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What we do for ourselves dies with us. What we do for others and the world remains and is immortal.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27|回复: 4

[长篇连载] 《活着的意义》第七章《梦断求学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响起,一名邮差来到了岳步举家的门前放好车子喊道:“有人吗?这是岳部举的家吗?你家的快递,拿私章来收快递了!”
  岳部举从屋子里探出头来喊道:“好嘞,您稍等,我这就来!”说完就急忙翻箱倒柜找自己的私章,找了好一会,总算在一个柜子顶上面的瓶子里找到了自己的私章,快步出了门,陪着笑脸说:“同志,让您久等了,给,这是我的私章!”
  邮差拿着岳部举递过来的私章,用手在上面擦了擦,再用眼睛瞅了半天,确定无误后,拿出一张表格,让岳部举签了名字,又拿出带来的印泥蘸饱了汁,把表格垫在自行车的车座上用私章狠狠地印了下去,然后从邮包里抽出一个长方形的纸质袋子递给岳部举,说:“给,恭喜你,里面应该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你老有福了,你家孩子考上大学啦!”
  “是嘛,好啊,好啊,这段时间小明总是唠叨,说自己考了那么高的分数,一定考上了,在家盼着录取通知书来呢,这不,说到就到了!”岳部举用带有海角腔调的方言说道。
  “听孩子的名字,你家应该是儿子吧?他高中在哪个学校读的?不知道你家孩子报的是哪所大学?”看到这家出了个才子,邮差就与岳部举闲聊了几句。
  “我家小明是个男娃,今年虚岁20岁了。在县一中读的,同时在县一中的还有村长汪定灰家的小女儿汪娟,她与小明是一个班级的,今年也考了,不知道考的咋样,应该也考上了。我家小明报的是西南政法学院,还有一个北京的什么学校。”岳部举笑的眼角露出了皱纹。
  “哦,很厉害吆,将来出来准是一个大法官啊!汪定灰,好像有,我找找,应该有。”邮差在邮包里倒腾了半天说:“有的,我顺便给他们家也送过去。我走了,你忙吧!”邮差说完就骑上自行车只奔村庄里的汪定灰家而去。
  二
  “明子哥,听说你报了西南政法学院,你的梦想是将来要做一个大法官嘛?”汪娟靠在一棵黑松树上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岳小明说道。
  “我对当什么法官并不感兴趣,我喜欢的是建筑,你看图片里那些高楼大厦多美啊,我的梦想是做一名建筑师。”岳小明脸上露出一丝迷茫。
  “那你为什么要报西南政法学院呢?”汪娟不解地问。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老爸嘛,你爸在我家原来的房子门前偏要搞个什么晒粪场,搞得我一家生活不下去。忍无可忍,我爸为这事情把你爸告上了法庭,结果输了官司,被逼卖了宅子搬了家。你爸也真是的,找个张村的那个张客老一起合伙骗了我爸,耍花招侵占了我家的祖宅。我爸为这事情还气得吐了血。他对我说,法盲招人欺,硬要我学什么法律,将来做个大法官,说家中有个当法官的就不再受人欺负了。我说自己喜欢建筑,想做个建筑师,他说当个平头百姓有什么好的,就举例对我说你姐夫是个镇长,你爸是个村长就把我家欺负得搬了家。父命难违,于是我就报了法学院。”岳小明有点感伤又有点生气地说道。
  “我爸做的这件事情确实有点过份,甚至有点缺德,我劝过多少次他都不听,还说我小孩子家不懂事,也许是因为我爷爷那时穷,他小时候受了罪穷怕了,所以一有机会就不择手段拼命捞钱,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过他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把痛苦建立在别人身上,从不换位思考别人的感受。他这样一闹,伤害了我们两家的感情,害得我都不敢再去你家玩了。”汪娟说着说着就伤感了起来。
  “这些事情是你爸做的,与你没有关系,你也别太自责了,不去我们家也好,以后想约我出来玩,就在这棵树上系个红丝带,在上面用笔写上见面的时间,这就是我们的接头暗号了,我看到了就会在约定的时间里在这里等你的。”岳小明不让汪娟去他家玩,其实是因为两家大人因为宅基地的事情彻底闹翻了脸。尽管这事不怨汪娟,他父母看到汪家的人也会心里添堵。为这事情,岳部举还发了脾气不准许岳小明与汪娟再来往了,否则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他爱着汪娟,每次见面,都是背着大人偷偷地跑出来约会的。
  “嗯,我们也成为地下工作者了,只要你看到树上有红丝带,晚上我就在这树下等着你。”汪娟俏皮地说。
  “凭你考的分数,你应该能被华东师范大学录取的,你的教师梦离你不远了。”岳小明鼓励着她。
  “托你的福,我想很快就能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为你祝福,不远的将来我们村就会走出一名大法官来!”汪娟信心满满地说,她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之中。
  “未来到底是个什么样谁也无法预料,现在说这话还有点早了些,但愿一切都能够顺利吧。”岳小明心里还是有点顾虑,毕竟自己的家境摆在那里。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汪娟安慰着他。
  “天不早了,出来一下午了,我们应该回去了,免得爸妈们担心。”岳小明扶着汪娟的肩膀说。
  “好的,等拿到通知书我们就在这里再见面。”汪娟说完就一步一回首地向着村子走去,看着汪娟走远了,岳小明才转身向着家里快步走去。
  三
  “小明,今天你的录取通知书送来了,你打开看看吧,我们怕弄丢了里面的东西,没敢打开,看地址是重庆寄来的。”岳部举说着就把那个邮袋递给了儿子。
  “是西南政法学院。我考上了,终于收到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啦!”岳小明兴奋地喊道。
  “我就知道我的儿子不一般,将来会有出息,到底没有让我失望啊!孩他妈,炒个菜,我高兴,今晚我要喝两杯,我们的苦日子也快熬到头啦!”岳部举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根据通知书上的内容得知学校9月5日开学,学费住宿费等费用360元,再带一些生活费用、车票钱,起码得凑齐600元才能前往学校报道读书的。”岳小明告诉父亲说。
  “嗯,知道了,考不上是你的事,考上了没钱读书就是我的事,你不用担心钱!”听着这么多的费用,岳部举心里还是揪了一下,但是脸上还是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嗯,爸,你高兴就多喝两杯,我读书的这段时间,你与妈在家太操劳了,你们都老了许多,看,你的头发都花白了。”看着在生活的重压下未老先衰的父亲,岳小明爱怜地说道。
  “呵呵,还不算老哦,很多人都喊我老头子,我觉得这也是对我的一种尊重嘛,心里也很高兴的哦!”岳部举乐呵呵地说道。
  吃过了晚饭,岳小明就被小伙伴们约着一起出去玩了,岳部举与老婆陈艳红开始计划着岳小明上学的事情。
  “孩子是考上了,学费虽说也不算多,但是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说还是拿不出来的,经过这些事情的折腾,家被掏空了,这学费可咋办哦,真的愁死个人了!”岳部举用手挠着头,脸上堆满了愁容。
  “要不你带着小明拿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到各家亲戚家里走走,去借一点,或许能凑齐。先送孩子去上学,你在出去打零工卖劳力,我在家养鸡养猪,等秋收了再卖些粮食给他们还上不就行了?”陈艳红想了一下说道。
  “哎,今年望来年好,来年还是好不了啊,每年除了交足农业税、以资代劳费、教育集资费、兴修水利费、农业特产税、村提留、一事一议费等等,也没几个结余钱了。现在种地除了种子、化肥、各种税收外,也没什么利了,地里也刨不出个金豆豆来。眼下也只能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岳部举用手摸了一下脑门发愁地说道。
  四
  “小明,把你的录取通知书带上,今天我带你去走亲戚,让大家也跟着高兴高兴。顺便也借点钱,提前把你的学费凑齐了,我也就放心了。”第二天吃过早饭,岳部举对儿子小明说道。
  “嗯,好的,在家闷得慌,我也想到处走走。”岳小明一听爸爸说带他走亲戚,显得很高兴。
  “大姐夫,好久没来了,小明,快进屋子里坐!”陈金刚看到岳部举带着小明来了,客气地招呼道。
  “舅舅好!舅妈好!”岳小明懂事地称呼着。
  “表哥,你咋这么久都不来我家玩呢?想死我了啊!”陈金刚的儿子陈坚强看到小明很是兴奋。
  “你表哥在学校学习忙,这不刚过了高考不久,这才有机会,我就带他出来串串门。”岳部举代小明回答道。
  “小明考的怎么样?考上了吗?”陈金刚关心地问。
  “考的不错,考上了西南政法学院,国家重点大学!”岳部举有点兴奋地说。
  “哦,不错不错,我的外甥我知道,不但人长的帅头脑又聪明,将来有出息,你们也快熬出头了哦!”陈金刚也很高兴地夸奖道,岳小明有点腼腆地听着。
  “考上是考上了,但是学费加上生活费以及路费还要好几百元呢。想来你这里看看,能挤出点借我帮衬一下,先送孩子去读书,等秋收了我再还你。”岳部举切入正题,道明来意。
  “外甥考上了是大喜事,我们肯定会大力支持的,但是我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春上坚强的奶奶刚死不久,花销了不少,收的麦子缴了公粮,又交了农业税,剩下的买了玉米种子与化肥,也没结余钱了。我看这样吧,尽管余粮不多,等逢集了我再弄两袋麦子去粮市卖了,现在的粮食也不值钱,上好的小麦两毛七一斤,两大袋麦子顶多也就能卖个五十来元吧,卖了就给你送去,不用急着还。”陈金刚的老婆巧眉掏心置腹地说道。
  “好的好的,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只要我手头一好转,我就早点还你!”岳部举感激地说道。
  “为了自己外甥的事情,出点力借点钱也是理所当然的,不麻烦的。”陈金刚接话道。
  “等会我打算再去金钻大哥那里坐坐,看看他们能不能借我点救急,起码他家二杆子是生产队长,手里应该会宽裕些。”岳部举说着自己的打算。
  “他那里你就别去了,他与我们不和睦,你前段时间与村长汪定灰打官司,没看到二杆子帮着汪定灰一起欺负你?伤疤没好就忘了疼,他就是有钱也不会借给你的,还会奚落你一顿的,就别去丢人了!”陈金刚提醒道。
  “嗯,嗯,是的,是的,那我就不去了。”岳部举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巧眉,你去菜地里割点韭菜做陷包饺子,我去买瓶酒,你再炒个菜,他们好久没来了,我与姐夫喝几杯!”陈金刚吩咐着老婆。
  巧眉答应着拿了镰刀背了筐就出去了。陈金刚与岳部举聊了一会,就帮巧眉整理割回来的韭菜。看着晚饭忙得差不多了,陈金刚去村上的小卖部里拿回一瓶酒,顺便买回一碟下酒的花生米,巧眉又炒了一盘菜瓜,他们就围着桌子喝起酒来。
  “姐夫,你可以再去我二姐那里看看,她家是做水产生意的,有钱,你借了钱先送孩子上学,以后慢慢还她就是了。”陈金刚喝了一口酒说道。
  “他大舅,你不是不知道,小明他外婆去世的时候,她为了要面子,硬要大操大办,我把一头牛卖了也花的差不多了,我们家底薄,哪能禁得起她那样的折腾嘛!为这事情我就与她争辩两句,弄得很不愉快,你说我还咋上门借钱嘛?”岳部举一脸的愁云,喝了一口酒放下筷子说道。
  “我二姐就爱要面子的,她自己日子好过,她就没有替别人想想,吸烟喝酒量家底。她能拿的出来钱,别人不一定拿得出来。要了面子,害的你也跟着受累。其实,那些钱都花瞎了,没有一点用处。不过都是好亲戚,她也不会把你责备她的那几句话放在心上的,现在小明上大学需要钱,你厚厚脸,带着小明去跑一趟,不看你的面子她也会看孩子的面子嘛!肯定会借的,总比你这家借点那家凑点强。来,我俩再喝一杯,干!”陈金刚劝酒的同时也安慰着姐夫。
  “嗯,就按你的意思,过两天我我带着小明去一趟她家,能借的话当然好了,等收秋了我就想办法还她,不能因为钱的问题耽误了正事。”岳部举喝了一口酒说道。
  吃过晚饭,夕阳西挂,岳部举骑车带着岳小明回家,刚进门老婆陈艳红就问:“回来啦,金刚咋说的?”
  “他说他家也没钱,等逢集弄两口袋麦子去卖掉,凑五十元送来,还出主意让我去艳青家借,说她家有钱,孩子上学她一定能够支持的。”岳部举回答老婆的同时放好了自行车。
  “我那个妹子我知道,该花的钱舍不得花,不该花的钱为了面子她出手可大方着呢。前段时间你可把她给得罪了,不知道她是否还会给你面子?”陈艳红有点担心地说。
  “借钱是给小明上学的,她也许会看在小明的面子上借的吧,借是人情不借是本份,不管她借与不借,总之得跑一趟撞撞运气吧。”岳部举安慰着老婆。
  “嗯,那过几天就去试试吧。”
  五
  岳小明坐着父亲的自行车从舅舅那里回家的时候,路过他与汪娟约会的小山凹,远远就看到那颗黑松树上飘荡着的红丝带,就知道是汪娟也拿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召唤着他来此约会。一到家他就带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去约会的地点,到了那里看到汪娟早坐在树下用书本当着扇子在扇凉,他高举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兴奋地说:“汪娟,我被西南政法学院录取了,通知书在此!”而汪娟也高兴地晃了一下手中的华东师范大学录取通知书说:“我被华师大录取了,我们都如愿了啊!”
  “上天如此眷恋我们,简直太幸运啦!”汪娟依偎着岳小明幸福地说道。
  “是啊,我们太幸福了,再过几年学成归来,我们将大展宏图,用学到的知识去做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岳小明感慨地说。
  “到那时候你就是吃皇粮的,国家的干部,我想我爸爸再也没有理由反对我们相爱了。我就做你的新娘,你做我的新郎。”汪娟头靠在岳小明的肩膀上幸福地小声说道。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时古难全,世事难料,未来的事情又有哪个能说得清楚呢?现实与想象的距离总是很远很远的。”岳小明有些伤感地说道。
  “不管将来如何,我非你不嫁,誓与你一生相随永不分离!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去上海求学了,我们走之前还在这里见面。”汪娟对岳小明表明了心迹。
  “好的,你家境好,求学路自然一帆风顺。我的家境不太好,学费目前还没有凑齐,我真的不忍心看到父母为我的学费发愁,到处举债,到处求人,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你对我的真情,我很感动,这辈子能遇到你,是我三生有幸!”
  他俩说着说着,一轮满月爬上了树梢,洁白的月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显得那么的祥和。
  直到夜深时分,他俩才依依惜别……
  六
  “他二姨,小明考上了西南政法学院,将来有可能做一个大法官。孩子有出息,可钱不凑手,学费还没着落,不敢耽搁孩子的前程,今天我带着孩子一起到你家来走走,看看你这里能否帮我解决一下,借我点钱,等收秋了后我再还你如何?”岳部举微笑着小心翼翼地问陈艳青。
  “是你的儿子考上了,又不是我的儿子考上了,有没有出息与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家也不是开银行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闲钱?还借了收秋后就还,谁不知道现在种地的都是穷百姓,收的那点粮食等交了各种税收后剩下的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你拿什么来还?我这里没有,别再这里磨蹭了,赶紧带着你家的这个宝贝大法官能走多远走多远吧!”陈艳青尖酸刻薄地一边拒绝,一边下了逐客令,她老公魏大海坐在一边红着脸不敢吭声。
  陈艳青这一番夹枪带棒的话,让岳部举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尴尬地呵呵笑着,不知道该咋应对才好,这边他的儿子岳小明可坐不住了,他拿出带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刷一下就给撕成了两片,扔在地上说:“爸,咱不读了,也不用再求别人!”说完拉着父亲就要走,岳部举赶紧拾起岳小明撕掉的那两片纸,随着儿子岳小明狼狈般逃似地离开了陈艳青家。
  陈艳红看到儿子岳小明脸色特别难看,一回到家就一头倒在了床上,再看岳部举那沮丧的神情不停地叹气,就知道借钱的事情并不顺利,一颗心立刻悬了起来。
  “你妹子不愿意借钱给孩子读书,还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惹得小明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说这书不读了。”岳部举伤心地告诉老婆。
  “这是我们考虑事情不周的地方,依她那样的火爆脾气,之前你又得罪过她,我们早就应该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本不应该去求她的,结果去了钱没借到还伤了孩子的心,这倒如何是好啊?”陈艳红流着泪喃喃地说,一时她也没了主见。
  “爸,妈,这书咱不读了,我在家帮你们种地!妈,你看看你,腿脚又不方便,咱家里的牛又卖了,种地需要人手。我书不读了,正好给家里添个帮手!”岳小明看到父母为难的样子,一轱辘从床上跳下来安慰着他们。
  “浑话,不读书怎么行?寒窗苦读十一载,不就是等着这一天吗?离了她咱就不能想别的办法了?就是砸锅卖铁讨饭我也要让你上得起学!”岳部举脸色凝重地劝说着儿子。
  “是啊,好不容易考上了,再不读,白瞎了这么多年花的精力。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想上还考不上呢,你考上了就不能放弃!”陈艳红也跟着说道。
  “爸,妈,我既然把录取通知书撕了,就是决心不上了,你们也不用再劝我了!”岳小明斩钉截铁地说。他的这一决定,立即让他的父母慌了神,但是也显得无可奈何。
  “孩子,你也别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总能想出办法来的。”岳部举安慰着儿子,用纸卷了一袋烟,点了火,就坐在磨盘旁边吧嗒吧嗒抽起来……
  七
  岳小明撕了录取通知书的消息,就像旋风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村子。晚饭后,人们集中在村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我们村今年高考出了两个才人,村长汪定灰的女儿汪娟,还有岳部举的儿子岳小明,听说都是很不错的大学,有出息啊!”村民张佳宝说道。
  “是啊,村长家有钱,汪娟上学没问题,岳部举家就惨了,虽说岳小明也考上了,但是他家情况不是太好,听说岳小明看家里困难读不起书,把到手的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撕了,可惜啊!”村民汪学海说。
  “唉,去年听说有个学生考上了好大学,因为没钱上学,一时想不开就投了河,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村民汪学民说道。
  “岳部举家虽说是后搬迁来的,但是他父亲是个老私塾先生,岳部举也是喝过墨水的人,村上人家有红白事或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父子也时常帮大家记记账,写写对联什么的。人缘很不错,他儿子现在又考上了一个名牌大学,听说读完毕业出来还能做个大法官,要是因为缺钱上不了,这事情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我看大家都出出力,每家都凑点,众人添柴火焰高,帮他们度过这个难关,如何?”村上老人汪有德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这主意不错,每家都出一袋粮食,集中起来运去集市上卖掉,凑钱给我们村的大才子上学,绝不能因为穷断送了孩子的前程。有德老爹,你主持这事情,挨家挨户做动员,愿意的就出,不愿意的也绝不勉强。”汪学民这么一说,众人都附和着。
  “好,那就这样定了,我这两天就挨家挨户去做做动员,每户一袋粮食,玉米小麦随便,各户都在口袋上写上户主的名字。凑起来的粮食找几个后生用平板车拉着,带着岳部举去集上卖掉,把钱现场交给岳部举,专款专用。”汪有德用手扒拉了一下衣服说道。说干就干,说完就与几个后生立即行动起来,挨家挨户游说凑粮去了。
  八
  吃过晚饭,岳小明出了一身汗,闷热的夏天加上不好的心情,他也无心出去逛马路,就躺在床上望着屋顶上的柴巴发呆,脑海里浮现出了学校里的一幕幕……
  “全国教育看临海,临海教育看木阴,我们这里虽然是一个经济落后地区,但是我们这里的教育一直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再过几天,你们就要踏上高考的战场,你们是我们县中精英中的精英,各位同学一定能够顺利踏入自己理想中的的重点大学继续深造,我相信你们,在这次高考中一定能够继续书写传奇,再创辉煌!”班主任李老师在班会上慷慨演讲着。
  “唉,都怪我没用,不能拿出足够的钱让孩子读书。”门外传来了岳部举的自责声,打破了岳小明的回忆。
  “唉,又有什么办法呢,都怪我这条腿瘸了,要不是也能多帮你干点活,让你抽空出去打零工也能多赚几个钱,也不至于困难到这地步。苦命的孩子啊,托生在我们家,也跟着遭罪了哦,有本事考得上大学,可我们没本事拿出钱供他上学,实在对不起孩子啊!”陈艳红叹了口气也自责起来。
  他们以为岳小明吃过晚饭就出去玩了,没想到他们的谈话被躺在屋子里的岳小明听得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上学钱而发愁,知道自己的父母无力再供自己继续求学,岳小明下了决心不读这个书了,先帮父母打理农田,走一步看一步,以后再作打算。躺了一会,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高考时候的那一幕……
  “明子哥,明子哥,给你冰棍,考的还好吧?感觉咋样?”刚走出考场的岳小明就看见汪娟手里挥舞着冰棍在喊他。
  “感觉还可以,比平时模拟考要简单些。你咋早早就交卷了?应该多审核几遍,免得有些不该错的地方再出错了。”岳小明接过冰棍说道。
  “我都审核好几遍了,应该没有问题的。冰棍甜不甜?”
  “甜,都甜到心里了!”
  “希望我们俩都能考出好成绩,将来有个好前程!”汪娟无限憧憬地说道。
  ……
  “部举在家吗?”汪有德在门外喊道,这喊声又打断了岳小明的回忆。
  “在家,在家,有德叔,有啥事?”岳部举听到喊声连忙迎了出去,陈艳红跟在后面也走出去看个究竟。
  “听说你家小明考了个国家重点大学,没有上学钱,孩子难过地把录取通知书都给撕了,我想你们一家一定为这事情发愁,我与大伙一合计,发动乡亲们,绝不能让我们穷人家的孩子上不了大学,耽误了前程,就与几个后生挨家挨户凑粮,送你家来,等逢集大伙一起拉去粮市换钱,给孩子上学用。”汪有德拉住岳部举的手说道。
  岳部举望着汪有德身后的几个后生拉着装满了玉米小麦口袋的四辆平板车,一时不知说啥是好。这突如其来的好事,顿时让他红了眼眶,陈艳红也感动地流下泪来。
  “快快,拿凳子给大伙坐,天气太热了,去弄点水给大伙洗一把,再去小店买包烟给大伙抽!”岳部举一激动,一连吩咐几件事情让老婆去做,他此时忘记了老婆是个瘸子,不可能一下子把这几件事情都做了。
  “我去买烟。”岳小明从屋子里走出来,顺便拿了两个板凳递给年纪最大辈分最长的两个老人。
  “去买两包大前门的,你腿快,快去快回!”岳部举这才想起了儿子一直在屋子里,就给了小明一元钱,他答应了一声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
  陈艳红端来一大盆凉水来给众人洗脸,岳部举又拿来两条毛巾给众人擦汗。
  “家里板凳不够,这都让大伙站着,怪不好意思的!”陈艳红说着歉意的话。
  “没什么,只要小明能够顺利上学,大家就安心了。这孩子有出息有前途!”众人答道。
  “部举啊,我们村庄共有三十二户人家,除了你家,我们一共给你凑了二十八袋粮食,其中玉米十二袋,小麦十六袋,玉米统一都是九十斤重一袋,小麦都是八十斤重一袋。按现在市场上的价格,玉米两毛二一斤算,小麦两毛七一斤算,大约能卖个600多元,应该够你孩子上学了,你也不用再犯愁了。听说小明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要不要紧啊?会不会耽误孩子上学啊?”汪有德老人关切地问道。
  “当时他小姨话语重了一点,孩子一时心里冲动,就给通知书扯成了两半,我用浆糊给粘贴起来了,应该不耽误他上学的。”岳部举一边回答一边回屋子里拿出来粘贴好的通知书,众人一边传看一边不停地夸赞着。
  “老长辈,抽烟,各位叔叔们抽烟,大家辛苦了!”众人正说着话,岳小明买烟回来了,给众人挨个敬着烟。
  “这些装着玉米麦子的每个口袋子上都用毛笔写了户主的名字,好让你们心里有个明白账。等将来条件好了,就把那些困难一些人家的粮食先还了。”汪有德说道。
  “是的,是的,我先记个账,将来我肯定都会一一如数还上的,这都是救我急呢,真的非常感谢您老人家的周旋,也感谢众乡亲的帮衬!”岳部举脸带笑容说着感谢的话,一边拿了一个小本本挨个记着口袋上捐粮户的名字。
  “爸,把这些粮食退还给各家各户吧。今年闹了水灾收成不太好,各家的粮食都不多。汪老爹,您与众乡亲的心意我领了,这几天我也想好了,这书我是决定不读了!”岳小明话语一出,惊呆了众人。
  “我们好不容易才把这些粮食凑起来的,拿这些粮食换了钱就足够你上学了,为啥不读?”汪有德疑惑地问,众人也都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各位长辈,各位乡亲们,今天你们凑起来的这不仅仅是粮食,更是你们对我岳小明的情义,我深受感动,铭记于心,永世难忘!虽然说读书将来有可能会有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但是我认为,如果我是一块金子,就是把我埋在泥土里将来也总会要发光的,成功的路不止读书这一条,也许我还会有更好的选择。我父母身体都不好,我实在不忍心再拖累他们了。我听老师讲过,外面的世界很繁华也很精彩,我也是二十来岁的人了,应该能够自食其力了,我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闯一闯,也许这就是我最好的选择!”岳小明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岳部举一听孩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双手抱着头坐在石磨旁显得很难过。他懂得孩子的秉性,只要他决定了的事情很难再有改变的。他痛苦地说:“既然小明决定不继续读书了,我看还是请大伙再帮帮忙把这些粮食再给各户退回去吧,大家的心意我岳家也记下了。”众人无奈,只得拉着一车车粮食带着叹息走了。
  九
  山凹里的那棵黑松树上系着的红丝带,在晚风的吹拂下毫无节奏地不断地摆动着。岳小明与汪娟又在松树下见了面,她现在剪了辫子,显得更成熟了些。
  “听说你不准备继续读书了,为什么?这是断送你前程的事情啊,你怎么就轻率地做出这荒唐的决定呢?我是收到他们给我退的捐款钱我才知道的。”汪娟望着岳小明有点责怪有点着急地问道。
  “唉,父母供养我读书不容易,我也不想再拖累他们了。我想出去打工,自己养活自己,顺便也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岳小明坦然地说道。
  “明子哥,我有一个想法,我想把家里给我的读书钱送给你,让你去读书,我外出打工补贴你的家用,可以吗?”汪娟真诚地说道。
  “别乱想了,这样不行的,我也不会同意的。你好好去读书,去实现你的理想,将来你才会活得更有意义!”岳小明拒绝了汪娟的好意。
  “寒窗苦读十一载,好不容易考上了,你确因为贫困放弃学业,老天爷对你真不公平!”汪娟叹息着。
  “也不是这样的,让我早点进入社会,提前给我一个追梦的机会,或许梦想能够实现呢?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这也许是上天给我的恩赐呢!”岳小明安慰着汪娟。
  “明子哥,那我去上学,你在家等着我,等我毕业了就嫁给你!”汪娟对岳小明深情地表白。
  “别乱想了,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一个妹子,你应该会有更好的生活,而这些都是我给不了你的。以后你可以在大学里找一个家境好的人不错的小伙子成个家,就别乱想了。”岳小明坚定地说道。
  “明子哥,我心里只有你,装不下别人,这是我剪下来的两条辫子,送给你,为了表明我嫁给你的决心,今天我还想交给你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我的贞洁,我永远是你的娟子!”汪娟两眼泛着泪花望着岳小明。说着话就用双手勾住了岳小明的脖子。
  “娟子,我明白你的心,可你也要明白我的心思,我这一切都是为你好,贞洁是姑娘最重要的东西,你应该把它留给你最爱的那个人,那个能给你一生幸福陪你走进洞房的男人,它不是随便能送人的。记住,我只是你的哥哥!”岳小明婉言劝说着汪娟,用手轻轻地拿下她的手臂。
  “明子哥,我是自愿的,把我最珍贵的贞洁给你我无怨无悔,你就是我最爱最喜欢的人!”汪娟还是不甘心地说。
  “别胡说了,你的辫子我留下存个念想,我现在不能给你幸福,我打算出去闯世界,结果是啥样还不知道呢。这个是我常用的钢笔,送给你做个留念吧。过几天你就要去上学了,我也不去送你了,不然你爸爸与你哥哥误解了又该找我的麻烦了。好了,好了,你快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了。”岳小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交给了汪娟,接过她送的头发,叮嘱了几句,转身就跳下山坡,头也不回地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明子哥,我永远都是你的,你也永远是我的,毕业了我就嫁给你!你在家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啊!”看到岳小明走远了,汪娟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着。
  听到汪娟的喊声,岳小明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没回地向前走去。这时,落山前的夕阳余晖洒落在岳小明的身上,他的背影在地上拖得很长很长……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美好的求学路,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坎坷的经历即将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穷人的孩子上学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下面的几篇都描叙了岳小明正是受到这样的考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2-20 04:44 , Processed in 0.61346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