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If a man empties his purse into his head, no man can take it away from him. An investment in knowledge always pays the best interest.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231|回复: 23

[叙事文] 撂火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2 14: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感觉刚吃完年夜饭,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十,赵二狗越来越兴奋。把半年前开始收集的布条,刷把头、毛线、铁丝等等东西归拢起来。他要扎一个大火把,烧的时间最长,还要能扔的最高。

忙碌起来的何止赵二狗,村子里的小伙子和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都动起来了。这是大事,准备半年,就为了在正月十五这天和隔壁几个村子干一仗。

八岁开始,赵二狗就在为这天准备,四年过去了,终于能参加了。其实参加的标准很低,只要你能跑就好。几十上百人在一起打架,能跑是最基本的要求。

这几年,赵二狗一直关注着,每次他就爬上房顶,远远地看着村子交界处,火光冲天,人声鼎沸。

赵二狗是兴奋的,他喜欢这样热闹甚至有些激烈的场面,但他也害怕,要是打死了人怎么办?赵二狗紧咬着牙齿,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

第二天,赵二狗都会起的很早,然后一口气跑到昨晚的案发现场,到处寻找血迹,除了杂乱的脚印和一片狼藉之外,并没有其他。然后悻悻然回村,又一个个拜访昨天参加了的人。小伙子们大多没起床,二狗不敢打搅这些参加过战斗的英雄,便会在很多英雄的门口焦躁地走来走去。

他们的仗是怎么打的?像电影里面一样吗?棍子抡倒身上疼不疼?为什么要在这一天和其他村子的人打架?拿着火把是为了什么?

赵二狗想去问那些叔叔大爷们,没人愿意理他,最多会描述一下自己当年如何如何把别村人打的落花流水的事迹再说一遍。这就更刺激了二狗的好奇心。

熬到中午,那些打完仗的英雄们一般会聚在一起聊聊昨晚的战果,但二狗总是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聚,即便找到了,也只会把他们轰走。

赵二狗疑惑,这些人也不像是打仗的样子,只是个别人的脸上有些红肿而已。

黄淮大平原上少山少水,是枯燥的。除了星罗密布的村落,便是各种田地和树木。赵二狗觉得自己就是一株玉米或者一穗麦子,被钉在了这个地方,在这广袤的大平原上微不足道,看不透,也望不远。所以,那些激荡人心的事情特别让他着迷。

隔壁大爷有一个收音机,每天中午十二点都会有评书,《童林传》、《七侠五义》、《隋唐演义》等等评书听的他热血沸腾。

赵二狗越来越按捺不住了,梦里都是火光满天,喊打喊杀的景象。

02
和二狗差不多大的孩子还有一些,他们的兴奋丝毫不比二狗的少。

今天活动打头的是四哥,是二狗的本家。四哥长得高,又帅,是附近有名的小痞子。小痞子在大人的眼中不是好人,但是在同龄人或者二狗的眼里,绝对是高大上的存在,这冲锋陷阵的时候就更是被大家推崇的人了。

四哥是乐意干的,这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而且是为了村子的荣誉而战。

这些成年的小伙子更有经验,并没有像二狗他们一样,用那些四处搜集来的零碎做火把,而是直接找一段废轮胎,用粗铁丝绑好。

轮胎的妙处多多,最关键的是耐烧,而更关键的是扔到高空,再掉下来,火不会灭。撂火把最关键的是撂。

正月十四,四哥召集所有人开会。几十个人或站或坐,围在四哥跟前。

“今天晚上,我们先去撩一下他们,阵势务必要大,把他们吓住最好。这两天大家也不要到其他村里去,小心挨揍,过了十五也不要急着到其他村里去。记住没?”四哥仰着头,说的干脆。

“没问题”,岁数小的应和呢,那些和四哥差不多大的人,只是点点头。

“我还要讲一下,晚上我们去的时候,一个个都要把嗓门亮开了,我说开骂就直接骂,什么难听就骂什么,具体要怎么骂,你们都先想想,不要到时候没有词了。”

“没问题,骂人我们都会。”

“还有最重要的一条,跟他们打起来的时候,谁他妈的都不准往回跑,要是看到谁往回跑的,回来就把他腿打断。都不要当孬种,听见没!”四哥最后一句加重语气,然后巡视四周。

“谁要当孬种我第一个揍他。”

“都不要当孬种啊。”

“俺庄子上没有孬种。”
“……”
大家七嘴八舌,场面一下子热起来了。

“我再给大家讲几个啊。第一,都不准拿刀;第二,撂火把归撂火把,不准点柴草垛;第三,那些小屁孩都不准往前边跑,都躲在后面,四哥喊撤的时候,都赶紧往家跑。”站在四哥边上的小个子说话。

二狗这些小孩听完,看看四哥,四哥点头。

“对,不准动刀啊,跑的时候跑快点啊。晚上早点吃饭,天黑了就到这场上集合。”

大家陆续都走了,二狗和一帮小的还不过瘾,想再问问细节。四哥们没几个想理的,转身也就走了。

二狗对这个战斗动员是失望的,没计划,没安排,也没气魄。这样一场每年一次的大仗怎么能就这样开始呢。

吃晚饭的时候,二狗没忍住,问父亲:“爸,为什么要撂火把啊。”

“谁知道,老一辈传下来的呗。”

“那为什么要他其他村子干一仗呢?是不是有仇啊?”

“有啥仇,闲的呗。”

“你不准去啊,不要跟他们瞎跑”,二狗妈听出他的意思,赶紧下命令不准去。

“那么多事,让他玩去呗,瞎闹闹。”

“我也去,我也去。”弟弟也附和着去。

赵二狗有些担心去不成,看着父亲满不在乎的样子,倒有些伤心。为何自己要去打仗,而他却一点也不关心的样子?他小时候肯定也去跟别人打过,难道忘记了吗?是肯定不能带着弟弟去的,虽然说打仗亲兄弟,但是他太小,自己要分心照顾他,一定会影响到自己发挥,万一弟弟被打死了怎么办呢?

二狗对战前动员不满意,对父母的状态也不满意。甚至觉得他们是没有荣誉感的人,不愿意为村子付出。

赵二狗没有找到废轮胎,只能把自己鼓捣的东西拿出来。他实验过,自己做的火把不耐烧,也不能仍,一扔就灭了。家里的半壶煤油被赵二狗拿走了。

一年前,二狗就盯着家里的自行车和平板车,期盼外胎赶紧破,但是至今还是完好无损。

赵二狗到打麦场上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了。四哥还没有来,几个年龄大的抱过来几捆玉米杆和一些麦秸,在大场子中间点开了。

火光冲天,陆续过来的人,把火把都点上了。气氛开始热烈起来,有人拿来了过年没放完的鞭炮,四哥一会也来了。

“好了,一会大家跟我走,我骂什么你们就跟着骂。”一个敦实的矮胖子,扯着嗓子喊。这是柱子,是今天晚上的领骂。

人差不多到齐了,开拔。

03
村子周边有四个村子,每年只和三个打,东南的张村、西北的崔村、西南的胡村,而东边的卢村和二狗的赵村是一个阵营的。

赵村比较大,分东西村。今年经过沟通,卢村对崔村、村西头对胡村、村东头对张村。二狗所在的队伍是村东。

赵村和张村相隔一公里,分界线是一条马路,马路两边是两条沟。路是石子路,沟不深,也没有水。

大部队还没开到路西边的时候,对面火光已经把天照亮了,骂声也传过来了。

污言秽语,各种不堪入耳的骂声把赵二狗气的直哆嗦。他真是理解了,为何诸葛亮骂阵都能把人骂死。

“刷把子撂的高,张庄的女人XXX”柱子哥的声音响起来了,然后几十人瞬间把嗓子抡圆了,跟着就骂起来了。

柱子哥是个有才的人,骂的都不重复,还有韵味,最关键的是恶毒无比。赵二狗有些激动,内心的澎湃让他都能笑出来。这样才有打仗的感觉啊。

有节奏的骂声,随着队伍的前进,像波浪一样向对方压过去。对方明显感觉到了压力,骂声小了些,而后也学着有节奏地骂回来。

队伍很快行进到马路跟前,四哥带着岁数大的,站在沟西边,张庄的人站在沟东边,你一句我一句就这样骂开了。

柱子哥变着花样地带着大家骂,对面的也不示弱。在骂的同时,大家举着火把排着队伍变换着不同的造型。

提着轮胎火把的人使劲地往上丢,对面的人也开始使劲地丢。赵庄的火把高过张庄的时候,赵庄的队伍里就是一阵惊呼,而张庄的火把高过赵庄的时候,对面也是一阵惊呼。

叫骂声换成了惊呼声和嘲讽声、笑声。

二狗的火把不耐烧,早灭了。而灭了的火把越来越多,拳头攥的紧紧的二狗,注视着场面的变化。他时刻准备着为村子的荣誉而战,也想着形势不妙时拔腿就跑。

在骂的最激烈的时候,二狗捡了很多石头揣在兜里,攥在手里。

火把快灭完了,四哥冲着对面喊:“有种的明天再来。今天先撤了。”

每个人都很尽兴的样子,赵二狗跟着队伍往回走,有种莫名的失落。

从四哥的动员大会,到父亲的不以为然,再到刚才的情形,二狗想象的惊心动魄一个都没出现。

04
正月十五,二狗是被母亲提着耳朵拽起来的。裤子上和衣服上有很多黑黑的小破洞,应该是火星蹦上去烧的。

撂火把没意思,还烧了衣服,母亲的一顿训斥,让赵二狗心里窝了很多火。母亲禁止他再去,而这样没有意思的场面,二狗也不想再去。

“也许,昨天只是暖场,今天才是真正的大战”,二狗经过一天的挣扎,还是没忍住,拽出了自己的第二个火把。这个火把比昨天的好,他绑上了几只破胶鞋,外面用麦秸扎好,麦秸上绑好棉花,把半壶煤油全吸棉花里面去了。

二狗找了奎子和松子,让他们晚上带好弹弓,把秋天晒好的楝枣子装好。他们也觉察到了昨晚的无聊,也期望有大事发生。

如约到了麦场,火已经烧起来了,有人带了红薯在烤。四哥在跟几个人在抽烟,另一帮人在整理火把。

赵二狗凑近四哥他们,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是否有晚上的军事计划。

“四哥,你今天是不是跟张村那二丫逛街下馆子去了,她是真好看,你是怎么搭上线的?”柱子哥搭在四哥的肩上,眼睛笑成一条缝。

“滚,你啥时候看到的。”

“我们都看到了,你还拉人家手了。”

“不要乱说出去啊,我们俩在谈着呢 ,她父母还不知道。别给我搞黄了。”

……
赵二狗怒火中烧,自己最仰慕的四哥竟然通敌叛村,还和张村的女人谈了恋爱。这正月十五的一仗还怎么打?

二狗有些郁闷,又想起很多故事里仇敌的子女竟然会因为爱情而走到一起。这爱情是最扯淡的事情,二狗对爱情下了最深的诅咒。

聚集完成,一路开骂。

阵势和昨天差不多,兴致反而没有昨天的高。骂了一会就开始比谁火把撂的高。

二狗冲奎子和松子使了个眼色,三人退到暗处,拿起弹弓超对面就打了过去。

“哎呦,对面的孬种仍石头过来了。”有人哭起来,紧接着就乱套了。两边石头、泥块开始都扔开了。

二狗彻底失望了。

两队人马隔了两道沟和一条马路。每个沟的宽度大概8米,路面宽度大概30米,加起来差不多四五十米,两队人都不是在沟边,距离就更远了,那些石块和泥疙瘩根本就近不了身。

即便如此,石块战刚开始,两边所有人都一窝蜂地散开了,大战一触即发,到轰然结束,预计不到半分钟。

二狗有些无趣,英雄梦肯定是实现不了的了。似乎明白四哥的战斗动员为啥那么水,而父亲又为何不以为然了,那些叔叔大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是因为本就没有什么可说的。

晚上,带着情绪进入梦乡的二狗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飞了起来,越飞越高,俯瞰之下,能看见整个村子,再高一些,村子周围也能尽收眼底了,逐渐地,看见整个大平原……他领略了大,也看到了小。

二狗越来越发现,那些可敬的人,那些精彩的事,那些惊心动魄和稀奇古怪逐渐失却了色彩和吸引力。

四哥最终并没有娶到张村的二丫,而随后的几年,村里撂火把的人也不多了,紧接着村里的人都越来越少了。

到如今,孩子们根本不知道还有正月十五撂火把这件事,有时候赵二狗会想,他们认识世界又会通过哪些形式呢,却不得而知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5 收起 理由
风中玫瑰 + 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 15: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文章,读一遍就懂了,你是高手
我需要慢慢琢磨,朴素的文笔下承载太多,不是精华两个字能评得了的,疯哥总有许多需要我们学习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16: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望尘 发表于 2019-4-2 15:33
这种文章,读一遍就懂了,你是高手
我需要慢慢琢磨,朴素的文笔下承载太多,不是精华两个字能评得 ...

哈哈,受宠若惊,不过我可以屁颠屁颠地多开心一会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16:3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望尘 发表于 2019-4-2 15:33
这种文章,读一遍就懂了,你是高手
我需要慢慢琢磨,朴素的文笔下承载太多,不是精华两个字能评得 ...

哈哈,受宠若惊,不过我可以屁颠屁颠地多开心一会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 17: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哥哥 发表于 2019-4-2 16:33
哈哈,受宠若惊,不过我可以屁颠屁颠地多开心一会1

大师不是应该宠辱不惊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2 17: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望尘 发表于 2019-4-2 17:02
大师不是应该宠辱不惊么?

我不是大师啊!
别挂着了,放下来吧!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 22: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还是那个老风格,熟悉的味道。
那些世俗的东西以后还真的不会再存在了,不过,那些东西在心里搁置很久都不会忘记的,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3 09: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狗的故事好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3 10: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望尘 发表于 2019-4-2 15:33
这种文章,读一遍就懂了,你是高手
我需要慢慢琢磨,朴素的文笔下承载太多,不是精华两个字能评得 ...

昨天闺女说,我要是想把文章写到这种行云流水去,得再练三十年,呜呜,于是我掰着指头数了数,心顿时哇凉哇凉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3 16: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小男孩 发表于 2019-4-2 22:41
哈哈,还是那个老风格,熟悉的味道。
那些世俗的东西以后还真的不会再存在了,不过,那些东西在心里搁 ...

欧耶!谢谢哥哥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3 16: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二狗多调皮的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00: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古老的村子,传承下来的习俗。没有原因,没有结果。封闭的地域,封闭的思维方式。没有爱情,没有方向的生活。这些终将被突破。雾霾会被风吹散,树枝会发芽。瑞雪兆丰年。百姓也会安居乐业。为你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09: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雨桥 发表于 2019-4-4 00:32
古老的村子,传承下来的习俗。没有原因,没有结果。封闭的地域,封闭的思维方式。没有爱情,没有方向的生活 ...

谢谢先生品读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4 11: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切都在向前进,但是有些古老的东西却永远值得去怀念去琢磨去品味,因为那可能代表着一个时代。写出来是那样的有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6: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子变故了,村人少了,村子的那些事却沉淀下来了。谢谢“疯哥哥”先生的文笔,这些沉淀的往事得以走入我们的视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7 09:46:42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哥哥 发表于 2019-4-2 16:32
哈哈,受宠若惊,不过我可以屁颠屁颠地多开心一会1

是“燎火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7 09:4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各地的都不一样,我们是在正月底,一般称为“燎干草”或“燎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0: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婉昭晗影 发表于 2019-4-4 11:09
一切都在向前进,但是有些古老的东西却永远值得去怀念去琢磨去品味,因为那可能代表着一个时代。写出来是那 ...

欧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0: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山之子 发表于 2019-4-6 16:35
村子变故了,村人少了,村子的那些事却沉淀下来了。谢谢“疯哥哥”先生的文笔,这些沉淀的往事得以走入我们 ...

是的,很多东西都没有了,可能还会有很多新的东西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9 10: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泉东风 发表于 2019-4-7 09:49
各地的都不一样,我们是在正月底,一般称为“燎干草”或“燎干”。

这个就是撂,是真的要往上抛的!
各地都有很多民俗,逐渐地都越来越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8-23 16:42 , Processed in 0.9745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