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So much of what is best in us is bound up in our love of family.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394|回复: 3

[叙事文] 岁月无声﹕流年似水(代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31 02: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南柯二梦 于 2020-3-31 03:06 编辑

 

流年似水。

七十年代未八十年代初,那时我十六七岁,跟着我师傅其荣叔学泥水,为银沙队广大的人民群众彻粪坑——公共厕所。

那日黄昏,流霞画天,收工后我泡在银沙河清清河水里,如我所愿,变成了一尾鱼,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十分快乐。在偷吃了岸上菜地里阿灵先生种的黄瓜后,天边远远的响起一记旱天雷,终于炸开了银沙队的雨季。
  夏日的山野上,莽莽苍苍一望无际的橡胶林,飘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花。天地之间蒙蒙眬眬白茫茫的一片,有如奇幻仙境。
  雨天没法上山割胶,银沙队的职工就只能放假,整日窝在家中吃了睡,睡了吃,与猪狗无异。更有一些新婚夫妇,计划生育只生一个好,估计正在趁此机会全力造人,就像我司徒大师兄那样。偌大的银沙队,鸡不鸣狗不吠,只剩下沙沙的雨点声。
  烟雨迷蒙是岒南。而此时,绿了芭蕉,红了荔枝。
  荔红时节,银沙队里的荔枝熟了。
  下雨天我们也没法去砌粪坑,我师傅他们便在工棚里打扑克,输了夹木夹子,还赌个一毛五毛的。我师兄阿狗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花花底裤蹲在床板上,脸上身上和双手双脚都夹满了木夹子,就差鸡巴没夹上了,但却赌得兴奋莫名地大呼小叫。
  我不打扑克,不是输不起,是我没兴趣。我爸曾经告诉我,这世界有些事能干,有些事绝对不能做,做事就要干自己喜欢的事,而赌是最无趣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我只干有兴趣的事,而没兴趣的我从来不干。
  百无聊赖的我走出工棚,变成一条野狗,于霏霏细雨里到处乱窜,在芭蕉和荔枝树下穿行,让雨点浸透衣裳,打湿头发。人说,快乐不知日子过,而人在无聊的时候,最难过的就是日子了。
  我窜进银沙队里,路边屋角种着的一棵棵荔枝树挂满了红色的果实,经雨的洗礼,红得更加刺目。但这时节鬼也懒得出门,所以,我没法看到我阿狗师兄所发现的银沙队有好多靓女
  有户人家门口新搭了个简易草棚,里面香火缭绕,挂满白布,围着一堆人,还停着一口刷得猩红的棺材,有大人小孩跪地哀哀的哭泣。

棚外凄风苦雨,棚里哭声凄切。唢呐乱吹,锣鼓钹乱响。
  天灵灵,地灵灵,嚇!告尔人间各色人等,无论富或贫,善与恶,上天堂,下鬼蜮,要过奈何桥,留下买路财!道工佬正在敲锣拍钹,打醮做斋,演绎着人间、天堂和鬼蜮里相同的崇高仪式和不二规矩。

晦气!
  雨中的银沙队,被荔枝树染红了一片。这年荔枝大丰收,家家户户都分到了许多。一粒荔枝三把火,千万不能多吃,苏东坡日啖荔三百颗是找死。阿灵先生的老婆就是吃过了头,发热痧抢救不及时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很幸福的阿灵先生,这回是真不幸了!
  阿灵先生的老婆是个小巧勤快而又善良的女人,在银沙队里口碑很好。因为小时候被阿灵先生罚背最高指示,我对阿灵先生有点意见,但我对他老婆没意见。阿灵先生热衷于在精神和思想上帮助人,而他老婆却愿意以物质助人为乐。精神与物质——我喜欢后者。银沙河岸边的黄瓜地,就是阿灵先生的老婆用工余时间开垦和种植的。前几天我和憨出憨入两位师弟还在偷她的黄瓜,想不到她一下子就没了。曾经,一口一声阿姨到她家问她要米汤和红薯来吃,想想,偷她黄瓜这事儿做得真不厚道!
  人啊人,奶奶的人!这事儿对我触动很大。人活在世上,是无法左右自己命运的,幸福不会从天降,而灾难却会和旱天雷一样,保不准啥时就会从天而降,轰到你的头上,躲也躲不开。
  我师叔阿孖乸说,人算不如天算,人活在世上很无奈,天意如此不可违。人定胜天?战天斗地?那你太无知了!天地无垠,宇宙无边,你赢不了胜不了,唯有跪着逆来顺受。我师叔阿孖乸地主出身,跪了半辈子。
  也是在这时,我相信了我师叔所说的这些话,对以前又唱又跳的快乐人生开始疑惑。是的,阿灵先生的女人,辛劳受苦了大半生,终于遇上了这样的好时代,眼看着生活就要好起来了,但说没就没了,可见人世无常。
  我祈求玉皇大帝、佛祖、十八罗汉、孙悟空、二师兄、沙师弟、阎罗王、西天王母娘娘、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马恩列斯,还有毛主席他老人家,等等诸天神佛,保佑我家乡的长辈,我曾经口口声声叫她阿姨——阿灵先生善良而又不幸的女人,早升天国,安亨极乐。虽然,我从不相信有天国的存在。
  我窜进了养猪场,正在全神贯注地磨着豆腐的饲养员豆腐佬,警觉地停下手来憎恨地盯着我,怕我掀翻他的豆腐让猪拱,但只是敢怒不敢言。猪们也都嗬嗬地叫着盯着我,因为我不是它们的同类,怕美味的猪食被抢。

奶奶的豆腐佬,因为吃死猪肉的事与我师傅结仇,我师傅怕他,但这和我无关,他算什么?我不怕他,他就怕我。但我这次并不想和他放对,因为阿灵先生的女人死了,对我触动太大,我正在反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想和豆腐佬重修旧好,大国邦交,打打合合很正常。
  豆腐佬不敢理我,我只好走了出来,见路边没人,就用石子打下荔枝树上的荔枝来吃。荔枝树枝头上果实密密麻麻,一石子打上去就会掉下来许多,地上铺满了一点点的红。
  流年似水。

我想哭。

雨季无聊。我司徒大师兄说,人不是动物,所以要有高尚的精神生活,整天除了打扑克,吃了睡,睡了吃,不干活,没有一点文化,简直猪狗不如。他建议大家一齐去县城的人民大戏院看粤剧大戏,欣赏艺术,我师傅同意了。那天我们早早便吃了晚饭,穿上雨衣,各自骑上自行车一齐冒雨向县城出发了。
  银沙队离县城不到十里,骑自行车也不用半小时。那天晚饭吃得早,到县城时天还未黑,人民大戏院的好戏还未开场,我和我师傅他们便在县城的主要街道人民大街上闲逛。
  县城虽小,但这时已经走进了新时代,改革的春风吹遍了大街小巷,店铺门面全都装饰着香港进来的廉价塑胶花,贴着香港电影剧照,还有些小彩灯挂在街边树上一闪一闪。大街上空拉着横幅,墙上还贴满了五颜六色的标语:
  团结一致,同心同德,为本世纪末全面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
  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
  谁穷谁丢人,谁富谁光荣!
  一人结扎,全家光荣!生儿不如养猪!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街上的年轻人穿上了喇叭裤或牛仔裤,男女的头发还电得乱成了一个个的鸟巢。女的穿高根鞋擦口红,用我妈的话来说,嘴巴擦成了鸡屎忽(鸡屁股)。男的戴盲公镜(墨镜)留小胡子,还提着大收录机招摇过市,很时尚。
  街上这些移动着的一部部收录机,也有放许冠杰的——“我地呢班打工仔,一生一世为钱币,做奴隶,个种辛苦折堕讲出吓鬼,死比你睇!咪话无乜所谓。
  也有放于淑珍的——“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我们的心儿飞向远方,憧憬那美好的革命理想。啊!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也有放苏小明的——“军港的夜啊静悄悄,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
  还有放林子祥的——“财神到,财神到,好心得好报。财神话,财神话,揾钱依正路。财神到,财神到,好走快两步,得到佢睇起你,你有前途!
  当然,大街上还走着一些和我一样年纪,但却显得很特别的年轻人。他们头上没有鸟巢,嘴巴也没变成鸡屎忽,穿着皱巴巴没撸袖子不束腰的白衬衣,他们喜欢学陈景润撞电线杆子,撞得脸色发青,人也精瘦,这是些跑进县城中学补习考大学的家伙。当然,白天大部分时间是看不到他们的,只能在早上未上课时和傍晚下课后,才能看到他们像蚂蚁般从学校涌到大街上,像野狗找屎一样到处寻食。
  我很羡慕他们。其实,我本应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奈何在这个生机盎然,年轻人努力追求知识,并精神焕发地向科学进军的伟大时代,我只能跟着我师傅在银沙队的粪坑里混,把我的纯真全贡献给粪坑里了。当然,我的青春不值钱,但我心戚戚,犹有不甘。
  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我师傅跑入人民理发店理了个五毛的发,而我也跑进人民照相馆里照了张相。
  流年似水。

这天是我十七岁生日,但谁也没有告诉。我在刚翻开的十七岁这页清白的纸上,为自己留下了一帧保留至今的苍白影子。照相师傅说:笑一个。笑什么笑?我没有笑,我不是那么无羞无耻轻易就笑的家伙,我只是睁大了眼睛。
  小时候人笑我脚大如船,眼大无神,让我很失落。但我妈认为我是天下第一靓仔,也就是天生的美男,长大讨老婆不成问题。(但也只有她这样认为,当然,我是她的作品,她不这样认为行吗?)她说脚大站得稳,眼大看世界,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看世界的,她要我站稳了好好地看一看这个光怪陆离,造化无边的世界。

站直啰,别趴下!就如我爸告诉我的,我天生根正苗红,不是曾经打过鸡血的我师傅奇荣叔,更不是我师叔阿孖乸,我是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于是就努力站着,也努力睁大了眼睛,就是为了证明我妈说的话没有错。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31 06: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火红的年代,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啊!又读老师的文章,又有无限的感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2 04: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小男孩 发表于 2020-3-31 06:00
那个火红的年代,让人心生无限感慨啊!又读老师的文章,又有无限的感慨! ...

问好孤独主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10-28 11:34 , Processed in 0.48383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