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If I didn't define who I was and what I wanted,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229|回复: 6

[连载小说] 瓦洛兰的破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21: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被忘却了的故事
以文字形式被记载下来的人类历史,只有数百年。
但在一些上古的器物上,在那些简陋的图画中,记载着人类遥远至万年前的曾经。
其中缺失了的那段历史,是人类最大的忌讳,最痛的伤疤。
那时的人类,因为孱弱的肉体与平庸的资质,只能在野兽爪牙的缝隙间苟且。
在占据了这世界的主导地位之后,人类以不惜一切的疯狂毁灭了能证明这段历史的一切事物。然后,将这段记忆封存,与那些曾经的霸主一起,永远地埋葬在了那遥远的记忆之中。
……
千年前的瓦罗兰。
一处人类的集聚地。
被鲜血染红的地上,躺着两个双腿被打断的男子。周围,围着数十个人。其中几人的手上,还染着鲜血。
两个男子已经认命,空洞的双眼望着天空,麻木的脸上满是绝望,如同尸体一般沉默。
但是他们还不能真的变成尸体。因为他们如果死了,这一切就都没有意义了。
一群人在炎日之下等待了许久,直到远处逐渐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那影子所代表的,或许就是是他们所要供奉的守护者——那种只要吃饱了就会将他们当作储备粮庇护起来的的野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让他们得以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大陆上苟且的守护者。
时间缓缓流逝,那影子逐渐变大、清晰,清晰到足以令人类那迟钝的双眼看清它的样子。
相对于平时捕猎,它现在的速度很是缓慢。因为它不急,它知道自己的猎物不敢逃跑,因为它们承担不了自己的怒火,哪怕能侥幸存活,他们也是无处可去。
但所谓的缓慢,只是相对于它平时的速度而言,对人类来说,仍是不可追及的速度。
在看清了野兽的样子,确定了其守护者的身份之后,那数十个人立刻转头跑开,唯恐被野兽追及当作额外的食粮。
巨大的影子,缓缓遮盖了躺在地上的二人。虽然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了存活的可能,但那两个人仍是本能地用手撑起身体向后方挪去,试图拉开与野兽之间那微不足道的距离。野兽仍是慢慢走来,用紫色的瞳孔欣赏着二人那压抑不住的恐慌与绝望。以此,作为自己进食的佐料。
野兽终于走到了两个人身前,低头,用爪子按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腿,锋利的牙齿缓缓闭合,抬起头,在那人的惨叫声将他的断腿撕下。简单地嚼了几下,咽下去,又低头,撕下另一条断腿……
鲜血渗入大地,惨叫声,响彻荒野。许久之后,野兽已经离开,惨叫声早已停息,原地,只剩下了两具残破的骨架,诉说着亡者的绝望与悲戚。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瓦罗兰的各个角落。每时每刻,都有人作为献给野兽的贡品,被族群所牺牲、放弃,在绝望中迎来自己的死亡。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弱者想要在这世界上生存,就要注定要牺牲某些东西。野兽接受了贡品后,一段时间内便不会再来,甚至还会为了保护自己的食粮而驱逐其他野兽。用一部分人的生命换来整个族群暂时的平安,对于人类这种弱者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相对公平的交易了。
人类,猴子的一种失败的变异。作为一种有趣而又美味的食物,凭着野兽们对他们的怜悯与珍惜,在这世界上苟活了数千年。
绝大多数的人类,早已认命,接受了自己作为食物的命运。他们也曾反抗过,但反抗的结果,实在太过惨烈。不论付出多大努力,反抗到最后,也只是野兽的加餐。
有人还是没有放弃,仍不肯接受这作为食物的命运。他们往往强于寻常人类很多,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大部分人类的力量实在太过薄弱。哪怕杀掉了圈养他们的野兽,也很快就会有其他野兽出现。最终,他们的反抗只会给族群带来鲜血与死亡。所以,族群中有人羡慕他们的力量,但全都不欢迎他们的到来。
他们是被放逐者,人类中的强者,不受弱者欢迎的强者。他们脱离族群独自在瓦洛兰上游荡,徘徊在生与死之间。人类一向尽力繁衍,因此数量很多,强者其实也不少,但能在这残酷的世界上活下来的,就实在太少了。
所幸就算弱小如人类,也总归会有那么几个无法用常理解释的怪胎。他们拥有着过分强大的能力,在瓦洛兰四处游荡的他们,甚至可以把那些野兽当成自己的食物。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已经算不上人类,应该算是食物链上更高层一些的存在。而且有时,他们也会把人类当作食物……
………………
他抬起了头,看向了不远处那通体漆黑,像是石穴却又明显不是的东西。
那,完全不像是应该存在于这个原始世界的东西。
那是什么?他思索着,低下头趴在地上,在与环境融为一体的野兽皮毛及夜色的掩护下缓缓向前方挪去。距离虽然不长,但他必须时刻注意那几只野兽的动作,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当他挪到那里时,时间已过去了不少。
但只要没出问题就好。他趴在门前,从门缝中塞入了一只虫子。然后,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等待着虫子死亡时发出的爆裂声。
等了许久,依然没有听到从塔里传出的丝毫声响,传入耳朵的,只有不远处那几只野兽行走时带起的沉闷脚步声。
看来里面比外面要安全些。他这样想着,回头瞥了一下在他后面四处游荡的那几只野兽,身形暴起撞开了门,迅速闪身进去,落地后顺势一个翻滚,以蹲姿静止在了那个地方,不再发出一丝声响。外面,传来了野兽暴怒的吼叫声与奔跑声。然后,门,缓缓闭合了。
封闭的塔中,没有一丝光亮。他隐藏在这片黑暗中,等待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等了许久,仍然没有任何危险的迹象出现。
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慢慢移动着。
依然没有任何危险出现的迹象。他循着记忆走向入口的位置。摸索着走过去,直至手上传来了某种冰冷的质感。
他试着推了下。
推不动。他的眉头在黑暗中皱了下。推不开这个东西,也就是说,他暂时是出不去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在达成自己的目的前,自己也是不打算出去的。
他转过身,在黑暗中行进。
四周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视力在这里已经没有了意义。
仔细听着传来的声音,但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以及走动时带起的轻微摩擦声。这里,似乎只有他一个生灵。
他慢慢地前进着,谨慎小心,提防着任何可能发生的危险。
时间缓缓流逝,前方依然是一片黑暗。
他突然想到了某些被他无意之中忽略了的东西。
然后,他跑了起来。在无尽的黑暗中极速奔跑着。
最终,体力消耗过半的他停了下来。
原来,危险早就来临了。黑暗中,他喘着粗气,心沉了下去。




长篇试水,当初的思路是英雄联盟的背景故事,不过前期不会用太多联盟人物,尽量一天一更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于 2017-10-12 22: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有水平。努力,一定能成功。很有文学功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2:53: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尘浮 发表于 2017-10-12 22:43
语言有水平。努力,一定能成功。很有文学功底。

嗯,借你吉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在黑暗的尽头

沃格勒特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了。
刚开始还能凭直觉大致估量一下,后来可以凭借食物的消耗情况进行猜测,但在连食物也早已消耗完的现在,时间、距离,一切已经完全无法判断了。但自己走过的路,至少,也有数十万米了。
在这无尽的黑暗与永恒的死寂中行进这么久,不知道方向,看不到希望,即使是强韧如沃格勒特,在食物耗尽之后,也是几次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他已经开始后悔进入这里。再危险的地方,只要明白危险在哪,尽力去避免,总归会有那么一线生机。而现在,他连危险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更别说如何去避免了。
无法脱离危险,那就是必死了。
但莫名其妙死在这里,他实在不甘心!
但在这里活着,是一种比死亡要可怕得多的折磨。在这死寂黑暗的空间里,没有声音没有光亮没有终点,向前方不知走了多少万米,仍然没有走到那在外面看只有数百米的尽头。
不过,这种痛苦也受不了多久了。
尽管长期四处游荡,几天不吃饭也没问题,但他上次进食,肯定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腹内传来的饥饿感,正逐渐抽离他的力量。缺少补给的他,越来越虚弱。就算黑暗中没有隐藏着什么,他也是要被饿死在这里了。
前方,还是无尽的黑暗与死寂。没有出现任何能让沃格勒特感受到危险的东西,但就是这单调乏味的黑暗,带给了他难以承受的折磨与绝望。明明只要几秒就可以跑完的路程,却像是走了数年。
他仍在前进,向着那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的前方。
或许是错觉,但他似乎看到了一束光亮。或许光亮本身很是微弱,但在那无尽的黑暗中,却是耀眼的难以忽视。
终点吗?可是,还是太远了……
身体,似乎逐渐失去了重量。意识,也开始模糊了。
要死了吗?比想象中来得要快啊…………
不甘心,不甘心啊…………
但再怎么不甘心,疲惫已久的身体在耗尽了力量之后,还是缓缓倒下了。意识,就此沉入黑暗……
…………………………………………………………………………
将沃格勒特从黑暗中唤醒的,是遍及全身的疼痛与温暖。
意识慢慢复苏,他睁开了眼。
看到的不再尽是黑暗。因为有一个在半空中漂浮,散发着微弱光亮的“人”。微弱的光,勉强布满了这一处空间。那家伙的外表与人类极像,但人类,绝不可能生活在这种地方!
“醒了。”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终于等到了……”
“…………”
“你有名字吗?”
回应他的,仍是沃格勒特的沉默。那双狭长阴冷的双眼,带着难以掩饰的愤怒与杀意,一直死死地盯着他。
“是我把你带出来的。那个陷阱,不是我做的。”他在瞬间便明白了沃格勒特愤怒的根源。用简短的几句话,消除了沃格勒特的愤怒。
“沃格勒特。”沃格勒特低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眼中愤怒不再,但依然冰冷。那家伙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但是对于他人,还是不要太信任的好。在确定一切之前,还是要提防着这个未知的家伙。
“有话直说。”因为太过饥饿,晕眩感一阵阵传来。
那人伸出了手,一束光亮射向沃格勒特,沃格勒特瞬间从饥饿带来的晕眩感脱离出来,迅速闪向一边。但因为饥饿,动作始终还是慢了一拍。光束,还是击中了沃格勒特的身体,但带来的,却不是预料中的疼痛。而是温暖、舒适,饥饿感迅速消失,力量在迅速恢复。但那人,似乎更加虚弱了。
“我的名字,是基兰。”
“你到底想干什么?”虽然有所缓和,但沃格勒特的声音中,还是不带有一丝友好。
“我需要你的帮助,沃格勒特。”基兰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已经被关在这里数千年了,沃格勒特,我知道你能明白这种痛苦。”
的确,沃格勒特能理解那种痛苦,那无穷无尽、永无天日的黑暗。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那种痛苦与绝望。也正因都经历过这种绝望,沃格勒特对他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些。至少,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冰冷。
“公平交易。”沃格勒特淡淡地提示道。毕竟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毫无条件的帮忙。想要得到他人的帮助,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在这自己都不能保证自己生存的世界上,哪有谁会闲心为他人无偿奉献。
“你后方,有一个箱子,打开它,里面的东西,会让你满意的。”
沃格勒特缓缓后退,直至箱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蹲下身子,缓缓打开。
箱子里的东西很少,仅仅是两件武器,一把短刀,一把短剑。短剑之上有清风环绕,短刀之上则有金色符文环绕。沃格勒特能明白它们的不凡,但武器,是人类制作的。人类制作的武器,在那些野兽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这筹码根本不够分量。
“……”将两件武器拿在了手中沃格勒特依然沉默无言。
“它们比你想象的要强得多。”基兰淡淡地叹了一口气,“算了,你以后也会明白的。”
基兰的手中,多了一个沙漏。沙漏中的沙粒缓缓落下,下落的速度,在逐渐减慢。沃格勒特想抬起手接过沙漏,但下一刻,他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动作变得异常的缓慢。
时间,变慢了?面对着从未出现过的异状,他在心底问着自己。眼中流露出了无法掩饰的渴望。有了这个,就能控制时间吗?那么这世界上,还有自己去不了的地方,得不到的东西吗?
在他的手碰到了沙漏的时候,时间流速又恢复了常态。
“我答应你了。”沃格勒特将沙漏攥在手中,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
“那两把武器,其实不比这个差。”似乎因为沃格勒特的不识货而有些郁闷,基兰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而后,低沉的声音继续响起,叙述着那不为人知的故事。


。。。昨天晚上怎么也登陆不上,没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神、人、器
瓦洛兰大陆,有着神的存在。
神,是它们对自己的称谓。但如果究其根底,其实他们也不愧神的称号。
它们是由这大陆上多余的元素凝结成的生灵,每个神都对应着一种元素。它们由元素组成,也能掌控元素,举手投足间便可令天地变色。在力量层面上,它们是最顶级的一层。但从外表上看,与它们最接近的,却是在这世界上最为孱弱的人类。这不是巧合,但其中的缘由,基兰并不想告诉沃格勒特。他只说了一点,人类,可以最大程度承载神的力量。也就是说,人类,可以成神,成为这个世界至高的存在!
但基兰不打算将自己的力量传给沃格勒特。因为神,是由力量衍生出的生命体,失去了力量,也就是失去了生命。神只要本源未受损,便是不死的存在,但只要本源受到了一丝损毁,神就必须面对自己遥远但必将到来的死亡,基兰的本源,已经十不存一,即便他是时光之神,也无法阻挡死亡的到来。谁都不想死,尤其是生命极其悠久的神。他知道怎样延续自己的生命,但他被封印在此,无法出去实现自己的计划。因此,他必须寻找能帮助自己的人,足够强大,足够聪明的人,帮助他完成那个几乎是痴心妄想的疯狂计划。
但他没有想到,他居然等了数千年,暗无天日、死寂无声的数千年。终于,等到了一个能在无尽空间里坚持到他的援助的人。他不想再等了,所以,他把灵风与智刃这两把对神灵也有着相当诱惑力的武器给了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
灵风是风神用过的武器,挥斩之时带起的旋风,会令使用者的速度达到一个极限。智刃上的符文,是一个神灵迎接死亡之时用自己所有能力凝结而成的,如果参透了这些符文,就得到了那神明死亡时所得到的力量。这两把武器,就是对神明都有一定的诱惑力,如果不是实在承受不了这里的痛苦,基兰也不会把它们送给给沃格勒特。必须成功,不然他就只能在这里等待死亡。他还有数千年的寿命,如果成功了,他不但能再次获得永恒的生命,而且还能脱离这该死的永恒之塔,重新享受自己作为神的权利。但如果失败了……想起那绝望的千年,基兰根本不敢去想象失败的后果。
“沃格勒特,你,一定要成功!”基兰看着逐渐远去的沃格勒特,眼中闪烁着祈求与渴望。如果我能出去,那些家伙……
离开的沃格勒特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下基兰。在眼神交接的一瞬间,他的眉头死死地结在了一起。
在黑暗的空间里前进了许久,沃格勒特的眉头仍死死结在一起。他忘不了基兰的那个眼神。那种凶残、阴狠的眼神,其中的怨毒之色令人不自觉地心生恐惧。他曾见过类似的眼神,从他自己身上,在自己最为疯狂的那段时间。那是,浓烈到了极致的愤怒与怨恨,其带来的,是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报复。
路,到了尽头。前方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阻挡了去路。沃格勒特拿起中娅沙漏,轻触前方那被叫做大门的东西。微弱的光亮在黑暗中闪现,大门,缓缓打开。
外面,是白天。阳光之下,是野兽们的领土。
沃格勒特缓缓走了出去,心中有事,不代表他会忘记那几只总是在这里徘徊的庞大野兽。现在是白天,在这广阔的平原上,他根本无法隐藏自己的行迹。尽管基兰给了自己不错的武器,但他还是小心为好。毕竟在大多时候,武器是派不上用场的。
谨慎地走出了一段距离,不出意料的被发现了。
一只体长十数米的黑虎对着这个卑微的入侵者怒吼一声,自一块巨石上跳起,扑向沃格勒特。
沃格勒特看向身在空中黑虎,用尽全力将手中的灵风投了出去。然后,他愣住了,险些被黑虎的身体压住。他有些狼狈地闪开,然后看向那只黑虎的尸体。黑虎,是野兽中的佼佼者,其皮毛足有数厘米厚,人类的兵器根本无法伤到其任何一处,哪怕是眼睛,只要黑虎闭眼,人类也将无可奈何。尽管沃格勒特是游荡者,是人类中顶尖的存在,但碰上黑虎这种皮实肉厚的野兽也只有跑路的份。但就在刚才,黑虎被他扔出的一剑刺穿了心脏,瞬间被击杀了!
沃格勒特站在那里看黑虎的尸体看了许久,终于想起来处理这具尸体。他顺着鲜血流出的方向,找到了那极细的一线伤口,然后掏出智刃,智刃之上符文闪烁,轻而易举地割开了黑虎的皮肉。
伤口被逐渐扩大,沃格勒特甚至进入到了黑虎身体内部。但一番寻找后,根本没有找到灵风的踪影。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有些荒谬的可能,他继续顺着伤口割裂黑虎的身体,最终,他从另一边钻了出来。
回头看着那具庞大的尸体,沃格勒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似乎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了。自己扔出的灵风,洞穿了黑虎的身体,在将其击杀后,余力未尽,飞向了远方……
看来基兰给了自己了不得的东西啊。
但想想他想让自己做的事,似乎这也算不了什么……
当务之急,还是要把灵风找回来。这种宝物要是被自己莫名其妙地丢了,那就太过心疼了。他用智刃草草地割下了几块黑虎的肉,然后向着自己扔出灵风的方向跑去了。
他在荒野上跑了许久,在感到疲惫想要歇下来时,看到了一个人。
应该也是游荡者吧,那破旧的衣服,满身风干的血迹,看起来实在不像一个食物应该有的样子。但这些,对方是什么东西,其实都是次要,重要的那人手中拿着的武器,一把是残破不已的黑色唐刀,另一把,就是沃格勒特不久前扔出的灵风。
直接索要,要回的可能性实在太小,哪怕人类不重视兵器,但谁都不会放弃任何生存的筹码。所以,在很多时候,这类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如果双方都不愿意退让,那么,就看谁能活到最后了。
“你,把那把短剑放下,离开这里。”沃格勒特提起了智刃,对着不远处的那个人。





................这网站有人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写得很不错,更主要的是,能看出来很用心在写。
而且感觉从第三章章开始,故事缓缓展开了,稍微有点慢热,不过期待后面精彩的故事!
问好~火车一直都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以慌趟之名在起点中文网站发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10-20 07:33 , Processed in 0.41944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