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Life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ackwards; bu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s.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81|回复: 4

[叙事文] 博客自传(013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06: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个大姨


三个大姨与母亲的关系极好,她们从二十几岁才开始交往,却一直团结到退休以后还互相牵挂打电话,以至于家人和后辈互相之间也成了好朋友。我从小就与她们熟悉,经常跟父母一起去她们家串门,也得到过她们的许多关爱,有许多小事记忆深刻,难忘在怀。今日小记,权作了结,愿挥之而去的永远安好。


伦大姨:记得伦大姨的家距我家很近,她家最早住的是一间东厢房,她有两个女儿,每次去两个姐姐就领着我一起玩。那会儿每每去伦大姨家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从没见过伦叔叔,两个姐姐开心笑起来看上去也不尽情十分,还隐约听到过关于再婚的消息。直到快工作时候,才从母亲那里真正了解到伦大姨的一些个人情况:老伦离过两次婚。第一次有两个女儿,离婚后都跟着她,第二次也有个女儿,跟了男人。两次婚姻一共维持了五六年,老伦让婚姻伤透了心,发誓不再结婚,她一个人弄俩孩子,开始还不到三十岁,想想真不容易啊。后来我参加工作与伦大姨成了同事,见了我就哈哈大笑地叫我的小名。伦大姨退休以后,她的三女儿也来认了亲娘,一家人终于团聚。


牟大姨:牟大姨比母亲年长几岁,她的丈夫是个厂医而且小她七八岁。听母亲说老牟每天像伺候少爷一样伺候她的男人,一个不投心眼子就耍小孩子脾气。每次去牟大姨家玩都会看到大叔在吃酒,小桌摆在炕上,几个小盘摆在小桌上,每个小盘里都有一大半酒饶,大叔盘腿斜靠着棉被双手扣着被在脑后,看到我去又叫了大叔就高兴着抿一口小酒再抓一小把五香花生米递给我说:来啊,大侄子,上炕吃,长大了陪大叔喝酒啊,你那俩哥哥真没出息,都不陪我喝酒。然后叫牟大姨再弄壶酒,牟大姨就一边招呼母亲一边牢骚:好没喝够,每天喝酒到半夜,每次酒后不吃饭,早晚死这口酒上。牟大姨退休后没几年就查出病来了,大叔当然知道这病的厉害,许是害怕牟大姨先走以后没人伺候他的缘故,听说这位厂医大叔用酒折腾得更厉害了,早上一睁眼就要酒喝,一直喝到晚上睡觉,还是不吃饭。大叔说:我就是只喝酒不吃饭,看看咱俩谁先死,看看谁死谁头里。后来不用说,大叔赢了。母亲去的时候牟大姨说:人这一辈子谁知道谁什么样啊,我让了他一辈子,没想到死他也要抢我头里,你说稀罕不稀罕,这下好了,他死了,我也清净几天。


王大姨:王大姨与母亲也曾在一个单位工作过,她的男人刘叔是父亲的师兄弟,是父母给她俩做的媒。相比之下,我感觉与王大姨的关系更近一些,因为两家来往的更密切一些,我上高中时候还去王大姨家住过一段时间呢。后来记得刘叔经常与父亲一边喝着简陋的小酒一边说他是看着我长大的,特别是他讲起有次亲眼见我在襁褓里吃屎的样子时更来劲,而且每次都描述得都很详细,什么又抓又舔的弄得满身满脸都是,就像真的一样不由得我不信。我也曾多次向父母求证过到底有没有我吃屎这件事,没有答案,那就只好相信刘叔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12: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襁褓里吃屎,这也不算稀奇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4 16:56:04 | 显示全部楼层
aixin兔 发表于 2019-8-14 12:39
在襁褓里吃屎,这也不算稀奇吧

O(∩_∩)O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17: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8-26 13:04 , Processed in 0.6102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