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A great poem is a fountain forever overflowing with the waters of wisdom and delight.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听诗》赠书推广活动

查看: 202|回复: 1

[长篇连载] 南京大屠杀第五十章恶毒的谷寿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6 12: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两只眼睛发出令人人心抖的或心惊肉跳的凶光。他不让发报,此时,疯杀中国人成了他弄死他人的更要的大事!他马上飞身上马带着部下,忙不迪失地向前面不远的一条大街上,正在十分惊慌不安的平民和一些换上老百姓的衣服,而依然从领袖子上,看到有显出一点浅黄色军衣的国军士兵。谷寿夫迫不及待地骑上马,他非常准确地,及时地朝向前面急跑去的中国军民捕过去,他恨不得像一只蝙蝠把积极逃离的中国军民笼罩在他打击范围内,全部干掉。过了四五分 钟,这个擅长实打实的(有绝对把握)谷寿夫一拐过大街,就看到前面几乎挤满街上的、身着灰色棉衣,蓝灰色长衫等的中国军民,在非常急急而积极跑着,满街上的慌乱不安的人头和纷纷溜动的背影。看到这一大片的中国军民惊慌,绝望的身影,起码有一两千个人。在日本得势的时候,粗暴践踏弱势人们的谷寿夫心里飞窜起一股大杀他们的巨大冲动,他即刻声嘶力竭地喊叫,“快,向支那人开枪!用手榴弹!”  
马上,就有多个鬼子端着步枪向前面的中国军民开枪。谷寿夫马上嫌这一部下开枪的举动不足,不够刺激,他反应很快。  
“用机枪打死支那人!要快!要快!”他连续喊了两声,在心里想道:支那人,你们别想跑出我的手心。想到这里,他双手一捏紧,仿佛他手里逮住两只像鸡鸭的中国人的脖子,他要把他们的脖子拧断。  
马上就有多个鬼子,端着机枪急跑上去,如猎狗追着一大群鸡鸭。  
看到跑到后面的南京军民被纷纷打中,扑倒地上,谷寿夫十分的舒爽满意。他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就喊道:"快,投手榴弹!”  
于是,有大量鬼子,拿出手榴弹,一个个狠命向不断被打死、不断在惊慌惨叫中的南京军民投去,于是,铺满天空、密密麻麻般的短条形手榴弹在人们头上飞旋着,落进人群;人们已经吓得脸青变色,极度惊恐可拍的人群里,往前面奔跑的人群,我可怜的同胞,在一大片和无数的手榴弹的爆炸中,死于热烈的烟火中……  
   我们在小说的开头,已经分析了日本男人具有集体作恶的特性,而且非常歹毒无耻。他们不会,因这人无辜,而看着是不该杀的人,而是把自己上司的命令,绝对服从,跟着大家去作恶,干净罪恶。他们不管对方有无辜有没有,只有上  
司一句话,就全力通杀掉。现在的情势,不管是军政人物和凶的日本兵都具有这一特性,特别是,上司喊他们多杀中国人平民,谁杀得多就会升官,一时间,所有日本鬼子都极力杀中国平民、军人,不仅这样,心态邪恶的日军官兵把自  
己在战争中受到的惊吓,恼烦全部发泄在中国军民的身上。在日军的管理中,或以凶恶为主的日本军队里,必须要听上司军官的命令,他们代表着天皇的意志。  

    “太久保君,山田队长带着白石君他们搜支那人了,我们就搜别的支那人的家。“一个矮壮、有些善良看起来是方块脸的鬼子户田君说。他极为表现出了他很想去搜别的中国平民家的心情。  
“对呀,白石君他们是在二十多分钟前,把那家支那女人合伙轮奸了,还把她俩的男人几刺刀捅死了。”一边的一个脸有些胖的红红脸的鬼子似乎才想起说。  
“小木君,你怎么知道的?”一个像长桶脸的下巴的肉鼓鼓的矮肥鬼子问。  
“你们是去别的家,我听出来的安田君说的。”小木君回答,多想即刻闯进一个南京平民家,把里面的人拖出来打死,他在当时听了这话时,就按耐不住这样的威武冲动。  
“别说了!”太久保君说,“我也等不得了,快去找支那人,拖出来打死。”他像鸦片烟瘾顿时发了。  
在后边的、一个小的可能是从日本当兵到中国征战一年的石田太郎,看上去,就二十岁吧,他跟在他们后面,就如一个生手跟着一群熟手到树林里打猎。二十岁的石田太郎一直都没有伤害中国军民,他看到这多人都去平民家抢东西,杀人,他打定主意自己就是不做。  
正在往前面的房子走去的他们中的四个日本老兵说的起劲时,白石君把他一个老油子般兵痞的脸回过来说;“石田君,你表现的不好?”  
“哎,他还是一个新兵,对支那人下不了手,骂他也没有用。”太久保君说。  
“太久保哥,他们不是军人,是跟我们日本一样的老百姓。”石田太郎把他带娃气的红润的圆脸动了下说,一脸还是那样没有老兵的世面见得多,还有仁慈之心。  
“石田太郎,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喊你杀支那人,你就没有胆量,你管他的,先杀了那些下贱的支那人再说。”  
“支那人多得很呀,你尽管杀,又不要你负责的。现在是,我们大日本控制下的南京城,你杀个千八百的支那人,没有关系的,又不喊你偿命。”白石君把他脸回转来,鼓励地挑动石田杀中国军民。  
“我不。”  
“别说了,”小木君说,“你们看,前面不远就有一支那人家。”小木君说,好像他忽然观寻到。  
“吆西,走,我们去那家。”太久保君说。他们一行五个鬼子往前面不远的一家大踏步地高昂地开去。  
……  
   “老婆,你不要动,下个月要生了。”南京平民黄天祥对自己妻子小华说,脸上是那样的幸福,因为,他妻子在下个月就要生孩子了,他就要当一个幸福的爸爸了。一个男人,在这一生最高兴的事是:做了爸爸。  
他还想生了第一个孩子后,今后还要生四五个孩子,所以最近几天国军和鬼子在打仗,黄天祥还是跑出去做工。现在拉车不行了,他就跟人下苦力搬东西。昨天,他听说日本鬼子进城了,还到处杀人,他的妻子害怕心好的丈夫遇到鬼子  
被杀,就喊他不要出去干活了。黄天祥只好听自己老婆的就待在家里。  
现在是中午11点,他妻子要做饭。  
“不,还是要活动一下,这样到时,好把孩子生出来。”他妻子小华说。  
“好吧,你要小心!”黄天祥对妻子说,然后,他就坐在桌旁抽烟。这时,小华就到门边去,她打算先在门边水釭里面舀水,把米洗干净,后,再把米倒在锅里。她刚走到门边就看到五个鬼子硬邦邦的踏进她的家。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7 17: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实在。读后感动。加深国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5-27 17:43 , Processed in 0.52652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