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here is no royal road to science, and only those who do not dread the fatiguing climb of gaining its numinous summits.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出版投稿

查看: 925|回复: 70

[百家杂谈] 西游 奇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0 19: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游记》是古典文化的一座高峰,传统文化更是群山连绵,笔者只能算是一个探险的攀登者。因此,笔者在以下这组探索性的文章的作者栏中写下这样的笔名:葡萄藤、蜗牛与黄鹂鸟。
《西游记》与传统文化就象葡萄藤;笔者则如同蜗牛与黄鹂鸟一样,一边攀爬,一边自我质疑——“这样是对的吗?这样是错了吗?”不过,无论是对是错,蜗牛都只有一个选择——缓慢又执念地爬呀爬……
欢迎围观,敬请评论,相互切磋,共同攀登。




西游·奇游


作者:葡萄藤、蜗牛与黄鹂鸟


一、道


月到天心处,风来水面时。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
                                                                     ——宋·邵雍《清夜吟》


    公元1592年,按中国纪年为大明万历二十年壬辰,中华神话第一奇书《西游记》于南京刊印出版了。此书一出,风靡全国,民间随即掀起一股阅读、创作、出版神怪故事、小说的文学热潮。同时,人们对《西游记》的评论、解读、猜测也风起云涌、绵绵不绝,历时四百余年,至今犹津津不辍、乐此不疲。

    当年,《西游记》首版时,全书被分为二十卷(每卷五回),并以本文开头引题的宋代学者邵雍(邵康节)《清夜吟》的二十个字顺序对应各卷,以作区分,称为“卷字”(如第一卷即为“月字卷”)。《清夜吟》意境空灵,含义不俗,用作《西游记》的卷字,自然也是含义微妙,很大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一种暗示,即包括作者、编辑者和出版者在内的知情人,对于《西游记》的理解难题是心中有数的,事先就预料其真意是不易被人认识到的。实际上,即便在40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对《西游记》的主旨仍旧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这并未妨碍《西游记》赢得拥趸无数,位列“四大奇书”之一。

    与这部奇书之“奇”相比,《西游记》的成书过程之奇毫不逊色,甚至更为独特。因为,它的的确确有一位经历独特的作者,一个聪明的奇人。

      通常来说,聪明人都爱琢磨事。可要是琢磨过了头,就容易钻牛角尖。一旦钻了牛角尖,那,这个人就可惜了。等他再从牛角尖里钻出来,大多也都变的平平常常了。

      吴承恩就曾是这样一个聪明人,本来也就准备平平淡淡渡完一生了。可偏偏在人生的后稍,命运却出其不意地给了他一击。这一击,几乎可算是有惊无险。但对于奇人吴承恩来说,后果却玄妙难测,反倒催生出了一个奇迹,促成了他人生的大爆发。他这一抖擞精神,便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西游记》。
原本,在此之前,吴承恩早早就写成过两部《西游记》,并在后来的第三部《西游记》中,将这一情况融入其中一个降魔故事中,并反思了前两部作品失败的思想原因。其实,这前两部《西游记》当初都曾是成功之作,用古代正式文献(《淮安府志》)中的评价说是:“(吴承恩)所作杂记数种,名震一时。”这里的“杂记数种”基本上就是指他先后写成的三部《西游记》。

    不用说,这前两部《西游记》在现今的通行本中留下了诸多蛛丝马迹。其中最明显的莫过于在附录一章和第九回中。这两部分的开头几乎一模一样:都写了长安的繁华,也都写下同一个有“错误”的年份纪年——贞观十三年,“岁在己巳”。贞观十三年本应是己亥年,不是二十年后才轮到的己巳年。而“二十年”恰是阴曹的崔判官卖人情“贿赂”给唐太宗的阳寿年数。也就是说,作者在唐太宗寿数上开的玩笑,早在这个“己巳年”的纪年上已埋下了伏笔,暗含着辛辣的讽刺。这正是聪明人爱琢磨事的一个标记。《淮安府志》中评价吴承恩有一个特点是“善谐剧”,于此可见一斑。所谓“谐剧”就是很夸张的诙谐或搞笑,套一个俗词,就是文雅地“恶搞”。笔者也现拟了一个名词叫“文搞”,以与“恶搞”相对照。《西游记》中的诙谐搞笑都具有这种很尽兴又不乱性的极致加精致。这正是聪明人爱琢磨事的一个结果。

      很明显,三部《西游记》代表着吴承恩人生中三个明显不同的人生阶段。

    吴承恩第一版《西游记》是他在这一题材上初显身手之作,现今通行版《西游记》中附录一章“唐僧出身故事”即应归属其中。这一版在文笔上已经成熟,谐剧的特点也很鲜明(“车迟国斗三仙”一篇大体上保留着第一版《西游记》的特征)。在格局和内容上,第一版《西游记》应该非常符合传统取经故事的模式:从唐僧的传奇出身开始写起,并且设定唐僧是天然“高大上”的第一主角。这也意谓着作者思想上的独创性还很不鲜明,处于朦胧孕育的阶段。相应地,作为长篇白话神话小说艺术的探索者,吴承恩的创作激情主要表现为追求“奇情”与“谐剧”两点。

      所谓奇情,从根本上说,是对“神奇”的抗衡乃至“反动”(反向而动)。

    这奇情之“奇”,就是要神奇、离奇,既满足人的好奇、猎奇心,又能耸动人心;“情”则是要能与人的情感相通,能以情动人。传统文化是以神明为核心的,以“天意”、神明、精灵等等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为重心的。因此,奇,总是神明或神秘力量超越于凡人、凡俗的专属属性。但“奇情”却将奇与人情相打通,在削弱“奇”之神性或神秘性的同时,也让人有机会洞见奇(即神秘力量)的本性也无非是一种与人性相通、凡人可以认识、可以理解的客观力量。这无疑对人的思想意识和精神有相当的解放作用。这是“奇情”最突出的品质。显然,这一创作理念中是蕴蓄着相当积极的时代进步精神,符合当时逐步兴起的个性解放的时代潮流的。

    不过,当时的作者,思想上信奉的还偏向于正统的“神定论”(天命观念+皇权至上思想)(“承恩”二字无疑是其父辈观念的投射),同时又倾心于神秘主义(厌弃世俗,向往出世修道、升仙长生、超越宿命)。所以,三十来岁的吴承恩,某种程度上,还算是传统思想的一个不太虔诚的信徒,多少还相信人性本善、相信成仙、成佛、成圣,乃至修炼长生(这在古人怕是谁都难以免俗之处)。另一方面,他又对自己的力量、对自己掌握命运的能力抱有积极的自信(他年轻时曾作诗自诩:“余自尘世人,痴心小尘世”)。相反,对于神明的绝对权威、乃至对于皇权的绝对权威,他又在内心萌生了不自觉的隐隐的离心倾向,并开始滋长起平民主义的态度意识。这些是其个人经历和时代信仰状况共同影响的结果。这使他在创作上追求神奇的同时,也强调神奇必与人情相通,要合情合理。这其中已然蕴涵了新的人文理想的种子了。

    同时,正是缘于他的信仰在神、人之间游移不定,从而使“谐剧”成为了对抗信仰焦虑的有力武器。“谐剧”既是对矛盾的一种超越,也是对自身信心、能力的有力展示;同时,它也是激发读者阅读兴趣、拉近与读者距离的一项高超技巧。由此,我们可以想见,吴承恩必定会以“奇情”和“谐剧”为准则,把他从小到大收集来的众多“奇闻”中最惊人可怪又有趣的部分,充分加工后编入他的《西游记》中,比如:在黄风山立起身,从脸部开始自扒虎皮的虎先锋(这或许是吴承恩童年想象中的一种极致恐怖)、平顶山的狐狸母舅、碧波潭的九头鸟等等,可能都早在这一版就已出场了。而他们那时的角色、地位肯定与现在版本大异其趣:虎先锋可能本是位大王,如今却只得屈居二线,当个先锋;狐阿七大王、九尾母狐狸也会凭其在传统“妖界”的强大气场而“割据一方”,施法作怪。而非如现在一般,附赘在金角、银角二怪的故事中,跑跑龙套。在吴承恩几次修改、重著之后,“幸存”最完整的,恐怕要属“车迟国斗三仙”中的斗法情节。这一段本来就是传统取经故事中的精彩部分,而吴承恩也用他独具的两大特色,令其达到了更加引人入胜的境界,并以此种创作成就造成了“名震一时”的文学轰动。

    除了奇情与谐剧这两点特色之外,第一版《西游记》还具有吴承恩所谓的“有鉴戒寓焉”的现实批判寓意。原因不难理解,因为,身为读书人,吴承恩更偏向于儒家思想。作为儒生,这一阶段的吴承恩还是相当虔诚的儒家道德理想的信徒,恪守传统道德立场。因此,他的批判,虽有激情,却并未超越传统,且囿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果报”观念中,而缺乏真正的锋芒。这就如同宝剑出鞘却并未开刃一样,只能充作仪式性的道具。本来,热衷神话奇闻、热衷白话小说,已经越出了正统儒家文人的轨范,可吴承恩的《西游记》却又拿神妖之别比附着“君子——小人”尖锐对立的模式,去重复儒家的道德说教,实在是让人有“走错片场”的感觉——象陈光蕊放生金色鲤鱼得到龙王回报、死而复生;第45回车迟国求雨时,悟空呼吁雷公多劈死几个贪官、逆子的保守表现,即是显例。但对于尚倾全力专注于文学突破的吴承恩来说,他思想上的这种暂时滞后恐怕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以上所说的第一版《西游记》的三个特色中,奇情与批判在以后的修改中,都逐渐改观了:奇情被人情代替了,以致天宫与妖洞也仿如人间,让人感觉既熟悉又别致。这意味着,对后来的吴承恩来说,神话的神性已被完全剥除,“奇”仅仅作为文学元素和艺术策略而存在,变为了相对次要的因素;“批判”则在第二版《西游记》中升级了。只有“谐剧”这一特色贯穿了三部《西游记》始终,并在后期达到艺术的高峰。这一点也表明,吴承恩思想中的叛逆性、创造性始终不曾褪色,并在时光的打磨中日趋成熟。

       在第二版《西游记》中,作为冷眼旁观世事的“不登科的进士,能识字的山人”,吴承恩对现实需要的把握更加冷静、客观、理性。因此,其思想上的创新终于崭露头角,并呈现出初步的理论形态:他洞见到——人性中的恶、浊,需要靠修道来涤荡与淬炼,而不是一味靠非此即彼、你死我活式的斗争来消灭。这表明,在作者思想上,一种新的价值格局开始形成:人性的归人,神性则归于道。——人性要上升为神性,当然要靠修道。理想主义开始顾及务实的取向了,这是因为他更清醒地看到了现实中的人性,而不再一味地陶醉在激情与神话之中。于是,在更务实的新方案中,道德斗争被内化,变成了自我改造。这似乎也意味着在吴承恩思想中,精英主义与平民主义达成了某种平衡乃至融合。在吴承恩钟情奇闻、小说的独到眼光中,对平民显然可以比对那些贵胄缙绅们冀望更多。毕竟,那时的常识是:“道化贤良,释化愚。”可吴承恩偏要用道家之道来写“不登大雅之堂”、看似只适合取悦下里巴人的小说,实在是艺高人胆大。而这一创新对于《西游记》来说,则是一个重大转变:从此,取经逐渐失去了其固有的轴心地位,最终仅仅成为西行的由头、象征求道探索和开拓创新事业的符号。故事的灵魂已变成修行得道。而降魔就暗喻修行。由此,个体、个性、生命与道德的升华,悄然成为故事的第一主轴,神权与宗教宣扬则默默地让出了原本占据的绝对优势地位,退居二线。这实际就为孙悟空上升为第一主角开启了价值格局上的可能性,有意无意地做好了十分关键的心理铺垫。在故事的新价值格局中,善与恶处于持久的紧张对峙中,善不再具有那种并不真实的、神话般的压倒性优势。神佛们、英雄们的出场不再所向披靡、令妖魔望风而逃。善与恶恰如现实生活中一般,总是处于胶着的对峙与缠斗中,生死攸关,千钧一发,“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体验过如此拟真的经验后,反倒更能激发出人主动向善的意愿和动力。恰如古人所评价的:“天下极幻之事,乃极真之事;极幻之理,乃极真之理。故言真不如言幻,言佛不如言魔。”(明·袁于令《西游记题词》)道出了《西游记》的象征策略所达到的高度抽象与概括的哲理高度。正是由此,第二版《西游记》开始找到了由幻及真的感觉和切入口,而《西游记》作为一个神话故事也开始真正向寓言转变了。

      由于主导思想变了,“唐太宗游地府”挤掉了唐僧出身故事,并正式成为取经的开场篇章。这却在后来引发了一个“古怪”的悬疑:唐僧在春天受孕于娘胎,竟能“神奇”地在同一年(贞观十三年)秋天就出发取经了!这实际是清代人妄改《西游记》造成的矛盾。这同时也凸显出了“贞观十三年”的特殊存在(下一篇会探究此事)。

      但上述重大转变远未达到成熟的地步。因为,作者在思想上的转变还未能跳出旧传统的藩篱,仅从儒家一门变为了儒道结合。形态虽新,而思想内容实旧,属于新瓶装旧酒,还处在创新的半途中。

      一个人的思想观念总是有延续性的。吴承恩对“先验完满”观念的信仰也是如此。放弃了儒家“人性本善”的神话,吴承恩又无可避免地转身投入道家神秘思想的怀抱之中。道家的基本思想认为,自然与人在本原上就禀赋着道的原则,都已完满自足。而现实中的人世生活却会偏离道而损害完满状态,令人世一代不如一代。因此,道家拒斥世俗生活,而要遵循道德指引,回归自然,回归人的本原状态(返本还元),进而便能登仙离俗,永享长生、幸福。《西游记》第九回开头的渔樵对诗充分保留着吴承恩这一阶段回归自然田园思想的鲜明印记。

      正是借助道家思想这一有力资源,原本专注文学突破的吴承恩,对于《西游记》又有了全新的冀望,他要用长篇章回体白话小说,这一当时新兴的文学样式,来对大众进行系统化的道德修行示范。这简直堪称是天外奇想。不幸的是,这一步创新建构,却并未选在一片坚实的地基之上。其本意是要借新的文学载体,闯出一条文学救世之路。而这“跨界”的一步,就以“解说道德修行奥秘”作为支点。但这与其说是作者的巧思,还不如说是陷入思想理论困境后的一种奋力挣扎,而“跨界”正是这种挣扎的一个典型特征。之所以说是“跨界”,不仅在于以文学救世,还在于入世、救世是儒家事业(正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而吴承恩将“明德”与“新民”的落脚点却选到了道家理论身上,这又是其别出心裁之处。而这项儒道之间的“跨界工程”的理论支柱——道家修行理论,本身也象是各种不同理论相互跨界、搀杂而成的一碗“文化杂烩汤”,集聚了众多理论与迷信成分,虚虚实实的,很“热闹”也很庞杂(热闹:因当时皇帝热衷道家“金丹之术”而上行下效,很是时髦)。在后来的第三版《西游记》中,作者对第二版《西游记》的这一误区作了既风趣又有力的反思与自我批判:《西游记》第二回中,须菩提祖师介绍道家的各类旁门及其华而不实,便是对这一番“热闹”的冷静讽刺。而最终令这一“跨界工程”完全沦为另一场新鲜的“西游热闹”的,正是其理论支柱的“有华无实”:作者自己在这一理论上并无最终的决定性的修行成就。因而,这一版《西游记》的结局:得道成正果,就仍是一种玄虚的主观设定,本意是希望诉诸“权威”的技术(道家修炼术)来确保修行的成功,可其实并无实际成果作证。当然,这不等于道家理论毫无价值、一无是处。这只是表明吴承恩在这一方向上没有最终走通。因此,作为《西游记》的新灵魂:修道,还仅仅是作者沿袭传统思想、一厢情愿的理想化选择,而缺乏实践上的可信性。吴承恩这一轮创新的结果,也只是写出了一部很有文学创意的修道寓言,而离他改造人心、以图救世的初衷相去甚远。最终,孙猴子还是要沾唐僧取经的光,才能达成“正果”,距他真正当上第一主角还有一步之遥。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1 09: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人楷模,学者风范!欢迎惠顾杂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8: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1 09:14
文人楷模,学者风范!欢迎惠顾杂谈

斗山斗士兄谬赞了,弟学疏才浅,实不敢当。有心向往之,愿自饬努力。拙文只要大家愿意浏览,自当及时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8: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农 于 2019-2-21 18:31 编辑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1 09:14
文人楷模,学者风范!欢迎惠顾杂谈

网络延时,重复回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8: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农 于 2019-2-21 18:30 编辑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1 09:14
文人楷模,学者风范!欢迎惠顾杂谈

网络延时,重复回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8: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游·奇游



作者:葡萄藤、蜗牛与黄鹂鸟




二、通天与道 之(一)吴承恩密码






       试问禅关,参求无数,往往到头虚老。磨砖作镜,积雪为粮,迷了几多年少?毛吞大海,芥纳须弥,金色头陀微笑。悟时超十地三乘,凝滞了四生六道。    谁听得绝想崖前,无荫树下,杜宇一声春晓?曹溪路险,鹫岭云深,此处故人音杳。千丈冰崖,五叶莲开,古殿帘垂香袅。那时节,识破源流,便见龙王三宝。           ——《苏武慢》


       这是《西游记》第八回开头的回前诗词,讲的是佛法之可贵与难修。更宽泛些讲,它其实也可看作是在讲“道”的可贵与难得。这首词虽说是借用了前人论修行的词作,实际也是在谈吴承恩自己的修行体会和经验。尤其是当我们将原词与吴承恩在《西游记》中所做的修改对照来看时,更易见出吴承恩的用意所在。


       此词原作的最后三句是:“兔葛藤丛里,老婆游子,梦魂颠倒。”(据学者柳存仁先生考证,这首词原收录于《道藏》)以此作结,原词,尤其是其下阕,所展现的是一派悲观的格局,即世人难见佛法。它将莲花、古殿与“兔葛藤丛里”相对,将莲开、香袅与“梦魂颠倒”相对,既凸显出佛法的美好、难得,又反衬出世俗众生在尘世中的困惑迷惘令人无可奈何。但是,经吴承恩的修改、点化,全词展现出了豁然开朗的意境,以及光明的前景:“佛法”终究是有方法可修悟而突破其重重难关的。这样的修改,明确展现了吴承恩对自己的修行之道能够切实助人的充分信心。而且,作者将其置于第八回“我佛造经传极乐”之开头,它实际就透露出作者其实是想用《西游记》来讲述他总结的修行悟道的方法与理念,以帮助更多有心人超越当时混沌污浊的社会现实,踏上人生的大道,赢得并实现一个人应有的尊严与价值。


       然而,“禅关”难破毕竟是客观事实。对此,作者不能不有深深的顾虑。同是在第八回,作者又以诗言志道:“万里相寻自不言,却云谁得意难全?求人忽若浑如此,是我平生岂偶然?传道有方成妄语,说明无信也虚传。愿倾肝胆寻相识,料想前头必有缘。”可见作者以《西游记》传播大道的决定,既出于一种对使命的归属感,对未来的信心与希冀,又经过了反复斟酌、再三踌躇的过程才做出。


       吴承恩去世十年后,在由他人所作的《西游记》首版序言中,间接透露了《西游记》作者的创作理念与意图:“彼(即《西游记》作者)以为浊世不可以庄语也,故委蛇以浮世。委蛇不可以为教也,故微言以中道理。道之言不可以入俗也,故浪谑笑虐以恣肆。笑谑不可以见世也,故流连比类以明意。于是其言始参差而淑诡可观;谬悠荒唐,无端崖矣。而谭言微中,有作者之心傲世之意,夫不可没也。”这就指明了作者之所以选择用夸张变形而有趣的方式讲故事,如同庄子所做的那样,其实是为了收藏他济世救人、传扬大道的良苦用心,所以才是“不可没也”(不应被埋没)。


       今天,《西游记》“神话+童话”的一面早已深入人心,可它深刻而玄妙的一面,却仍神龙见首不见尾地隐没在《西游记》的彩霞云雾之中,等待我们去探寻,去体味。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要真切地探索《西游记》的奥义,而不是自说自话地“发明创造”,自然应该“以人为本”,从吴承恩这位独特的作者身上寻找解读这部独特作品的钥匙。


       《西游记》的独特,说到底,源于它独特的成书过程。首先,它有一个绵延数百年的民间累积创作的前史。然后,到了吴承恩这里,三次创作,两度回炉“锻炼”,最后,方“炼”成一部脱胎换骨的《西游记》。


       在吴承恩手中,《西游记》经历了两度“浴火重生”:原本作为传统“配置”的唐僧出身传奇被销熔得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孙猴子在历代取经故事中的戴罪之身却被净化得有如一位赤子顽童;而天上的神仙佛祖反倒增添了许多的瑕疵斑驳,偶尔也变得不能理直气壮了。可“唐太宗游地府”的故事却得以保留,特别是那个错误的年份:“贞观十三年,岁在己巳”,自始至终,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并且,在前两版《西游记》中,都是置于书首开篇之处,醒目地“错误”着。这实在是一个非同寻常而又容易被人忽略的现象,简直就象是一枚“胎记”,伴随吴氏三部《西游记》始终。


       如果单论“贞观十三年”,那是明初早期《西游记》已有的说法,不劳吴承恩来发明。如果吴承恩要用标记其干支纪年的做法来彰显自己的独创性,那何不干脆换个年份来写呢?从十一年 ~ 十九年都可选,比如说贞观十一年岁在丁酉(或丁卯)、贞观十二年岁在戊戌(或戊辰)等等。总之,这里有足够多的选项,吴承恩却为何在这个细枝末节上不仅坚持“拾人牙慧”,却又故弄玄虚,还如此固执一端,一条道走到黑呢?


       答案实在是这样的:显然,贞观十三年对吴承恩有特殊意义,是他一定要选的,并且,为了突显这一年份的特殊价值,吴承恩刻意制造了一个明显的错误,以引起读者足够的注意,以免自己的苦心孤诣完全不为人所见。那么,吴承恩在这上面究竟埋藏了一个什么样的谜团呢?谜底的线索要到第49回“通天河”故事才露头现身。


       在第49回结尾,通天河老鼋将唐僧一行渡过河后,拜托唐僧向佛祖咨询自己修行的前景。它自称是修行了“一千三百余年”,看到这个多少有点特别的数字,我们自然会产生一种有如听到红包口令般的冲动,忍不住也要“摇上一摇”,也就是算上一算。说起来,这看似随口一说的“一千三百年”真的值得算上一算么?别说,吴承恩还真不是随便说说的。


       往前看第14回“心猿归正”(唐僧收悟空)一节中,刘太保告诉唐僧说,五行山是王莽篡汉时天降下来镇压神猴的。这一说法显然暗含着将大闹天宫比作篡权夺位、犯上作乱行径的意思,是一种婉转的批判。但两者的对接似乎太过“穿越”:从神话“穿越”到史实中,总让人感觉不真实、不大信服。再加上年头也合不上:王莽篡汉是在公元9年,贞观十三年对应的是公元639年,中间相隔630年,减去孙悟空被镇压着度过的500年,还多出来130年。通常,大家读到这里都会含混过去,不予计较。但吴承恩却很认真,为了补救这个“误差”,他特意在情节中安排了一个人物:从小生长在五行山下的老者。当孙悟空询问他的年纪时,“老者道:‘我痴长一百三十岁了。’”你看,正好补上了这个差额。吴承恩用这移花接木的精妙手段告诉了我们,他在时间设计上是用心的、认真的。


       既然如此,那吴承恩又打算用这个“ 一千三百年”把读者带往何处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2 09: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农对西遊之研究以臻大化
此等美文应以正文发帖,以供大家观瞻。
若发在回复栏,读者聊聊,岂不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8:3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2 09:13
老农对西遊之研究以臻大化
此等美文应以正文发帖,以供大家观瞻。
若发在回复栏,读者聊聊,岂 ...

斗山兄过奖了。  
我的研究尚在途中,如能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我是求之不得的。
希望大家都能来聊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8: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看:1300-639=661,这对应的是公元前661年。好嘛,一下子跑到春秋时代去了。这是要干吗?准确地说,公元前661年是东周周惠王十六年,也是鲁闵公元年。粗看起来,这一年并无特别之处,作者是几个意思?要理解这一点,我们得从古人的角度去思考。面对一个春秋时代的年份,一个古人,尤其是读书人,会怎么想呢?很自然,他会想去查一查《春秋》上的记载。这部书可是中国最早的权威编年体史书,还是孔子所编。此书的权威性如此深入人心,连那个时代也被称为是“春秋时代”了。说到《春秋》,就不得不提到《春秋左传》。后者据信是左丘明为《春秋》作的注释,简称《左传》。孔子的《春秋》号称是微言大义,如果没有注释,特别是象《左传》这样的书,后世的人们是无法理解孔子的用意的。所以,我们的结论就是:古人会去看《左传》。

       在《左传》中,“鲁闵公元年”一章有不少内容,哪一部分会被作者看中呢?看来看去,我们会注意到这一部分:这一年,晋献公带领太子申生打了好几个胜仗。然后,为太子筑了城,封了高官。乍一看,太子的地位很稳固了。但有人却从中看出了危险的信号。这个人是大臣士为(艹+为),他说:太子想继承国君的位子是不可能了:另给了他一座城池,又让他身居高位,就是叫他别再想国君的位子了。太子不如逃走,以免将来遭到加害。做一个吴太伯,不也是很好的吗?这样,还能得个好名声,胜过留在晋国坐等祸事上门。

       这里涉及到历史上两个传位故事。传位,即王位传承,事关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看来的确是和“通天”挂上钩了,但这还不是重点。先来看第一个吴太伯的故事。

       传说中(传说啊),周文王的爷爷亶父想传位给儿子老三季历,也就是文王的爸爸。结果老大太伯(也叫泰伯、大伯)就和老二仲雍商量说:“兄弟,咱俩该跑路了,出去闯荡闯荡吧。不然,就得和老三争位子。那样,大家都麻烦。”老二一听就明白,便和老大一起出走了。这事和唐太宗兄弟三个自相残杀争权夺位形成鲜明对比。这也作者的一层目的。

       传说中,太伯哥俩出走后,一直跑到江南一带。然后,断发纹身,弄得和当地土著一样,与他们打成一片,融为一体,最后,成了那里的领袖,创建了吴国。而太伯则被称为吴太伯,被公认是天下所有吴姓的始祖。而孔子也对泰伯让位一事给予最高的评价:“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好的没法说了啊(民无得而称焉)!用我们今天的观点来看:吴太伯作为从文明地区来的外来移民,不仅不搞殖民主义的一套,反而自降身份(断发纹身,把自己变作“蛮子”),主动融入当地文化中,并且,为蛮荒落后的当地带去先进文明,造福一方,其功绩远在所谓“让位”之上,等于再造了落后地区的历史与文化,堪称是文化英雄,因此成为吴姓的人文始祖。作为吴姓后人,在为祖先的道德、功绩深以为傲的同时,吴承恩特意将古代权威史书中最早提到吴姓始祖吴太伯的《春秋左传》设计为解谜的钥匙,可谓用心良苦且坚持不懈。他用这种含而不露的方式十分巧妙地告诉读者:我可是姓吴的哟!咱的祖先可是最令人引以为傲的说!吴承恩的这点小私心,以及他欲标榜圣人道德以警醒世人的一片公心,至此可算是昭然于天下了。这也就是“贞观十三年,岁在己巳”不离不弃“陪伴”吴氏三部《西游记》始终的关键所在了。顺便多说一句,《左传》是吴承恩父亲生前每天都要读的书。吴承恩将《左传》引入《西游记》,应该也有怀念乃父的一点情结在。

       与这个正能量满满的英雄业绩相反,第二个传位故事真叫凄惨、可悲。其情节有些曲折,此处不做展开(详情可参阅《左传》等史书),只需节叙梗概。

       晋献公不想传位给太子申生,是因为他宠爱的夫人骊姬想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最后,公元前656年,申生遭骊姬陷害,蒙冤自尽。申生的两个弟弟,重耳和夷吾,也随即各自逃命。再后来,重耳历尽艰辛,漂泊流亡19年后,在秦国的鼎力支持下,夺回国君之位。此即晋文公,后来的春秋五霸之一。这是后话,不题。

       这两个传位故事,一吉一凶,对比鲜明,反差悬殊。吴承恩能从众多的历史典故中单单挑出这举重若轻的一页,体现出他在历史与文化上深厚的学识积淀与独具慧眼。他对这一历史片段的择取,本意就是想向世人昭示一个颇为深刻的历史经验:想要求得事业的长远可靠,就不能只贪恋眼前“一亩三分地”的既得利益,那看似稳当靠谱的“家业”,或许恰恰是最不足凭恃的。吴承恩想以此来警醒那些一门心思追逐利益的人们:抬起头来,看看大路,看看远方。吴承恩的这一番仁心仁术,在今天看来,颇有书生式的理想主义,即便在现实中也激不起多少浪花,更惶论是藏在一个谜语之中。但这正是创作第一版《西游记》时,吴承恩的思想与情感基调。没有这看似“生涩”的开始,又哪里会有(与玄奘取经相仿的)抛撇宜人舒适之乡,于荆榛荒凉中开辟道路,闯出一片新天新地的煌煌壮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3 09: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农 发表于 2019-2-22 18:45
请看:1300-639=661,这对应的是公元前661年。好嘛,一下子跑到春秋时代去了。这是要干吗?准确地说 ...


追根溯源彰本姓,旁证博引述微情!
见章见著锲不舍,堪称西学第一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21: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3 09:34
追根溯源彰本姓,旁证博引述微情!
见章见著锲不舍,堪称西学第一人。 ...

斗山兄对本帖的持续关注,令人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3 21: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吴承恩最终认可的第三版《西游记》中,他的这一早期思想片段,被他以一种更富创意和文学性的方式妥妥地保存了下来。

       通天河故事一开始,第47回中写道:“一日天色已晚。唐僧勒马道:‘徒弟,今宵何处安身也?’”在整部《西游记》中,唐僧在每一个故事的开头都会发问,多数时候问的是“前面是什么高山?是必小心。”之类关注前路的议题。而关心住宿话题仅有三处。这三处都与一个人人生修行的阶段性方向选择有关(是就此止步还是继续向前)。如第23回“三藏不忘本 四圣试禅心”检验的就是修行者是否能抵御住温馨的家庭生活的吸引,坚守住求索大道的本心、初心。因此,那一回开头,唐僧问的是:“如今天色又晚,却往哪里安歇?”议题中隐含了一个“歇”字。而到了通天河时,情形又大不相同了。修行事业已到了鲲鹏展翅,一举冲天的前夜了(比如对吴承恩来说就是该将作品公诸天下了)。飞起来则是脚不沾地了。万一把持不牢(“hold不住”),摔下来,怕是要碎骨粉身(本篇第(二)章中会看到这种风险)。因此,人会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欲进又止了。


       所以,作者写的是“唐僧勒马”,问的是“何处安身”:真要在“空中”安身吗?能稳当吗?还是先在“地面”上再观望观望吧。这就象是一家创业初成的小公司,按道理应该加大投入,扩大规模,大举占领市场,充分掌握市场话语权。这就免不了要去挑战既有市场格局,与强手过招,难度不小,风险很大。于是,董事长踌躇再三,不知该如何决策,便向总经理提出问题(当然,小公司未必真会分出董事长、总经理之类的角色,只是说着方便)。对此,身为总经理的孙悟空答道:“师父,出家人莫说那在家人的话。”(要想把事业做强做大,就不能窝在家里小打小闹,小富即安。(多插一句,小富即安也是一种“安身”方式))。董事长追问道:“在家人怎么?出家人怎么?”(小富即安是怎样的?要做强做大又怎么办?)总经理快人快语直白道来:“在家人,这时候温床暖被,怀中抱子,脚后蹬妻,自自在在睡觉;我等出家人,哪里能够!便是要披星戴月,餐风宿水,有路且行,无路方住。”(一句话,岁月静好,只因有“行者”负重前行。)



       到这里,董事长默默无语,算是表面上认可了总经理的意见。但是,一旁善于揣摩上意的业务经理,此刻却站出来,提出不同意见。“八戒道:‘哥哥,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路多险峻,我挑着重担,着实难走,须要寻个去处,好眠一觉,养养精神,明日方好挨担;不然,却不累倒我也?’”(领导们把握大方向自然是好的,也要体谅下面的难处。最好能多给我们安排些学习的机会,再多配些汽车啊、手机啊啥的,能涨点工资最好,那样,下面干起活来才能实在出力。)总经理此时也不好骂人,只能以领导权威动员大家努力。“行者道:‘趁月光再走一程,到有人家之所再住。’”(大家再加把劲坚持一段,完成当前目标。合理的要求领导会考虑的。)至此,取经团队内部对于事业的发展方向已有了意见分歧,可从中体会到创新事业的艰难以及大家的畏难情绪。


       这样便引出了通天河拦路,大家沿河找路。“哪里有甚正路,没高没低,漫过沙滩,望见一簇人家住处,约摸有四五百家,却也都住得好。” 两个刻意凸显的“住”字,暗示了取经人(修行者)内心畏行盼住、留意求安的心理。接下来的一首诗词,明是写村庄住处,实是句句在写修行人彷徨于前路的尴尬心情:“倚山通路,傍岸临溪。”“倚”、“傍”二字暗示修行人害怕因追求大道而疏远了世俗人情,因此急于寻求心理上的依傍、支撑。“处处柴扉掩,家家竹院关。”世俗人情真的已经疏远了我了。于是,“沙头宿鹭梦魂清,柳外啼鹃喉舌冷。”我这个自命的世外隐士也不免感到孤冷凄清,难以自持。“短笛无声,寒砧不韵。”由此也感觉自己并非高才达人,不过是一支短笛,一块顽铁,既奏不出新曲,又找不到新韵。只见“红蓼枝摇月,簧芦叶斗风。”那分明是我的高远的心气和意志在动摇啊!我曾经的理想啊,似乎正在风中飘散!你听,你看,“陌头村犬吠疏篱,渡口老渔眠钓艇。”连他们都有自己的住处。可我呢?“灯火稀,人烟静,半空皎月如悬镜。”一时的喧哗热闹过去了,就剩我干晾在那儿,就如这悬在半空中的一轮明月,无处着落。恰在此时,“忽闻一阵白苹香,却是西风隔岸送。”我那遥远的美好目标却又勾起我内心的一丝悸动。“香”归“香”,悸动归悸动,那毕竟是隔着岸呢,眼下的彷徨才是真让人揪心啊!

       思来想去,还是先“住”下吧。于是——“三藏下马,……道:‘悟空,此处比那山凹河边,却是不同。在人间屋檐下,可以遮得冷露,放心稳睡。你都莫来,让我先到那斋公门首求告。若肯留我,我就招呼汝等;假若不留,你却休要撒泼。汝等脸嘴丑陋,只恐吓了人,闯出祸来,却倒无住处矣。’”一幅战战兢兢,想要回归做个在家人(哪怕是暂时的),惟恐为人所拒的虚怯心态跃然语端。

       这之后,三个徒弟以其旁若无人、粗鲁无礼的放肆表现吓跑了一帮俗和尚,招来了董事长的一顿痛骂:“这泼物,十分不善!我朝朝教诲,日日叮咛。古人云:‘不教而善,非圣而何!教而后善,非贤而何!教亦不善,非愚而何!汝等这般撒泼,诚为至下至愚之类!走进门不知高低,吓倒了老施主,惊散了念经僧,把人家好事都搅坏了,却不是堕罪与我?”这一番痛心疾首的训斥,哪里是“三娘教子”,分明是重新回归世俗人情社会的一篇“投名状”!

       到此,作者关于修行人依恋人生宜人舒适之“乡”的一番妙文、趣文基本告一段落。但也未真正结束,在下一回(第48回)更有一处点睛之笔,将意识深处的矛盾冲突显露分明。


       在第48回开头,八戒与行者变做童男女被送到灵感大王庙里,众人散去。“那八戒见人散了,对行者道:‘我们家去罢。’”八戒这句把他家(陈家庄的老陈家)当我家(即留恋旧家,陈即旧)的口误,于下意识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却是修行人心底里长久以来根深蒂固的、对寻常社会价值观念、人生目标、行为方式等各方面“心理舒适区”的固着。一个人心底里纠缠着这样的恋旧意识,修行又如何进步,如何脱胎换骨,如何能求得大道呢?与此差略相类的,孔子曾说过:“士而怀居,不足以为士矣。”(怀居,即留恋家庭舒适)。而行者的一句直白的诘问:“你家在哪里?”实在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他质问的不是八戒,而是修行人自己:你“家”在哪里?你当初为什么上路?其中拷问的已不是你初心如何,你还在坚守初心吗?而是你的归宿在哪里?你真正的向往是什么?身处这“亘古少人行”的通天河边,修行人面临的是要将初心升华,以达通天的高度,否则,前面就是“尽头路”,无路可行了。


       不信,请看第48回唐僧如何自剖心迹:“世间事惟名利最重。似他为利的,舍死忘生;我弟子奉旨全忠,也只是为名,与他能差几何!”这就是唐僧的初心。以这样的初心,势必要削足适履,屈从人意,如何能通天呢?那真是十世修行也不行啊!


       事实上,吴承恩在自己人生中的许多经历:参加科举考试、做贡生入太学、乃至当官等等,无不是对世俗人情的顺从与屈全,并不全是其本愿。而他在“贞观十三年”上巧设“机关”,其本意也无非是图名,这些行为本质上与他在此处所揭示的唐僧如出一辙。换言之,吴承恩此处写的唐僧就是当年的自己。而通天河故事也正是在作者对自己与自己的人生境遇的深入剖析中,一步步突破创新者自身的盲点与弱点,实现事业与自身的一次次艰难蜕变,迈入一重又一重人生的新境界,最终达到通天的高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4 0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农 发表于 2019-2-23 21:31
在吴承恩最终认可的第三版《西游记》中,他的这一早期思想片段,被他以一种更富创意和文学性的方式 ...

老农先生可否看过易中天的品三国和赵玉平主讲的水浒的智慧?品三国是以人物为主,性格鲜明,主题突出,综合评述,视角独特,见解独到。。水浒的智慧则是着重突出了人物的智慧,在困难面前,他们是怎样化解矛盾,平息事端,表现自我。从而成为了独树一帜的文学作品。老农先生品西遊也应有所侧重,每篇皆应突出一个主题,或剖析人物,或解析作者思想!个见,问好老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4 09: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农 发表于 2019-2-23 21:31
在吴承恩最终认可的第三版《西游记》中,他的这一早期思想片段,被他以一种更富创意和文学性的方式 ...

老农先生可否看过易中天的品三国和赵玉平主讲的水浒的智慧?品三国是以人物为主,性格鲜明,主题突出,综合评述,视角独特,见解独到。。水浒的智慧则是着重突出了人物的智慧,在困难面前,他们是怎样化解矛盾,平息事端,表现自我。从而成为了独树一帜的文学作品。老农先生品西遊也应有所侧重,每篇皆应突出一个主题,或剖析人物,或解析作者思想!个见,问好老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4 20: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斗山斗士 发表于 2019-2-24 09:26
老农先生可否看过易中天的品三国和赵玉平主讲的水浒的智慧?品三国是以人物为主,性格鲜明,主题突出,综 ...

斗山兄高见。其实我也期待能有从容论道的时候。只不过,《西游记》与那些小说的研究情况不同:时至今日,专家们对西游记的主旨、乃至作者是谁都争议极多,缺乏共识。我在这里尝试的首要还是正本清源,说清楚这两个最基本的问题。所以,我的文字也都是围绕这两点不断展开、推进的。比如“吴承恩密码”就是为确定作者挖掘的新证据。谈吴承恩不同版西游记的目的也是要厘清西游记的主旨。希望这样说,能让斗山兄及各位文友在浏览时能更容易抓到主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3-25 09:17 , Processed in 0.48492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