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Death is no more than passing from one room into another.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27|回复: 6

[长篇连载] 快递小哥的艳遇 第三章:别别扭扭的关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递小哥的艳遇

第三章:别别扭扭的关系

神探波罗和齐健到医院,冷艳看到齐健的第一眼就认为齐健是凶手的同伙,可是经过老神探的解释,冷艳还是半信半疑。当神探波罗要把齐健留到医院护理冷艳时,冷艳真的蒙了。虽说他救过她的命,可是无亲无故的大男人成为她的护理员,她怎么也想不通,可是也不能一直让警察照顾哇?目前她的生活还不能自理,到普通病房,就必须有家属陪伴,现在世上唯一和她有关系的人就是她的爸爸,可是爸爸是害死妈妈的罪魁祸首,父女之间保留的只有恨,再没有其他,所以她一直没向专案组讲出她还有父亲。现在要这个大帅哥来护理她,她的确顾虑重重,可是既然公安局的警官不能再陪在她身边,就得接受人家的安排。她招招手,让神探波罗到她跟前,示意与他耳语。老神探把耳朵放在她嘴边,笑着说:“你说吧!”

冷艳低声说:“如果他是凶手的同伙,对我有生命威胁,我就告您和坏人同流合污。”

神探波罗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姑娘,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建议你伤好了,就写小说当作家吧!”

二人的举动、神态把齐健彻底闹蒙了,他猜不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尴尬地露出一脸苦笑,

神探波罗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小伙子,好好伺候美女,如果她有个一差二错我会把你送到监狱,让你把牢底坐穿。”

齐健听出这是针对冷艳顾虑的玩笑,也发挥他那天才的爱调侃的本能,微微一笑:“就凭您手中的权利,我知道真的有事,你的确能说到做到。因此我可不敢拿我四分之三生命的自由,去冒天下之大不违。”

神探波罗接个电话,便安慰冷艳几句,又嘱咐齐健说:“冷艳从现在起我可交给你了,吃喝拉撒睡你必须给我伺候好!”

齐健满脸堆笑:“是!东家,如果冷艳不满意,任您打任你罚,放心吧!”

 

神探波罗走了以后,齐健到水房打了一暖壶开水,然后又端着脸盆到盥洗室接了半盆温水,把毛巾在里面泡了一会儿,然后拧干去给冷艳擦脸,冷艳拒绝齐健擦,要过毛巾自己擦了脸和手。

齐健把床头柜上的西瓜切开,用勺子挖到碗里,用小勺把西瓜压碎,接着端着碗劝道:“喝西瓜水,解解渴吧!”“我不喝!”“你是不是怕小便?没关系,我把便盆递给你,你自己放好,便完我给你倒。”冷艳脸忽地红了。

齐健并没有发现他的这些话让冷艳很害羞,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你放心!我伺候病人最有经验,我大学毕业那年,奶奶得尿毒症住院三个多月都是我伺候的。我奶奶卧床两年身上一块褥疮都没有。我每天夜里,两个钟头给她翻一次身,她的衬衣、衬裤、床单我两天给她换洗一次。”

冷艳听他说他“大学毕业那年”非常吃惊。因为她一直把他当做没什么文化的打工仔,刚想提出疑问,就急忙控制自己的好奇心,把话咽了回去了。可是她还是没忍住,提出自己又一个疑问:“为什么你奶奶有病都是你伺候,你爸爸和你姑姑叔叔不管吗?”“我奶奶只有我爸爸一个儿子,我没有姑姑叔叔。我在大三的时候,我爸爸就去世了。”“那你妈妈不管吗?”“我没有妈,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哦!”她刚想说“咱俩同病相怜”,可是又把话咽回去了。冷艳对齐健一直处在戒备状态,和他很少说话。

齐健和她正好相反,不仅对冷艳照顾得非常周到,也很愿意和她唠嗑。他企图用讲故事转移她的兴奋灶,用笑话逗她开心,用奇闻异事让她感兴趣,从而减少痛苦。可是冷冰冰地大美女,无论齐健怎么努力,也不能使她露出一丝笑容。

齐健的细心,让冷艳迷惑不解。他俩本来无亲无故,可是他竟然像照顾自己亲人一样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由于刀伤冷艳被切掉一段降结肠,肠功能很长时间没有恢复,所以一直在吃流食。齐健按着医嘱给她弄到既有营养又可口的食物。医生护士一直认为齐健是冷艳的男朋友。

 

这是有两张床的病房。因为凶手没有抓到,为了防备万一,专案组和医院达成协议交两张病床钱。冷艳和一个大小伙子共居一室,时时刻刻戒备着,所以晚上不让关灯。开灯进蚊子,齐健就坐在冷艳床前给她打蚊子。

冷艳身上的刀口太多,怎么躺着都疼,只要冷艳发出低微的痛苦的,齐健立即跑到她的床前,给她翻身、或者把床摇起来,实在减少不了她的疼痛,齐健就坐在床上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这个姿势能多多少少减轻她一点疼痛。

 

有一次冷艳突然发高烧,打针吃药高烧不退,医生采取物理降温法,护士拿来一大团药棉,和一瓶酒精,告诉齐健给她擦手心、脚心和腋窝。齐健非常听话,给她擦了手心、脚心。可是他怎么也不好意思给她擦腋窝,因为必须解开纽扣,把衣襟打开,才能露出腋窝。他实在没有办法,就去找值班护士,可是夜班只有两位护士,还有重患,护士忙不开不能来病房。齐健一摸她的头,还是滚烫滚烫的,他急得汗如雨下。万般无奈,他不再犹豫,去结冷艳的衣扣,冷艳惊醒了,抓住齐健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骂道:“大流氓!你要趁我昏睡图谋不轨!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我不想再见到你!”

齐健委屈得几乎哭了,他按着还在流血的手,解释道:“你的体温已经达到41度,打完退热针,也不退热,医生用物理疗法,让我用酒精给你擦手心、脚心和腋窝。我把你的手心脚心都擦完了,你还不退热,我找护士帮忙,可是她们都忙着。我没办法,只得自己动手给你擦腋窝。请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乘人之危,占你便宜。”

冷艳缄默了,不知说什么才好?好一会儿才低声说出:“对不起!我误会了。”

其实齐健是一位非常谨慎的人,每当医生来给冷艳换药,齐健都要躲出去。因为冷艳的伤口在前胸和大腿上,换药时必须把前胸衣服都打开,裤子也要都脱下来,只穿一个三角裤头。有时医生很不高兴,他说:你爱人为什么一到换药时,他就不在跟前?”冷艳急忙解释:“他不是我爱人。”医生说:“对不起!误会了。你们还没结婚呢?是男朋友就更该关心你刀口长的情况了。”冷艳急忙解释:“他也不是我的男朋友,是公安局给我雇的护工。”小护士非常好奇,顺口说:“公安局也太奇怪了,为什么不给你雇个女的护理你,却找给大帅哥,多不方便。”

冷艳解释说:“想要杀我的凶手到现在还没有抓到,防备他卷土重来,就雇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护理我。”

医生问:“你住院这么多天了,怎么没看到你的家人来呀?”“我没有家人。”“你的抢救费和住院费是谁给你交的?”

“暂时都是公安局垫付,还不知道这笔钱怎么解决呢?”

“你没有医保吗?”“我毕业之后,一直没找到正式工作,所以没有医保。”

小护士非常同情冷艳:“姐姐你太可怜了,得亏遇上个好时代,遇到意外国家管。”

 

通过半个多月的相处,冷艳渐渐地打消了对齐健的戒备,她不再怀疑他了。和他的关系也融洽多了。

冷艳的手术半个多月后,她的流食改为半流,大便问题摆在面前,两人为此都非常苦恼,躺在床上无法大便,即使垫上成人尿布湿,齐健也不好处理。冷艳坚持要自己上厕所大便,齐健扭不过她,只得把她抱到厕所,放到坐便上,这个大难题到底解决了。

可是还有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冷艳来例假不能让齐健帮助解决。一个未婚的大小伙子怎么能让他帮这个忙呢?冷艳只得请小护士给她买卫生巾,背着齐健请卫生员帮忙处理用过卫生巾。细心的齐健发现冷艳有事瞒着他。他怎么问也问不出子午卯酉来。齐健商量冷艳说:“冷艳,我伺候你也半个多月了,我是什么人,你也会有个真实的结论了。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哥们儿吧!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会全力以赴给你解决的。”

冷艳为难地说:“因为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所以有些事你就不能帮我办了。”憨厚的齐健进一步假设:“那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姐姐,或者把我当做大夫。什么事都不要瞒着我。”

“可是你既不是姐姐也不是大夫。没有办法,有的事是不好让你帮我的。”冷艳的确很为难。

齐健想了一会儿说:“冷艳,你如果觉得我伺候你实在不方便的话,我和神探波罗谈谈,让他们给你找个女护理员。”

“不用!不用!不用!”冷艳脱口而出,说完又后悔了,就不好意思地解释,“其实你已经尽力了,我无可挑剔,你心肠好,不怕脏,不怕累,又心细,更能容忍我耍脾气。现在要雇一个不认不识的护工,谁也不能像你这样容忍我。再说了,到现在凶手还没抓到,万一他贼心不死,找到医院,女护工是对付不了的。”

齐健笑了,他说:“这么多天,我第一次听到你夸我,我有点受从若惊。说心里话,我很同情你,年轻轻地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多可怜呀!我奶奶去世后,我和你一样,孤苦伶仃。高兴的事没人为我分享,苦恼的事无人听我倾诉,有病,身边连个倒水拿药的人都没有。出事那天我救你是出于人性的本能,我为救你工作丢了,又背了一身外债,可是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这些损失换回来的代价是挽救一个年轻人的生命。”

听到这里,冷艳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哽咽着说:“对不起!我开始还怀疑你,你伺候我,我不知感恩还经常难为你。现在我很后悔,不该对你恩将仇报。”

齐健开心地笑了,他说:“说得严重了,只要你对我不怀有敌意,我就心满意足了。”

冷艳发自肺腑地坦露心声:“说心里话,你真的不能走,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她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意识到话说得有点过头了,怕齐健误会,立即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爱开玩笑的齐健,第一次和冷艳开个大玩笑:“哪个意思?你到底怕我误会啥?你说离不开我绝对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我明白,你肯定我是一位兢兢业业地护工,所以你离不开我。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胡思乱想,我有自知之明,我现在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没有资格做白日梦,只能尽职尽责干好目前的工作,能混上一口饭吃,我就心满意足了。”

话说到这里,俩人都很尴尬,实在找不到解围的妙招。冷艳不得不转移话题:“出事后,我被送进医院,什么东西都没拿,我想求你回我家一趟,把我急需东西给我拿来。”

“没问题,你写下来,我保证一件不能少。齐健到护士那里要了一张纸,借一支圆珠笔,把夹注射单的小板垫在下面,递给冷艳说:“你写详细点儿,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写清楚,免得我乱翻。”

冷艳一边想,一边写,口里还念念叨叨地,强调一句:“你千万不要忘记找我的钱包和银行卡,在写字台右侧的抽屉里,是古铜色的大钱包。里面有两张银行卡,一个是工商行的一个是建行的。还有把我的平板电脑和充电器也拿来,在写字台上呢。”

齐健接过单子,仔细看来看,又落实了几个问题,刚要走,突然想起来了,急忙说:“你家被公安局贴上封条了,我怎么进呀?”

冷艳说:“我给专案组打个电话,让他们允许启封。哎呀,钥匙?钥匙在哪?你看看床头柜里我的上衣兜里有没有?”齐健找出她是上衣,果然兜里有一串钥匙。他举起来问:“是这个吧!”

“是是是!那个最大的是第一道门的,那个最小的是写字台右侧抽屉的。”冷艳说完立即给神探波罗打电话。得到允许之后齐健把冷艳安排好就走了、

 

齐健到了花园小区,上了五楼,一看507门上的封条都被撕下来了,大吃一惊,他立即给神探波罗打电话。神探波罗说:“两天前,那里的住户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封条被撕的事。我们到现场查了,指纹、足迹还是上次那个作案分子的,他之所以胆敢顶烟上,再次作案,一定是寻找非常重要的东西。你可以进去,但是不要收拾屋子,保持原样,找完东西,把门锁好就行了。”

齐健小心翼翼地进了屋,按照冷艳的条子找全了衣物,,装到他的背篼里,高高兴兴地下了楼。当他刚要走出小区大门时,呼啦一下,出来七、八个保安,把他团团围住,推推搡搡把他押到保安值班室。齐健气急败坏地高喊:“你们为什么抓我?我又没犯法?”戴红袖标的保安队长说:“公安局有令,凡是接近507的可疑人我们都要盘查,况且你不但进了屋,而且还拿了很多东西,现在你什么也别说,等公安局‘七二凶杀案’来人处理吧!”原来专案组在花园小区十二栋507里里外外安了好几个监控录像头。所以齐健上楼之后的一切活动值班室看得清清楚楚,身强力壮的十来个保安员在大门口,等入室嫌疑人自投罗网。

齐健听了保安队长得意洋洋,打电话向专案组报功之时,忍不住哈哈大笑,把一个小保安气得狠狠踢他一脚。齐健好不在乎,静等那边接电话。

也真巧,电话是神探波罗接的。保安队长汇报完了之后。神探让嫌疑人接电话。齐健拿起电话笑嘻嘻地说:“神探队长是我——齐健。”“我知道是你,才让你接电话。你小子没事逗什么哏,你和他们说清楚不就完了吗?干嘛兴师动众。”

齐健接着逗哏:“我是为了证实你们安装监控录像是最明智的举措,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证实花园小区的保安队是最认真负责的、警惕性超高的好保安队。”

“行了!行了!我没工夫听你练嘴皮子,你把电话给队长。”

保安队长听了神探的电话,客客气气地对齐健说:“对不起!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不认自家人。我们不知道你是局里的人,敬请原谅!”

齐健一本正经地纠正保安队长的话:“不要误会,我不是局里的人,而是公安局雇的打工仔。”说完乐乐呵呵地离开了花园小区。

 

齐健在回医院的途中,去了一趟超市,用自己的钱给冷艳买了一些水果,罐头、酸奶、高级饮料。

当他到了医院,还没等推开病房门。就听到冷艳和一个男人在争吵。男的说:“爸爸出差没在本市,妈知道你出事了,非常着急,就让我来看看你。”

冷艳说:“哎呀!你也好意思编这样的谎话来骗我?你妈听到我被刺,还不得乐掉下巴?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妈关心你,让我来看你,你反倒骂我们,真没人味。你活该遭到这样的报应!”

“你到底来干啥?实话实说吧!”

“你这丫头怎么好歹不知呢?一家人出了这么大的事,爸爸又没在家,我们能不管吗?”

“谁和你们这些禽兽是一家人?别骗人了!当初把我撵出来的时候,你们把我当做家里的人了吗?我不愿意听你絮絮叨叨假话连篇,你到底来干什么?”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们怕你出意外,真的很担心。我妈让我来问问你,你妈的人寿保险单你到底放到哪儿了?这次你出事抢救、住院,还不得花好几十万呀?我妈说你把保险单交给我,我把这笔钱取出来,好给你交住院费。”

“你别做梦了,那笔钱与你们娘俩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们别打这笔钱的主意!”

俩人越吵越激烈,齐健非常奇怪,冷艳一直说他没有家人,可是怎么冒出来一个哥来?他本来不想马上进去,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可是突然听到矛盾升级,冷艳大喊:“你给我滚!滚!”

那个男人说:“不识好歹的丫头!我和你实话实说吧!今天你交出来那份人寿保险单,我就留你一条命,如果你不识好歹,我们马上就让你到阴超地府去见阎王爷!你还得感谢我,因为在那里你会找到你妈妈,让你母女团聚。”

齐健再也没有听到冷艳的回击声,他意识到出事了,就一个箭步冲到屋里,看到那个人已经拔掉了冷艳的氧气管和吊瓶,把枕头死死地压在冷艳的头上。

齐健冲上去,抢过枕头扔在地上,一把把那个男人摔出老远。那个男人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匕首,站起来和齐健拼命,两人扭作一团。齐健被歹徒攮了好多刀,他还是狠狠地把歹徒压在身下。他喊:“冷艳!快按呼叫器!”喊了好几次,冷艳没有反应,他才放开凶手,去看冷艳。冷艳已经脸色苍白,呼吸微弱,满脸大汗。

凶手趁势跳窗逃跑。

齐健急忙艰难地爬起来,把氧气给冷艳吸上,费了很大的力气抓到呼叫器,按了铃。值班护士跑进来,一看冷艳出现危象,齐健满身是血,马上按呼叫器。医生护士都来了,马上开始抢救他们。

 

专案组的警官们赶到时,冷艳已经被推到ICU病房。齐健被推进手术室。侦查员们又在病房进行了细致地拍照、录像、取足印和指纹。凶器匕首被歹徒落在地上,被装进塑料袋里。神探波罗非常懊悔,一直在说:“这是我最大的失误!”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30 收起 理由
风中玫瑰 + 3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探安排合理,齐健照料冷艳。冷艳有福,这么好的小伙侍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健满腔热血,英勇果敢,好小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中玫瑰 发表于 2019-10-9 20:19
神探安排合理,齐健照料冷艳。冷艳有福,这么好的小伙侍候

衷心感谢主编每天跟编!您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中玫瑰 发表于 2019-10-9 20:25
齐健满腔热血,英勇果敢,好小伙!

主编对人物的分析简洁、恰切、全面、深刻!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健这小伙儿倒是憨厚,实在,身上更有一种英雄气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衣人 发表于 2019-10-10 00:17
齐健这小伙儿倒是憨厚,实在,身上更有一种英雄气概!

精彩点评!衷心感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10-14 13:29 , Processed in 0.64206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