯黄的云,煞是好看。鱼塘水中有个竹木搭建的吊脚屎楼,偶尔有人上去拉屎撒尿,便会哇啦哇啦飞流直下三千尺,大珠小珠落玉盘。往往这时我不敢抬头,须知,如果是个女的蹲在上面,大喝一声耍流氓!俺可咋办?
  建在鱼塘上的吊脚屎楼是让人在上面拉屎给鱼吃的,鱼吃屎长大后,人便吃鱼,人吃鱼再拉屎给鱼吃,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真正的绿色环保无害生物链。我想,鱼吃人屎,人吃鱼,就是人自已吃了自已的屎,难道不是么?这是个哲学问题,人是屎,屎是鱼?又或者屎是人,鱼是屎?我天生有哲学头脑,嗜好思考,本可以成为苏格拉底第二,只是,小时候吃饱了撑的调皮捣蛋,老拿木炭乱画人家房子的白墙,被人一栗凿打脑袋打得多了便打傻了,所以对此哲学问题,至今还是弄不甚清楚。
  我站在齐胸深的水里,扶着哼哼着死鱼般翻白肚的阿狗师兄,开始面露坏笑。这世界真是怪异,也许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也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谁能讲得清楚?我师傅常常骂我懂个屁,而骂我阿狗师兄便只有一个字了,可见我比阿狗师兄聪明。但如今懂个屁正扶着浸水,其作用仅仅是为了让的肚子里那十二个大包子快些变成一泡屎。

我忽然感觉无聊,对于我这个十六岁的无知青头小子,这世间本应有很多比这有趣的事情要去做,但如今却不得不站在水里和一泡屎打交道。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我忽然大彻大悟,感到自己没法五十步笑一百步,懂个屁,其实都是屁。
  岁月无边,时光静好。世界会长大,而我他妈也会变老,但这时我只是个十六岁的无知小子,正在快乐无边。人活世上到底要干什么?我还未弄清楚,但却像我师兄阿狗一样争强好胜,自认为对世界认知的正确非我莫属,所以常常胡思乱想,也会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像我中学时的同学阿水,自认胸怀远大理想,真理在握,做事便十分固执,认死理。那时学工学农走五·七道路,不用读书,闲得蛋痛,大家便逃课跑野地里坐一起讨论吃屎是香的还是臭的,他就与众不同,逆潮流而动,人臭他香,坚决认为不臭。人反对他会反问,你吃过吗?你没吃过你怎么知道?你没吃过就没有发言权!要知道屎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人说你吃过?他答就吃过,咋啦?够胆你也去尝一尝!谁敢去尝?除非你也智如阿水。
  黄昏,太阳开始落山,银沙队的工人陆陆续续从山上的橡胶林里收工回来,鱼塘边益发热闹了。工人们在站岸边指指点点,不时传来阵阵欢乐的哈哈大笑声。山旮旯里闭塞,难得见到新奇事儿,阿狗师兄无疑便成了工人们的笑谈和快乐的源泉。其实我对此不在意,要将十二个大包子变成一泡屎的又不是我。但我却发觉人群中躲着女孩子,是几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工,正在撇着嘴,似乎表达着对我如此下贱地,正在努力干着帮助制造一泡屎的工作的不屑。我立马热血上涌,脸红了。

落霞染在水面上,赤橙黄绿青蓝紫,很美。百鸟归巢了,岸边的台湾相思树上便传来了啁啾的鸟鸣,很动听。鱼塘开始起雾气,塘水渐渐变得清凉。阿狗师兄不再呻吟,眯着双眼很享受。而我师傅还没来叫我们上岸吃饭,我只能继续着在水中的胡思乱想。奶奶个熊,人是个什么东西?天生就是被别人笑话的。这世界真奇怪!但终于没能想出个头绪来。
  清清的塘水里,一尾尾小鱼儿自由自在地围着我们游动,仿佛要钻进我的身体,啃我的心,吃我的肺,喝我的血,还要啮我的脑,让我变成白痴。我在水中夹紧屁眼,一动也不敢动。于是,小鱼儿便在阿狗的大裤裆里穿行,冷不丁咬一口,阿狗师兄便莫名兴奋地一阵抽搐,的一声在水里放了个屁。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2 13: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哲学问题很有趣,文章也写得很有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4 02:4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4 16:44: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亦庄亦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04: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aixin兔 发表于 2020-4-2 13:01
那个哲学问题很有趣,文章也写得很有趣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04: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7 04: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10-28 11:24 , Processed in 0.51124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