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Life can only be understood backwards; but it must be lived forwards.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613|回复: 9

[抒情文] 望雪两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2 16: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月当空 于 2019-8-13 14:50 编辑

  (一)
  前两天的傍晚时分,家乡的天空又吹来一场寒雨。
  第二天打开朋友圈,便看见依旧在杭城升学就读的晨君的分享。“眉间雪”的文字下,是一张风吹雪花掠墙而过的配图。杭城迎来了她今年的第一场雪。接着微信中关于这场冬雪的配图愈来愈多。有素绸似的小径,有傲然伸展的栎树,有静夜中映着白雪的昏黄灯光,还有校园中打着伞的宁静的女生。分享最多,亦是最美的,还是此刻的西湖。天、云、山一片白,水似凝结了,却温润如玉。只有岸边的枯木未被裹匀,显出些黑色。谢君分享的桥景也很得“断桥残雪”的真味,使我看了不禁心意连绵,想起许仙与白蛇的故事来。
   面对如此美丽的景致,便自然回忆起在杭读书时所经历的雪天。
   记得12年寒冬的一天夜晚,雪簌簌的落起来。那时的雪景和心情已经忘却,只记得当时的雪下得很密。可惜的是,第二天开窗望外,东方已升起白日,雪融化,天气也更冻人。初来杭城不久的我突然想起“断桥残雪”的名词来。于是拉上孙君和牛君顶着寒风去西湖。桥上还有残雪,但也残得太严重了,加上来往的行人,丝毫没有见到它的风韵。我们三人便沿着湖畔走,权当冬游了。雷峰塔,孤山,苏堤,白堤……,我们就这般随意的走着,冷冷的天,却也十分惬意。后来慕名来到一个招牌为“巷子里”的风味馆。菜样已经忘记,只一个臭豆腐还记得。远远便可闻见一股浓浓的刺鼻味,确是淡淡的尿气,却不令人嫌厌。上桌看见小小方形饱满的淡蓝色豆腐围成一个花心,浸一层红油,撒上碎椒,三片蒜,几点姜,陶制的碗盛着。孙君拾筷下去,送至口中,眉头一紧,喷出一嘴怪气,我和牛君就不敢尝了。
   还有一次下雪,时间已经记不住了。只知道那日夜晚,雪还没化,积得很深。徐君兴然所至,邀上我与牛君去学校附近的街巷,至于是去买菜包还是看电影,我已经记不准确。路虽然不近,但返回时,我们依旧很有兴致的步行。由于时间还早,街道并不宁静,却也不必喧闹,间歇的车鸣、人语、霓虹光彩反而使我感受一份生活的热闹与温暖。路边时而看到一个个可爱的雪人,笑脸的,坐着的,还有一个,竖起球形发髻,双手合十,一副皈依三宝的样子。我们三人就一路谈笑走着,至于说了什么有趣的事也忘记了。只是当时的夜晚,当时的积雪,当时的朋友和心情令我至今回想起来,是如此欢心温暖。
   最后一次记忆犹深的雪天是在13年的余杭校区。当天下午,我们班正在上授英文的陆老师的活动课。陆老师搬来一个制咖啡的小机器(好像是向校园里的咖啡厅借的),还有几盏精致的小杯盘,同学们围坐在装饰简约,小小而温暖的新教室里,看老师用甜汁在杯子中洒出许多彩色又可爱的图样,许多同学也饶有兴致的尝试。至今回想起来,似乎还能闻见那充盈于教室的浓浓的咖啡香。只是我对咖啡无所知,也觉得咖啡比不得香茶,所以静静地坐着想自己的事。往窗外看去,天空中竟零星地飘起了雪花,点点的,悠悠的。我向来爱雪那洁白无暇的样子,更何况配着门窗和门窗旁的小树,已有人打起了伞行在雪中。我心中的欢喜难以掩饰,便就笔写下两行字:
        闻香任九侣,隔窗落浪花
        何知我得意,但问雪中人
   如今再看这两句话,除了格律不通,也显出孤单的心境。其实,居于温室之中,有挚友作伴,又可隔窗望雪,心灵也变得洁白无瑕,这是多么惬意的事。
   如今我离开杭城与朋友们已半年有余,杭城今年的这场初雪也无缘相会了。前天晨君微信与我分享她从保俶山绕道孤山所见的景色,虽然已经没有了白雪点缀,但看着照片中的孤山一隅,西泠门牌,放鹤亭檐……,依旧能够感受到它们被雪洗过后的焕然一新,便又勾起我无限的回忆,仿佛我又回到了那些景致中。
   其实杭城的雪与家中的雪并无而致,但因为杭城固有的自然和人文美景,使得此处的雪别具雅致和情味。正如我之所以喜欢杭城的雪,是因为我深深怀念那里的朋友和留在那里的纯真与幸福。
   这样想着,抬头看看眼前的天空,发现自己竟然对家乡陌生起来了。
   
    2015.12.9    
        
  
   (二)

   回家的路上,雪便纷纷地落了。 
   家中,大雪已落一夜,白了大地,只剩些星点的枯木的黑痕。田间初长的油菜盛着凝结的冰雪,白色把绿洗得更加明亮,姿色也就更好了。我穿过最后一片林子,远处的村庄覆着雪,被银素的小山拢着,虽是下午三点的时刻,却有几缕炊烟穿过山雪的背景,融入了犹似淡墨皴点的天空。 
   村庄右起的头座崭新的房舍便是我家,三层两扇、石黄墙面、深灰色沿角与方格式的推窗,显得素雅有致,确有些日式的样子。房子是父亲母亲终年建成的,而我与哥哥常年在外,除寄些资费,别无用处,故所有的事全赖父母二人操心维系,其中繁苦我亲有体会,是我所难以承受的。如今新房竣程,双亲也算落下了心底的一块巨石。 ​ 
   晚间,雪依旧茂盛地落着。母亲烧了许多菜,虽不甚丰盛,但滚烫的豆腐、红辣的小炒,令我温暖、安逸。这雪掩了来去的路,压了输送灯明的电线,而此刻,家中这一点光亮便是我所有的身心,这雪竟这般宁静,只剩下赤裸裸的美了。 
   闲了两日,元旦当天返程单位。雪于前一天停落,皑皑的,堆满了齐云山每一隅。窗外双檐的阁子铺着厚雪,大白之间划出几条黑痕,横江岸上错落的枯木伸展着嶙峋的雪臂,映于清绿色的水面,这便是新安画作的原形。山间愈加浓厚的雾气如冬帷般掩去山色,只剩些散散落落的片段。朋友圈里传来同事的照片,稠云落珠、白瓦红墙,还有叶尖浮动的雪花以及袅袅不停的香烟,显得丰富、活泼。我站在廊间,看着四合的白雪黑瓦之外的一角天空,想起工作一年来的承受,或许正如这山色,我应该努力地走入其中,方能感受更多的丰富和美好吧。
   傍晚回到住处,约了又又一起做饭。将豆腐、萝卜切块,快火吵了盛进电炉,放上白菜、冬菇,撒些青色的蒜叶,酱油、生姜等调味,片刻,热腾腾的水汽从炉眼里射出来,尤其那白白胖胖的豆腐,在汤汁中拂动,可爱得不忍吃下。 ​ 我和又又相坐着吃,聊了许多有趣的话,也谈起我们以后的日子。经过两天的融雪,如今窗外依稀听见些水滴的声音,冷依旧是冷的,而此刻,屋里滚烫的饭食,在一起的两个人,便可抵御所有的寒气。 
   雪化尽,旧的一年也过去了。昨天夜里,天下起淅淅的雨来,直到现在,倒不冷,大地的一切又被洗却了一番。
      
   2019.1.1晚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2 17: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孤月当空文友把两篇连起来重新发帖,文章写得很好,很美,现在这样分开了则较大的影响了文章的美感和抒情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2 22:5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ixin兔 发表于 2019-8-12 17:39
建议孤月当空文友把两篇连起来重新发帖,文章写得很好,很美,现在这样分开了则较大的影响了文章的美感和抒 ...

多谢提点,有空重新发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03: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同意楼上的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4: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小男孩 发表于 2019-8-13 03:47
是啊,同意楼上的意见!

多谢,已重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5: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推荐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7: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完美的文字。对于北方人来说,雪是司空见惯的,而南方人的感受就有些难得了。见到不常见的东西是人生的一大快事,美丽的心情可想而知。写一种欣喜,让这种欣喜漫漶到字里行间,是非常高超的写法!把自己的欣喜传输给别人,这样的美将无穷无尽!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7:5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篇文字意蕴相通,丝丝缕缕间相互缠绕。好文字的写作在于作者的心灵感知,传递给读者的是无限开阔的世界。推荐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8:35: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小男孩 发表于 2019-8-13 17:45
非常完美的文字。对于北方人来说,雪是司空见惯的,而南方人的感受就有些难得了。见到不常见的东西是人生的 ...

多谢男孩喜欢,其实有一段时间没写文章了,感觉自己都生疏了,不知道该怎么把文字写的生动感人了,最近想静下心来好好写写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8: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孤月当空 发表于 2019-8-13 18:35
多谢男孩喜欢,其实有一段时间没写文章了,感觉自己都生疏了,不知道该怎么把文字写的生动感人了,最近想 ...

期待您的好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8-26 12:34 , Processed in 0.69704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