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817|回复: 6

[心情日记] 岁月流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4 20: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暮梓 于 2019-12-3 10:54 编辑

                                           岁月流沙
            
    那个夏天,姐姐早早放了署假,从远方的学校回来的第二天,领着我去看外婆。
    太阳红着脸,从我们身后的山坳上慢腾腾地爬上来。我一路蹦跳着,不肯规规矩矩地走。前一天刚下过雨,路上很是泥泞,我专挑水洼去踩,不大一会儿,就跺得自己一身的泥水。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姐姐让我把上次教我的歌唱给她听。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海面怎么会倒映白塔?那白塔不是就要造在海滩上了吗?塔不会倒吗?”《让我们荡起双桨》是姐姐寒假时教给我的,她说歌词写得特别美,我问怎么美了,她说等我长大了就知道了。我正处在疯玩的年纪,没有心思去琢磨她的话,只是一直心中有个问号:海我没见过,但河湖是见过不少的,也没见谁把屋子建在沙滩上,就为看个倒影?不过水中看见垂柳倒是常有的事。所以没唱上几句,我便把自己攒了好久的问题连珠炮似地抛了出来。姐姐一时语塞,大概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她那时没有途径获知这首歌的写作背景。
    “那今天教你一首新歌吧,‘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
    “不对不对,葡萄是长在藤上,不是长在树上的”。其实葡萄到底是长在哪里的我那时也没见过。但记得有次父亲问我长大了是想做一棵树还是想做一根藤时,详细给我讲过树和藤的区别:“树,要经历风雨积极向上,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更多的阳光和尊严。而藤,只能攀附大树才能苟活,一生都直不起腰身。”父亲平时工作很忙,只在饭桌上才有闲暇过问一下我的情况。可我那时候太小了,哪里明白这些大道理。见我一脸的茫然,父亲继续解释:“你吃的葡萄,就是长在藤上的,还要给它搭个架子才行”。我一下子明白过来,大院儿门口那棵爬得比槐树还高,一到春天就开一串串紫色铃铛花的大概也是藤了。花很香很美,而葡萄也是酸甜可口的 。于是,我兴冲冲地对父亲说我喜欢藤,就选藤吧!父亲哑然。
    姐姐绝没料到我挖的小坑比地上的水坑还要麻烦。“可能写歌的人那里的葡萄藤是可以长成树的吧。”姐姐糊弄我的时候把自己逗乐了,先笑起来:“你这小脑瓜儿,整天想些什么呀?”我牵着她的手,拎着鞋,在泥地上踩出一串串小脚丫儿,泥浆从脚丫丫里钻出来,“吧嗒、吧嗒”地响。
    太阳一路追逐,我们的影子越来越短,四处弥漫着青草的气息。转过弯,但见道路两旁一溜儿开满了粉紫色的花。那是农人们用来当作篱笆的单瓣木槿。花骨朵小拳头似地挨挨挤挤,很多已经开成了一朵朵小喇叭,花辫的纹路像极了姐姐做手工的绢纸,总有蜜蜂忙碌穿梭其间,它们毛茸茸的翅膀上沾满了花粉。我立马来了精神,欢呼着小跑过去.谁知它的枝条很有韧性,我忙活了半天也没能折下一枝来。
    姐姐在阳光下笑盈盈地看着我:“来,我教你念诗吧,‘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
    “什么是金缕衣?”
    “金缕衣呀,就是用金丝织成的华丽衣裳。”
    “那,好看吗?”
    “好看,也很贵,不过再贵也比不过少年时,青春年少的时光才是最金贵的,是无价之宝。就象你现在这样的时候,多好!”
    “时间有什么可金贵的?今天太阳落了明天再升起来呀,署假结束了明年还有哇,这花也是,我每回从这儿走就看见它们总开着,太多了。” 我终于从花托上掰下一朵来,得意地对着姐姐扬了扬小手。
    “对,就比如这个木槿花,每一朵只开一天,早上开晚上谢,你第二天看到的,已经不是同一朵了。”
    我突然噤了声,不再予以理会,因为我发现了不远处有一只起起落落的花蝴蝶。姐姐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悠悠地说:“等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大人们总是念叨着让我快点儿长大,我也想长大,我还想去看看是否海面真能倒映白塔、结葡萄的到底是藤还是树。
    当有一天终于漫步北海公园,看到水中绰约的荷花和晴晰的白塔,我禁不住哑然失笑,“海”面果真能倒映白塔哩!再后来,一些年少时的谜团或猜想次第被一一揭晓或印证,而关于葡萄树还是葡萄藤的问题则变得不是那么急迫,父亲终是活成了刚直不阿的一棵树,但他的腰身如今已佝偻成一根藤。我说:即便做一根能屈能伸的藤,只要能活出自己的精彩,柔韧立世何尝不是另一种智慧?当我再提及此事,对我儿时的期许和失望,父亲早已忘到九霄云外,总想伺机数他儿时的家珍:“那时我还小,真的不懂......”我惊叹于父亲的记忆力,对于越是久远的往事记得越发清晰。有一次,他羞涩地对我说:“那时侯,我一直想着要去看看海的”。
    又是一个夏天,同样的时节,我再次来到这座海岛。火辣的太阳在头顶高悬不下。人头攒动,热浪翻滚,海滩上的沙子滚烫得让人几乎不敢落脚。我以为自己故地重游定会感慨万千的,不料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闲情逸致,只匆匆瞥了一眼当年令我流连往返的景致,便逃也似地回了酒店。
    酒店在另一处海滨,阳台上很适合远眺,高大的椰子树触手可及,其间还穿插了好几棵稍矮些的槟榔树。椰林紧挨着泳池。因为有一些小的落差,放眼望去,泳池与碧海蓝天浑为一体了,其实池与海中间是隔着一条马路的。海岸线绵延不尽,小住的这几天,海水一直是温柔清纯的,如同娇羞的少女,美丽又神秘。不料那时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那片海域转眼就被卷入一片虚空,瞬间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没过多久,一切恢复平静,而海,又变戏法般地跃入眼帘,依然那般静若处子。思忖着明天一早就要飞离这座城市了,我决意去海边走走。
    这是一片未经开发的海滩,基本呈原生态,沙子有些粗砺。筱桐在堤岸拾起一朵一朵树上落下的鸡蛋花儿。任凭我想尽了办法,她始终不愿下来,嫌沙子硌脚。我假装发现奇珍异宝一般举起右手,夸张地惊叫着:“呀,好漂亮的一片贝壳,哎哟,这里还有一个寄居蟹,嗬,好丑的螃蟹”,“哪里哪里?”筱桐冲下来看到我手中倾泻一空的沙子才发现上当了,“咯咯”地笑着闹着,她马上觉察出了海滩的妙处。
    太阳又大又圆,海滩上有三五成群的人在寻宝,间或发出孩子惊喜的尖叫。筱桐光着脚丫儿追逐着浪花,偶然发现海浪总是隔三岔五地把小巧玲珑的钉螺冲上岸来,便想等海浪退去时伸手去拾,不料浪头又吝啬地把这个小礼物带回去了。几个回合下来,筱桐一看到浪里有物件冲上来,眼疾手快就抢了起来,然后递给我,说是可以做成风铃,挂在窗台,风一吹,就能听到海浪的回音。有时动作稍慢了一些,加上水的折射,便扑了个空,她也丝毫不气馁,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看着手中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现如今只剩下一具虚空的躯壳,有的完美无瑕,有的千疮百孔,不知道它历经了怎样的沧桑。
    因为来之不易,筱桐越发地兴奋,小脸涨得通红,双目炯炯有神。落阳已把海滩镀上了一片金黄,她开始后悔没听我的话早些下来,后悔浪费了这几天的时间,恨不能立刻用根竹篙把太阳撑在半空才好,恨不能重回假期的第一天。不想这样一路追寻,已走出了很远。太阳跌落得很快,几乎是翻滚着落入海里。天色正不易觉察地逐渐黯淡下来,似乎它在快速地抽离着一根根光线,然后悄无声息地降下一层幔帐。筱桐突然意识到必须要争分夺秒了。
    我被她的情绪所感染,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时间的无情和决绝,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父亲,想起了父亲儿时的梦想,那种对生命的无力感让我几乎脱口而出:“夕阳无限好,纵使近黄昏”。
    “不对不对,应该是‘只是近黄昏’,爸爸妈妈教过我的
    我改词是因为失了年少骄傲的勇气和任意挥霍光阴的资本,自求心安罢了,而筱桐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哪里会懂我的心思?
    “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看着筱桐的脚印被一次次涌上的海浪冲刷得了无痕迹,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怔在原地。
    多么熟悉的声音,多么熟悉的场景,一切回到最初。
    当岁月精心埋下的伏笔终于以最本真的姿态被和盘托出,那个不懂“劝君惜取少年时”是为何意的孩子,那个夏日里将木槿花抱了满怀的孩子,正向我姗姗走来!
                                                                       ---暮梓于2019年11月23日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4 21: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暮梓老师的佳作了。岁月流沙,一去不返。匆匆的流逝,无法被自己的一双手握住、一份心念所紧系。
作品将小时候探求世界的我、现在成熟理性的我、以及另一位眼前懵懂且不失天真的少女故事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时间的脉络上形成了一条清晰的主线。全篇文字没有生硬的说教,行文自然流畅、边叙边议,收笔的构思很是精妙,抒情的点也根植得很好。
一篇结构严谨、工笔细描的佳作。点亮共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25 01: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自然而清新,犹如一阵和煦的风!支持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5 2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暮梓 于 2019-11-27 06:07 编辑
驼影润沙 发表于 2019-11-24 21:49
赞赏暮梓老师的佳作了。岁月流沙,一去不返。匆匆的流逝,无法被自己的一双手握住、一份心念所紧系。
作品 ...

老师晚上好!感激您一路鼓励和引导.也钦佩您敏锐的洞察力,总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点评辛苦于写文,写文可以随心所欲信马由缰地写,只要写出心中所想即可。而评语,则要经过细读、梳理、归纳、提炼,还要从细枝末节的文字中尽可能准确地还原作者的主旨 ,从写作手法上去分析作者的思维模式,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这些,您全做到了!
这篇文章摊子铺得有点开,当时差点收不了笔,花了好长时间,总算把它们捏巴到一块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5 20:3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小男孩 发表于 2019-11-25 01:42
文字自然而清新,犹如一阵和煦的风!支持精华!

感谢主编的支持,向您学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悦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有机会,暮梓向您学习古诗词,可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12-8 23:26 , Processed in 0.5408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