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Happiness lies not in the mere possession of money, it lies in the joy of achievement, in the thrill of creative effort.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出版投稿

查看: 1159|回复: 21

[自由诗] 应论坛诗友:曾克力之邀发一组获奖诗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30 19: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苏阿华 于 2018-8-30 19:34 编辑

175506jgx6bv45lgvi3en0.jpg

应论坛诗友:曾克力之邀发一组获奖诗歌,《镇江偏南的地方》(组诗)

文/江苏 阿华

【】冯家湾

冯家湾的树,零星的站着
冯家湾的风,掸掉瓦楞上的尘埃
就藏进老人咳嗽的袖口

不紧不慢的黄昏
麻雀也不紧不慢的收拢翅膀
它们消逝的时候,老槐树的枝干
捧着月牙儿

尖尾巴的小黄狗,趴在老人的脚下
像我躺在土坡上,总感觉
冯家湾的沉默,拼命似的抱我

一扇窗口,近一些,可见世间温暖
远一些,仿若黑夜里的灯
原野上,练习弯腰的草,因为葱绿
也被你欣喜的说着。。。。。。


【】冯家湾的女人

雨水反复清洗叶子的尘埃,你反复
选择黑眼睛、黄皮肤的魁梧
能不能把一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你宿命里的尖叫,要背叛村庄的灯火
疼痛之后,潮水把男人淹死,把男人像床一样
刻上花卉、纹龙,一辈子躺着

柔软是你的天性,凸起的肚子开始喜欢窗外的星星
开始听一些音乐;开始忙中偷闲悄悄查字典
好让炊烟里的祖祖辈辈,有缭绕的香火

男人出门的时候,你把日子捻成一根绳子拴着
晚上,就抱着娃儿练习做人的善良
2018.1.30

【】鸟们的世界

在低矮的栅栏上,总有一群麻雀
抬头、低头,梳理羽毛。残垣是挡风的屏障

它们跳下栅栏,小心啄食剩下的米粒
如有响动,就瞬间跃上栅栏,接着盘旋于屋顶之上

它们往返于虚无的空中,时光不紧不慢
它们像极了贫穷的村民,在风雨中谨慎的活着

鸟们的世界,此时,适合路口进来的阳光
适合渺小的安宁,动一动疲惫的翅膀
2018.1.26

【】生产队长

整个村子也挡不住冷。从路口回来
小黄狗舔着父亲的脚跟
阳光也跟进来,让磨盘上多了几声咳嗽

土地承包前,父亲是最后一任生产队长
每天哨子一吹,男男女女就像蜜蜂似的聚在
老槐树下
父亲得罪过很多村民,七角四分钱一斤的猪肉
赊回来,总是留给八十二岁的五保户
而我们骨子里的养分,是父亲在沟渠里捉来的泥鳅

父亲不善言语,哨子是他脖子上鲜亮的招牌
有时我们会在院子里赶一匹马
直到父亲的脊背蹲着一轮月亮
直到很晚、很晚的炊烟,被黑夜领走
2018.1.30


【】《手摇纺车

摇时光,摇生活,摇艰辛里漫漫长夜
檐角吊玲
偎贴小巷,硬生生被风供出贫穷人家的日子

灯火下,背影是你摇出来的,憔悴是你摇出来的
而摇出来的欣喜,温柔地
披在任性和调皮的身上。天空就飘起了雪花

见证是瘸腿的咳嗽,在小巷三十年的往返
其实,我也是被你摇大的
却一直没能在旧时光
摸一下瞌睡的眼神,叫一声疲惫的妈妈

【】看云之人

把自己看成了一棵树
活法。需要水,需要人民公社的泥土
和没有污染的空气

单纯是檐口饥饿的翅膀,扔下的孩子
喂。它也咽不下树叶上的虫子

缀满补丁的衣服,永远是善良
你学会怜悯、怀旧
学会乡下红花草,养育荒寂的土壤
学会多年后,袖口能装下穷人的乡愁

看云之人,一生伺候辽阔的乡野
我无法回到从前,也无法像你一样
看到民谚的鸟鸣,叫出1978年的春天


【】1978年的冬天:借米

鸟,在风口寻找一棵树
雪花降临时仍在左冲右突

从一扇门缝里走出来,我的袄子显得疲惫
我的双手要接住谁家的同情
在人民公社的路上,勒紧半袋米

父亲是强悍的劳动者,刚离去三月
母亲瘦弱,掏空缸底,在油灯下无语

那年头,风霜雪雨
村后的土苞苞,新坟,旧坟,比我更冷

那年头,母亲不敢回娘家
一盏油灯,硬生生捱过贫穷

那年头,在晚炊的灶头
我如一粒米,纯白,告别了饥荒

【】父亲


生产队里的土路,长满低矮的杂草,它的走向
通往四面漏风的原野
有时云朵落下来,牛犊就想回家
天空变得格外昏暗

吆喝不听话的牛犊,五里地都能听见
只是我还小,像雏鸟一样不知葱绿在穷人的眼里
是希望。而童年
从没在乎炊烟在瓦楞上飘
然后,父亲,被黎明四点钟的鸟鸣
丢在田垄边

阳光是看不到了,结痂的天气怎么恢复只能是
一片灰暗。野雀飞回林子
父亲在雨水来临之前,瞧了瞧
身后的炊烟,和母亲咳嗽中撑起的伞

母亲说,天亮了。一家人有你就是幸福



【】老婆婆

鸟叫三遍,风吹三次,祠堂四面漏雨
烛火摇散了虔诚

离开小村,小脚的婆婆弯着腰,臂上的
竹篮不知悲欢。
眼神,仿佛早年的炊烟袅绕

跨一条沟,过一道坎,神的姿态安于祠堂
老婆婆缓缓低下银白发丝的头

她膜拜,她露出从没有过的欣喜
与诸神交谈


【】故乡的路,就像一根细细的绳子

高一点的土坡在右边,低一点的河流在左边
中间是老槐树守着的小路
三两只麻雀叫天空

挎菜篮的老人,像一个移动的点
黄昏时推门。而夜晚,小村和田间的距离
坐满虚无的风

依旧是多年前的坑坑洼洼
路没人修,树没人栽
十二月的眼神,是十二月的路上
唯一喊住雪花的人

很窄的路,从村外到村里
就像一根细细的绳子
多年来,它始终拴着我的腰
怕我认不得回家的方向


【】《镇江偏南的地方》

运河在小村旁拐了拐,直奔偏东南
江南的水,最爱浪漫,把小村抱在月光中

徒步的羊角辫,等娘归来
举步维艰的稻草人,小麻雀喜极乐至

多远的距离,让一盏灯仰慕
运河之上,小木船拐了拐,打住、靠岸


【】《白娘子

我现在开始怀疑,金山寺的梵音
是白娘子布下的迷阵
也怀疑,雷峰塔倒掉之后
法海为什么不再四处斩妖除魔

每一个情节,曾经让我在梦里
痛恨无情的法海
白娘子无辜吗?不,她变成人的模样
注定一段孽缘,在尘世颠沛,流浪

从《断桥》到《水漫金山》
是一段爱的表白,是一场情的放逐
谁能拒绝,活在红尘中的美

其实,所有的爱已植入浮世
只是我们,从没有小心地去呵护并喂养



【】走着,走着。。。。。。

一条路走着,走着就遇到了河
风追过来,桃树站着,云朵不愿离开

村庄是旁观者。老人担水,孩子和泥
河流挺着木桥与小鸟交媾

此时,你走着,想要一滴雨水压住犬吠
想要桃花一次盛开,煽动熟悉的脸庞

喊你回家的人,是越来越暗的黄昏
是黄昏之后,一盏模糊的灯火
2018.2.1

【】土灶台

终于等到吉利的日子,父亲一早准备好
黄泥、砖块、白石灰和一截存放了三个月的芝麻杆

那时小,年一直是我们奢望的
土灶台,也要过年,成为父亲如此看重的家事

我们看父亲低头、弯腰、小跑。细节处
父亲用手指压压凸起的砖块,额头还有一撮泥

在乡下,新灶台必须在天黑前试火,必须让
芝麻杆燃尽了,才叫年年旺,年年高

重要的是,还要给灶神爷煮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点一炷香,两支蜡烛,磕三个响头
2018.2.2

【】老水缸

在墙角,老水缸,一蹲就是二十年
爷爷在的时候,是从村后的小池塘担水的
父亲在的时候,也是

老水缸不能空着。它要满满的
遇到雨天,池塘不在温顺
浑浊的水担回来,得抓一把明矾搅一搅

老水缸的隐忍,不会满腹经纶,不会沉默得
有一天自毁经脉。时间久了
青苔会取出黄历,而我的亲人也相继离开

现在,老水缸已无需担水之人
它的摆设,固定、淡然。总在不经意间活着
2018.2.2

【】梧桐

站在小村的影子里,虚无在不远处临摹
老瓦房承受不了,炊烟的样子
屋内的咳嗽挤出门窗时,雪花就来了

垫高了路口,梧桐便矮了一截。三两只麻雀
窥视它的孤独,也叫唤一瓣瓣雪花
轻轻的落在檐角

扭断梧桐枝干的背影,是昨晚咳嗽一直做的事
雪花来的时候,炊烟欠一次缭绕,小村的臂弯上
大黄狗颤抖地探了探门。。。。。。

2018.1.29

【】有多少星星不肯离去

木格子小窗是风打开的
咳嗽是从里面跑出来的
灰蒙蒙的眼神,是熄了的灯火
把梦中的孩子,种在童话里

池塘蹲在榕树下,有多少星星不肯离去
黑夜点亮萤火,被夜间归来的亲人
当一盏灯。他小心翼翼
掖一掖印花的被子,听一听梦中的呢喃



【】我们站着,彼此看人间

把燕子还给天空,谁能张开手臂
揽下整个山河

被时光牵出的梦,黄昏又再次领回来
我们站着,仰望是彼此内心的慰藉

有的是涤荡的枝条,和童话里遗忘的邮箱
只是混沌的日子,一封快递找不到回家的门

前方是落日还是模糊的村庄,已不重要
那些年,似乎所有的鸟儿都在唤一个名字

它们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叫着,盘旋着
垂钓上帝馈赠的安详,也供出我们多年的爱

【】长满荠菜的家乡

这里 ,长满荠菜
这里脚印没了,还会出现新的脚印

童年的羊角辫在阳光的土地上
奔跑。更多的,属于农谚的燕子
衔着泥土在屋檐筑巢


荠菜的家乡,我本无心
一条田垄,一片旷野,甚至潮湿的石缝
都会在童年滋润天真的遐想

风摇着这里的荠菜,也吹着我童年薄薄的衣衫
偶尔几声鸟鸣,从头顶飞去
却不见晚秋的景致,吻着我懵懂的心


卑微的活着是乡村的骄傲
是变卖的手指换来黄昏的炊烟
换来农家院子,一点点苹果的香气

只有在老家的田地,长得肥硕、饱满
只有到了秋天,在霜降之前
城里人才能挑挑拣拣,带回家



【】小水塘盛着半个村庄

小水塘盛着半个村庄,月牙儿挂在檐角
半里地,流萤的灯火挽着细碎的脚步

所有的风都已退去,坝子上的几棵树
像失去的亲人 怯怯地站着
黑夜冗长,鸟们无家可归

有些名字,见了就会心疼
有些背影想了,却再也见不着
小水塘盛着半个村庄,另一半长满藤蔓和杂草

从东到西,自南向北
这个长满荠菜的  家乡
唯一的淳朴,就是还能听到一只老牛的叫声
舔舐身边的枯草。。。。。。


【】苍凉,真实的存在

路上,飘着村庄看不见的尘埃
也住着进进出出,憔悴瘦小的女人
她一直低着头,腰间盘着旧俗遗落的一截截善良

倒背如流的往事,一戳即破
而温顺记得放牛娃的鼻涕和眼泪
也明白遥远的星辰,在某个夜晚要回细碎的呼喊

炊烟早就没了。每一粒鸟鸣,在林间喂养着自己的孩子
只有寂静的夜晚,在勤劳的肩膀
听三两句女人呵护穷人的月亮

她啜饮着悲欢离合,在幻镜里挽着旧时光
唯恐不慎,再也找不回。。。。。。

【】村庄史

活着的水,在夜晚供出蛙鸣
卧着的桥,时隐时现。只渡孱弱的萤光
光阴一直在虚度,它不要炊烟,不要牛犊
不要弯弯的小路挂在山坡上

背靠老死的梧桐,我无法言说泥土喂养的庄稼
雨水一直未来。诚实的蝉鸣
已被童年的竹竿,摇去了远方

村庄是个不会哭泣的老人
它沉默的时候,河流,伸向稀疏的果林
而果子挨着果子,叫不出彼此的名字

我想让月亮停一停

让一盏灯火,把离家的少年,从远方喊回来



作者简介:

笔名:阿华,华子。原名:冯金华。生于六十年代初,大学毕业,江苏镇江人。17岁习诗,在镇江市《增华报》《消费报》晚报发表处 女作。80年代起在《青年诗人》(阿红老师主编)《黄河魂》(河南)、《十月》《诗刊》《绿风》《金 山》杂志、《雨花》《诗潮》《山东文学》《星星诗刊》《华语诗刊》等及《悦读》杂志、《大风诗歌》、《中国现代诗人》、《北京诗人》、《核桃源》《齐鲁文学》、各类民刊发表作品,早期《兰花草》《爱你不要让我心痛》两部。《散文在线》驻站专栏作家,曾任中国情诗网论坛版主,航行诗刊论坛版主,中国散文协会会员。主编过《萌芽》诗歌报。《金山诗歌.》主编,获首届“英派生物”全球华语诗歌大赛三等奖。三获《悦读》杂志网络文学大奖赛二等奖,三等奖和优秀奖,首届“牡丹诗歌奖”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第三届《白天鹅诗歌奖》优秀奖,“格力杯”我的中国梦大赛三等奖,2015年中国大别山诗刊十佳诗人,《辽源日报》《关东诗人》“恋曲.2016爱情诗大赛一等奖,首届“南湖诗刊杯”全国征文大赛优秀奖,第二届廖诗蝶诗歌奖提名奖,星星诗刊中国红豆杯爱情诗大赛优秀奖,《绿风诗刊》同题诗赛一等奖和优秀奖等,及各类文学奖项。《苏北小院》入选《2016江苏新诗年选》2016•6成功举办首届闻捷诗歌奖(个人投资)。作品入选2013年,2014年,2016年度《中国诗歌》选本。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30 收起 理由
枝墨栌 + 3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0 21: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开心!刚过来就看到阿华诗友的《镇江偏南的地方》这组诗歌!谢谢诗友的真挚,我差一点让您发《华西人家》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0 21: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弯腰的草,颤抖的大黄狗,村庄的一幅幅图景,诗情画意,不悲不哀,词语清淡入眼,这样的生活很美好

谢谢阿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0 21: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字里行间,能感受阿华对故乡山水,风土人情的眷念和深情,尤其对冯家湾的依恋,冯家湾的人,一草一木,都是植根作者记忆里永远的美好!问好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0 23: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组是要鼎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0:1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独乐乐  不如众乐乐   顶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4: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学习,感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7:2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赞。把生活写得很有艺术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31 09:2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浓浓的乡情,非常好的组诗,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克力 发表于 2018-8-30 21:06
很开心!刚过来就看到阿华诗友的《镇江偏南的地方》这组诗歌!谢谢诗友的真挚,我差一点让您发《华西人家》 ...

不客气,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枝墨栌 发表于 2018-8-30 21:18
弯腰的草,颤抖的大黄狗,村庄的一幅幅图景,诗情画意,不悲不哀,词语清淡入眼,这样的生活很美好

谢谢阿 ...

感谢主编指点,赏读,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克力 发表于 2018-8-30 21:39
从字里行间,能感受阿华对故乡山水,风土人情的眷念和深情,尤其对冯家湾的依恋,冯家湾的人,一草一木,都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乙真人心之旅 发表于 2018-8-31 00:13
独乐乐  不如众乐乐   顶起来

感谢主编指点,赏读,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09: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纸墨情缘 发表于 2018-8-31 04:38
收藏学习,感谢分享。

感谢编编指点,赏读,问好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8-10-15 21:50 , Processed in 0.47165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