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If I didn't define who I was and what I wanted,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240|回复: 53

[短篇小说] 宋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6: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玄鉴2017 于 2017-10-13 15:42 编辑




    虽然宋耳的父亲是海军学院的一名教员,母亲是一名部队医生,但丝毫没有阻止他学习成绩的糟糕程度。勉强上了一个私立大学后,父母通过关系让他进了一家国企,做了后勤部的一个小采购助理。他父亲对这个职位还算欣慰,他母亲总觉得亏待了儿子一样。好在三年后,他升为采购主管,当然,他的母亲没有少做工作。他母亲一直认为是他那只发育不良的耳朵阻碍了他的前程,每每也抱怨她的丈夫当年抽烟喝酒的恶习。


    等到了婚娶的年纪,他的母亲动用了所有的关系,也未能如愿觅得一份良缘。她恨铁不成钢,也恨自己怎么生了一个这样窝囊的儿子,大声呵斥道:“你见了那女孩,低着头做什么?那眼是用来看人的,那嘴是用来说话的,你就不能灵活主动点?你今年30了,和你一般大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宋耳一开始还坐着听听,时间久了,也就当作自然,溜达着就下楼了。

    在他31岁的时候,他母亲乡下的远亲终于给他找了一个媳妇,刚28岁,虽是乡下的姑娘,却长的俊俏,性格活泼,在城里也工作了六七年了,那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和城里姑娘一般无二。最令他母亲满意的是,姑娘是个正规本科毕业的大学生,至于家境和户口也不再计较那么多了。

    姑娘名字也喜庆,叫华彩,每天哄的宋耳的母亲喜笑颜开。宋耳本就不善言语,多亏姑娘主动,年底就办了这门亲事。



    有了华彩的开朗性格,宋耳也变得活络起来。一年后,华彩的肚子还没有动静,可知这一年来,宋耳母亲天天盯着这肚子,连班都不让她上了。她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外出购物,陪婆婆走亲串门,基本啥也不干。宋耳母亲带他们两个去了医院做检查,医生说是她的问题,她平时有痛经的毛病,也就配合着治疗。折腾了一年,还是没有成效。

    华彩是个精明的姑娘,原本想趁三十岁前,尽快要个孩子,也算安稳的成为一个城市人了,从此自己的孩子也就成了城市人。一个乡下人找一门好条件的人家不容易,有房有车,公婆都是体面人,老公虽说不是干事业的男人,起码老实安稳,疼爱自己,想到这些,她就偷着乐。目前孩子这事让她对拥有的这一切突然不确定了,婆婆的态度也变得生冷,宋耳又恢复了往日里的沉默。她打算出去上班,起码要有养活自己的能力,她告诉了公婆自己的想法,公公退休了,很多关系也不大好用,好歹去了一家企业,做办公室文员。

    突然一天,宋耳告诉华彩:“我想辞职不干了。”

    “那你要干啥去?工作不是挺好的吗?安稳,工资也还行。”

    “公司要裁员,我领导出了问题,被查了。”

    “你也有问题?你老实,谁不知道。再说,你出来能干啥?”

    “我想自己干。”

    “就你?”

    宋耳半天不说话,手里拿着一张彩页翻过来覆过去的看着。“我想去里岔租几十亩地,种核桃。”华彩忽地站起来走到他面前说:“真有想法啊,农村人都跑来城里打工了,你要跑去农村种地?我们家就有十亩地,全荒着,最多种上些白杨树占着地。要是挣钱人家不早都去种了。种十亩花生你知道一年能收多少钱?你还种核桃,你种过吗?你去哪卖去?”她生气的走来走去,骂了一句:“彪子”。

    周末,宋耳和华彩去了父母那吃饭,宋耳对父母说了要去乡下租地种的想法。宋耳父亲说:“你那领导,也太贪了,几百万都敢。你们这些小鱼小虾的人家谁还敢用?下来就下来吧,男人,自己干点也行。”华彩才知道,宋耳是失业了,被他领导给一起拉下来了。婆婆开始不同意,看着宋耳手里的宣传单上说的各种好,心想着,也许儿子也能做点有出息的事。她也还有自己的另一个打算在里面。

    里岔离市里100多公里路程,宋耳又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方便拉点货什么的。他父母陪他去签了合同,主要是他父亲在那里有个朋友是某个局里的小领导,打了点官腔,说了些客套话,请他们吃了一顿饭,心里踏实了不少。

    五十亩地,一亩地300元,包了10年,总共花了15万。他父母给了20万,就他的工资,这些年也没有积攒下多少。现在是深秋,正好做好明年春种的准备。他首先打算在地头的合适位置建两间房子。建房的包工头说,建两间少了,起码四间,以后要放货还有其它的备用。他觉得对,就建了四间房子。荒山野岭的,离村落虽不远也有些距离,又买了一只狗,浑身黑色,取名小黑。水也是问题,自来水过不来,远处水库浇地可以,喝不行。工人说,可以打一口井,这里水甜,没污染。他就请人打了一口井,杂七杂八,安营扎寨完毕用了一个月,至少又花了10万元。期间他的母亲来过多次,给他带来了吃的,用的,叮嘱他一定要把“滋补品”吃了。宋耳看着那些“滋补品”,说不出的滋味,闷闷地说:“没用,不吃了吧,那味道实在难闻。”他母亲扭着头,阴着脸使劲的把药摔在地上,他悄悄地去拾起来,一口气喝了三包。

    看着这一片地,他心中充满了希望。在当地农民的建议下,他打算种山药,不种核桃了,先挖深沟放肥料,松土。秧苗也订好了,只等一开春来种植。一晃快过年了。华彩来过两次,他们大多时间打电话。这天他欢喜的给华彩打了电话,说晚上回去,华彩淡淡地答应着。



    他黝黑的脸和粗糙的手,一幅农民的憨厚样子,在门口脱鞋袜。华彩扔到沙发一套衣服,让他先去洗干净再出来,说着把他的鞋袜扔到了垃圾筐里。他默默地去了浴室,半天出来,穿上睡衣。额前的头发长了,遮着他的眼睛。华彩抱着胳膊站在卧室门口说:“锅里有面条,你热热吃吧!”说完就去了卧室。他热了下搅成一个团的面条,巴拉了两口,也去了卧室。华彩背对着他,玩着手机,看他过来,刚才脸上的笑意一下收了起来。把手机掖在枕头底下,盖了盖被打算睡的样子。

    宋耳关了灯,来拥抱她。不知道是那滋补品的功效还是时间久了没在一起,闻到华彩身上的香味,一股冲动撞击着他。华彩开始不配合,被他挑逗的厉害,两人也就抱做了一团。早上,华彩问:“你这就不走了,过了春节走?”他说:“嗯,明年开春就去,定了山药种,当地人说,那地适合种山药,山药价钱也好,我研究了下,种玫铁棍山药是最合适的。”他正兴奋着种植的乐事,华彩问:“到时卖给谁?”他躲闪了眼神说:“有货还怕卖不出去,肯定有要的,那些批发的小商人就能要。”华彩哧了下鼻子说:“人家农村人都往城里挤,你努力去当农村人,哎……”华彩打扮好,要去上班了,精致的小模样,真是个美人。宋耳摸了下残缺的小耳朵,觉得自己很幸福,娶到这样好看、聪明的媳妇。

    他每天早晚他给华彩做饭。每看到华彩喝中药治疗不孕症,他心里就感觉愧疚,有心和她坦白,又怕失去她。他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紧闭着眼睛,想到母亲在医院告诉他的话:“是你的毛病,精子都是死的”,他就抓狂,他就想逃得远远的。刚来家的那晚,他们和谐的在一起过,接下来的日子,他每次都心不在焉,毫无兴致。华彩心里本也对自己不能生育有愧疚,两个人在房事上都不再主动。



    种植葡萄并不是轻松的工作,他没有经验,去请了当地的师傅过来,每个月给人家4000元工资。又找了些钟点工来拔草、浇灌等工作。从春到秋这个过程非常漫长,期间做的工作繁琐劳累。他勤恳,把精力都放在上面,和工人们一起吃睡,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农民的样子。山药收成不错,市场上所有的山药都不错,所以价格也就卖不上去,没有办法,他只能低价销售,不然山药就都烂在地里。他的父母也到处找单位托关系销售,他自己想了个办法,想让华彩在小区门口去卖。华彩不干,他自己找了门口的门卫给代销,给人家提成。

    收成完了,算了下账,不算基础设施,只算人工和农药化肥,没赚钱。他宽慰自己说,这是刚开始干,再干干就有经验了,那有一下就挣钱的,明年就好了。想到这,想到这一年来他学到的经验,他就感觉前面有希望。

    华彩并不这么看,她摔着脸,越来越不愿意和他说话。她自己一个人看电视,睡觉也睡在沙发上,只要他在家,连吃饭她都不在家吃,甚至觉得没有给他生孩子是对的,她甚至想要离婚,掂量再三,觉得自己要是离婚了,还不能生育,年龄也大了,再找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并不容易。她咬牙和他一起生活,一看他和家乡那些男人一般模样,就觉得厌恶。

    第二年,宋耳打算拿出20亩地种生姜,生姜好管理,还能卖高价,这几年生姜一直价格平稳。他不知道,华彩家以前就是种生姜的,后来不赚钱,全部种成花生了。生姜看起来好种,那得会种,储存需要井窖,主要还是销路问题。看着市场上的生姜价格高,农民们出售的价格实际是很低的,钱都被二倒手的商贩赚去了。听他说要种生姜,华彩没吭声,也不参与。宋耳说:“工资卡里的钱给我5万。”华彩扯着喉咙说:“你要把这个家败了才罢休是不是,你就是回来去当个保安,也比这样强吧!不是我说的,今年还是赔。没钱!”说着她就扬长走了。他给华彩写了借条,最终华彩拗不过他,还是把钱给了他,给他的那刻,她绝望了。

    六月的一天,热的很。华彩顶着太阳来了,晒的黝黑的工人和宋耳正坐在地上吃着西瓜,看到这么精致的人儿,散发着阵阵香气,工人们都看直了眼。宋耳带她去看了生姜,生姜出牙出的好,但是也容易生病,华彩建议他尽快用药。宋耳说毒性大的药不能用,不然生姜有毒,对人也不好。华彩憋着一口气,强装平静地说:“你倒菩萨心肠,到时姜全烂了根,你一分钱不争,你就不用想对人不好了。”

    不过今天她很温柔,给宋耳带了吃的,全是肉类,也带了酒来。晚上她第一次留了下来!

    宋耳激动的掉了眼泪,摸着她的腰,亲着她的脸……这是半年来,他们第一次在一起。一大早,华彩就要走,看着桌子上的中药包问:“你怎么也喝药?病了?”他支吾着说:“是妈,拿来的,我没来得及喝,是补品,不是药。”

    要说这近两年来,他的母亲一直未放弃,到处弄偏方给他试。同时婆媳关系也不如刚开始那般融洽,相敬如宾。最多逢年过节一起吃个饭,对于这个媳妇,宋耳母亲也是暗地观察,就怕儿子不在家,会发生红杏出墙的故事,经常借宿在华彩家。好在一切都在轨道上!


    宋耳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呆呆地坐着,不知道是激动过度还是惊讶过度。华彩来电说她怀孕了。他先是激动,颤抖的手给母亲拨电话,拨了好几次才成功,母亲也激动,说话都颠三倒四的,要马上去看华彩,也让他尽快回来。一家人都在喜悦中,他母亲还给华彩定了一个五星级酒店去庆祝,要请华彩的父母一起过来。华彩很平静,说才一个月,不要搞的动静太大,等过了三个月再通知大家。

    宋耳母亲偷偷的拍着他后背上说:“看来那些药真管用了!”,宋耳尬笑了下,其实那些药他根本没有喝,都扔了。他让自己不要多想,可是自己偏偏就想的越多,是自己的病好了还是?他没有勇气想下去。

    匆匆回到田地,葡萄正是丰收的季节,今年的价格比去年好,但是收成不大好。今年雨水多,很多长了霉烂病,甜度也不大。指着生姜能卖个好价钱了。

    三个月后,华彩的肚子大了起来。生姜收成一般,但保住了本,通算下来,今年挣了3万元。宋耳心里激动,总算没有白忙活,有了盼头,对来年的干劲也更大了。看着华彩的肚子,他并不是十分高兴。鼓起勇气,宋耳去另一个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和第一份结果一样。

    他自己一个人去了光秃秃的田地里,小黑已经长成大黑了,撒欢的向他跑来。没有植被的土地上,没有半点生机,攥起一把黄土,这个男人哭了。大黑伤心的看着主人,他走一步它跟一步。

    他选择了沉默,等待孩子的出生。

    华彩用手支着腰,拉着腔让他提前去买这买那。还说:“你一年累死累活挣了3万块,还把家扔了,我一年也见不到你几次。你在城里找份工作,捡垃圾也能挣个3万块吧!何苦呢这是?以后有了孩子,我自己一个人根本不行。明年你就别去了,把地包给别人,别孩子长大了,别人看不起。”宋耳生平第一次大声说了一次话:“种地就被看不起?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父母了?孩子…..”华彩忙岔开话头,让他去买东西。

    华彩自己最清楚这个孩子的来历,她对宋耳是愧疚的,也就不敢对他要求太多。想起和她的老板在一起的日子,心里就泛起涟漪,那才是男人,儒雅、风度、温柔、浪漫多情…..当她发现自己怀孕后,即惊恐又喜悦,自己的不孕症竟然好了。她告诉了老板,老板的表情换了,他不耐烦的让她去拿掉。她立刻明白,老板不过是一时的,宋耳才是一辈子的归宿。所以她去了一趟宋耳那里。当她告诉宋耳怀孕的时候,其实那时孩子已经两个月了。

    她原本想打算和那老板断了,好好和宋耳过日子,可是宋耳的固执、不解风情让她痛苦难忍,他身上的味道、模样、表情……日子总觉的过不下去。这些天,宋耳出去又没有回来,她心里又满是委屈。

    这夜,天很冷,老板约她出来。看着她的大肚子说:“是我的孩子?要是是男孩,就给我留着吧!”还带她去找熟人做了B超,是个男孩。老板承诺给她买房子搬去住!他们把车停在路边,亲密的温存了一番,她在他怀里找到了做女人的幸福感。

    宋耳偶尔回来一趟,正月初十,华彩生了,是个女儿。她不愿碰这个小婴儿,眼泪在被子里吧嗒吧嗒的流个不停。李耳的母亲欢天喜地,一刻也不肯离开孩子,老两口对这个孩子倾注了全部的爱。

    出了月子,华彩和老板见了一面,她臃肿的体型,随便的穿搭,神情落寞,好像做了对不起老板的事情。老板唉声叹气地说,即使是个女儿也不能亏待她,给她拿了一张卡,说是定期给她打钱。

    华彩有华彩的算盘,她快速减了肥,不再给女儿吃母乳,在孩子5个月时去上班了。她和老板更加恩爱起来!没有李耳的日子,过得也更滋润顺心,唯一让她寝食难安的是内心的不踏实,没招没捞的感觉。

    宋耳今年的山药和生姜起初长势喜人,快到收获的季节时,一个晚上的时间,被一伙人偷了一大半去。当他醒来看到狼藉的现场后,后悔死了自己喝的太多,这大半年,他几乎每天晚上喝的酩酊大醉。门口大黑躺在地上,嘴边还挂着白沫。

    完了,今年的辛劳全打水漂了,他呆呆立在地头……

    处理完剩下的田间工作,他回到了家。他的父亲母亲严厉的呵斥了他,说他不顾家。他形体消瘦,面色黝黑,看起来老了很多岁,父母强力要求他把地包出去,回来上班。他低垂眼帘,满身尘土的又喝起了酒。任母亲如何唠叨,都不言语,这个世界里,他听不到任何声响。

    他自动的睡在了沙发上,始终没有看那孩子一眼。华彩从心里无视他的存在,该干嘛干嘛,也没有教孩子叫他一声爸爸。他在家呆了一个周,收拾了几件衣服又走了。他去市场又买了一只小狗,还是黑色的,还叫小黑。

    腊月二十六下午,他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华彩出车祸了,孩子没了。等他到医院的时候,华彩也死了,还有一个男人,他听说是华彩的老板,也死了。他们在同一辆车上,被一辆大货车撞翻在了山崖下。

    他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中,墙上的结婚照,两个年轻人笑的甜蜜。他跟着咧嘴笑起来,直到自己昏睡过去。

    华彩孩子的事故赔偿金五十万,他拿了10万。冷清的种子市场里,他挑挑拣拣,从早晨到中午,都没能挑到合适的种子,最后他随便挑了几包,开着那辆破面包车去了田地。

    初春的阳光下,他佝偻着身子,在地里种着什么,小黑跟在他身后,他走一步它跟一步……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于 2017-10-12 17: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吆,您写的很好,能拽着我眼球一口气读完。扑实,生动,给人深刻的启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18: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后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世事浮沉,你来我往,感慨良久。文笔不见华美,娓娓道来却丝丝入扣,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佩服,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0: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不是流行非转农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0: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始觉得宋耳+华彩是郭靖—黄蓉的弱化版本,但最后给人的是唏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尘浮 发表于 2017-10-12 17:21
啊吆,您写的很好,能拽着我眼球一口气读完。扑实,生动,给人深刻的启发。 ...

感谢尘浮兄高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剑玄禅 发表于 2017-10-12 18:37
看完后不由自主叹了口气。世事浮沉,你来我往,感慨良久。文笔不见华美,娓娓道来却丝丝入扣,所谓重剑无锋 ...

问好,玄禅。
我们是不是有点亲戚关系,我叫玄鉴
感谢这么高的赞誉,我继续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10-12 20:16
现在不是流行非转农吗?

阿紫,抱一个。
现在人的矛盾是:没有户口之分了,省却了很多心事。非转农无非是为了国家政策吧,都是抱着观看态度,实际生活依然向往城市的生活。至于农,呵呵,不过是人们眼中的备胎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10-12 20:18
开始觉得宋耳+华彩是郭靖—黄蓉的弱化版本,但最后给人的是唏嘘。

宋耳骗了华彩,华彩以为自己骗了宋耳,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不孕症。华彩背叛了宋耳,宋耳知而不敢语。
至于农村和城市哪个更好?农村的人挤着去城市,城市的人冒险去农村发财致富,人们在来来往往中,不知道就了却了残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10-12 20:18
开始觉得宋耳+华彩是郭靖—黄蓉的弱化版本,但最后给人的是唏嘘。

宋耳骗了华彩,华彩以为自己骗了宋耳,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不孕症。华彩背叛了宋耳,宋耳知而不敢语。是个悲剧的人物
至于农村和城市哪个更好?农村的人挤着去城市,城市的人冒险去农村发财致富,人们在来来往往中,不知道就了却了残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2: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彩结果太那个了,女人图利其实也无可厚非,当然这是俺的想法啊,受点伤以示警告就算了哈哈哈。华彩个性鲜明,真实,语句通顺,不错不错。问候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2: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玄鉴2017 发表于 2017-10-12 08:35
阿紫,抱一个。
现在人的矛盾是:没有户口之分了,省却了很多心事。非转农无非是为了国家政策吧,都是抱 ...

抱抱玄子。非转农是有个前提条件的:转到大城市郊区特别是开发区的农村。就是拉长脖子等待征地费拆迁费呢。
玄子写小说是好手,这篇情节并不光怪陆离,但很有现实代表意义。这种事情在咱们身边并不少见。
我天生不会编故事,小说方面是望而却步,生怕掉进坑里没版主营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2: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含耳字的都不简单,聂耳,重耳,李耳…连外国也有个焦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2:12: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还是短篇小说吗?看的我的头都痛,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死华彩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那个老板”?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小说版块的留言,你应该感到很开心才对(微笑)

今天疯哥哥怎么还没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22: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官英华 发表于 2017-10-12 09:12
这还是短篇小说吗?看的我的头都痛,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害死华彩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那个老板” ...

老疯喝醉了,掉进了昨天为了猎熊而挖的坑,现在在坑里点了盏煤油灯,抽烟漫步,为了早日入党而苦练书法,书写毛主席语录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只是行书成了草书,而且烟灰余烬将”吗“字给烧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10-20 07:35 , Processed in 0.6925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