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If I didn't define who I was and what I wanted,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168|回复: 20

[短篇小说]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陌上卿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9 14:0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曾经问我,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是哪里?我回答道,西藏呗!
     你望着远方说,为什么是西藏?我觉得好笑,拍着你的头说,因为西藏海拔高啊!
     你摇摇头,不再说话。
     我不明所以,却记住了你当时的表情。你明亮的眼睛仿佛闪烁着星辰,笑容淡淡的,却散发着一种坚定而柔和的向往的神情。
     时隔多年,你早已离去,但你提起西藏时那种星星般闪亮的目光,一直深埋于我的记忆中,不曾淡去。



亲爱的雅静:
     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你一定猜不到!我在去西藏的路上!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吗?我就要到达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了!真的好激动!
     一路沿着川藏公路开车,风景真美!天空蓝的摄人心魄,白云棉絮般飘浮在天空,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到。群山连绵于公路两旁,山顶的积雪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银光。一切犹如梦境般一样!真想让你也看一看这里的美景。
     我知道,你一定想问,为什么西藏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其实我就是来寻找答案的。
     我阿爸生前曾问过我相同的问题,当时我的回答同你一样,但阿爸说了一句话,他说,因为西藏同天堂一样,充满了爱。
     当时我还小,不太理解阿爸话的意思。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对阿爸的话耿耿于怀。于是,我现在在这里了!
     雅静,祝福我吧,祝福我能寻到答案,寻到阿爸口中爱的涵义。我也会在布达拉宫为你祈福的。

                                                       永远爱你的
                                                                 晓晓




    “列车前方到站,那曲站。”
     广播员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关掉电脑屏幕上的Email,向窗外望去。我终于明白了晓晓说的,为什么天空的颜色会摄人心魄。那是一种直逼灵魂的蓝,那么纯粹,那么干净,没有一丝杂质,柔和的色调透着微光,宛如一方丝滑的锦缎高高覆在空中,伸手可及的朵朵白云,就像手巧的姑娘用雪白的丝线绣出的花朵,精致繁复,绵软轻盈。天边耸立着连绵的雪山,起伏的轮廓勾勒出圆润的线条,绵延的大地覆盖着斑驳的白雪,透出点点不规则的黄褐色斑块,那是还未来及变绿的草地。西藏的春天来得迟,最莹润的季节还未到来,此时的青藏线隐约有些荒芜。望着这样的天,这样的云,这样的大地,心会变得通透,变得充满暖意,仿佛博大空间鼓动的风,自由而感性。
     晓晓去西藏是在五年前的盛夏,那时的风景应该与此刻不太相同吧。以前同晓晓在未名湖畔散步的时候,她常常讲起她阿爸的故事。她阿爸是九十年代第一批援藏干部,在她十岁时就只身去了林芝地区工布江达县娘蒲乡一个叫做拉如村的村庄。那时,阿爸每个月会给她和阿妈写一封信,阿妈就读给她听,每次阿妈读信时,她听到字里行间流露出的阿爸的熟悉口吻,就如同看到了阿爸站在雪山脚下,对她微笑。“阿爸在信中给我们讲西藏的雪山,讲雅鲁藏布江和布达拉宫,讲那些虔诚朝圣的藏民。那时的我,对那片雪域高原充满了好奇。”晓晓一边望着夕阳在湖面洒下的金光,一边对我说,“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去西藏看一看,去那个阿爸口中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对摄影一窍不通的她,会到处收集关于西藏的照片,然后拿到打印店打印出来,整整齐齐插入相册。那时,只她拿给我欣赏过的相册就有厚厚三大本。她会指着照片中的风景告诉我,这里是纳木措,那里是南迦巴瓦,然后指着布达拉宫的红顶说,那里有十三层高,指着大昭寺的主殿说,这里汇集了唐代风格和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那如数家珍的样子,仿佛亲自去过一般。我曾好奇地问晓晓:“你是汉族人,为什么要称‘阿爸’、‘阿妈’?”她调皮地眨眨眼:“阿爸在西藏生活了三年,那里算是他的第二故乡,所以他要我按照藏族的叫法,称他为‘阿爸’。”


亲爱的雅静:
     离开家已经九天了,今天到达了八一镇。进入林芝地区后,风景美极了,植被茂盛,草木葱茏,难怪这里被称为西藏的“江南”。前几天难缠的高反症状也完全消失了,现在一身轻松,心情愉悦。
     雅静,明天我就要前往阿爸援藏时生活工作过的拉如村了。以前曾想象过无数次,如今就要亲临,脑海却变得一片空白。阿爸讲,当他坐着大卡车一路尘土飞扬地颠簸入藏的时候,内心还是很挣扎的。当时正值冬季,公路两旁是光秃秃的山,一片荒凉,卡车驶过尘土弥漫,颠簸一天下来就像从土堆中钻出来一样,加上头晕恶心等许多高反症状,心情坏到了极点。虽然到达目的地安顿下来之后,看到林芝的雪山绿林碧水,有一丝惊喜,但思乡的心情却一日强似一日。九十年代的拉如村还非常贫困,村民居住条件艰苦,思想观念落后,他们的生活方式、耕作方式极其落后,虽然牦牛成群,但犁地却全靠人工,而且是靠女人。阿爸说,当他了解到这里的情况以后,就不想走了。他说,他要尽他最大的努力,改变村民的生活,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至少不是像现在这样愚昧落后。
     就这样,阿爸留在拉如村做了村支书。关于在拉如村的生活和工作,阿爸谈起的很少,我和阿妈也从来没有过多地追问过,因为条件的艰苦和恶劣,阿爸避而不谈是为了保护我们。阿爸讲得更多的,是西藏的美景和文化。那些我告诉你的,关于雅鲁藏布江,布达拉宫,南迦巴瓦,纳木措,都曾经是阿爸讲给我听的。
     对于九天之前的我来说,西藏,是既陌生又熟悉的。而现在的我,终于可以骄傲地大声宣布:我来西藏啦!雅静,明天的拉如之行,为我祝福吧。

                                                       永远爱你的
                                                                 晓晓




     抵达林芝嘎拉桃花沟时,已是下午。大巴车停在了一条不算宽的水泥路旁。两边是巍巍雪山和盛开的桃花,阳光温柔地照射下来,在桃花织就的锦霞上笼上一层光芒。我拾级而上,穿梭于朵朵桃花之间,淡粉色花朵簇簇团团,肆意在蓝天下绽放,热烈却并不张扬,只静静张开可爱的笑脸,在浅浅春意中缱绻蔓延。放眼眺望,洁白的雪峰和粉色的云霞,层层叠叠,交相辉映,加上碧蓝的天空、翠绿的草地和潺潺的溪流,铺排出一幅色彩旖旎、线条柔和的美妙画卷。
     我来到一棵桃树下,夭夭桃枝随风摇曳,漾起阵阵花香。我细细端详低处的一枝桃花,不禁想起了晓晓曾经拿给我看的那枝夹在课本里的干桃花,一样轻薄的花瓣,小巧的花蕊,盈盈嫩嫩,如脂,如玉,嫣然含笑,素雅淡然。晓晓说,这是阿爸从西藏寄给她和阿妈的,这桃花代表了阿爸的心,火热而纯洁,一如初衷。
     记得晓晓最喜欢的花便是桃花。每年春天的黄昏,她都会拉上我流连于未名湖畔赏桃花。那时,晚霞灿烂,波光潋滟,一株株桃花怒放如火,炫耀着春天的生机,青春的朝气。晓晓常说,要是阿爸还在,她就会把这里的桃花带回去给阿爸看,让阿爸评一评林芝和北京的桃花,哪个更美。除了那朵阿爸寄来的干花,晓晓没有见过林芝的桃花,她总是学着她阿爸的口吻,不厌其烦地给我讲林芝的桃花,那种向往的神情和绯红的脸颊,竟比桃花还妖娆。
     边想边走,我已来到一处高地。“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桃花似海如霞,眼前一片粉妆玉砌的世界,春风吹过,花瓣如雨般纷纷飘落,拂过游人的肩头、衣衫,“唯有惹衣香”。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对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皑皑白雪,如醉霞绯云般的粉嫩桃花,映衬着姑娘脸上美丽的笑容,爱情似乎就在这浪漫仙境中氤氲永恒。我想起了晓晓讲过的清朝末代军官陈渠珍与藏族贵裔女西原的爱情传奇,爱情让他们战胜荒原、沙漠、饥饿、绝境,不离不弃,忘却生死。林芝,灼灼桃花映衬着嫩绿的青稞田,清澈尼洋河倒映着圣洁的雪山,这样如梦如幻的地方,正因为有了陈渠珍与西原感人肺腑的故事,变得更加浪漫,充满温情。我忽然意识到,晓晓在湖边讲起的,阿爸寄给阿妈的信中,常常夹着一两朵粉色的桃花,这其中寄托了怎样的情感,怕是当年幼小的晓晓不大懂得的吧。



     到达林芝的第三天,我参观了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其时是个天清气朗的早晨,蓝天,白云,雪山,碧水,我从未见过如此美景,身处其中,会不由自主地放空思想,仿佛心房被放大了数倍,只觉得身心无比敞阔豁达。那天,南迦巴瓦峰清晰地出现在远方,如同一位身姿婀娜的姑娘,披着白纱静静仰卧在蓝天白云之下。记得晓晓说过,南迦巴瓦是西藏林芝地区最高的山,海拔7782米,被称为“众山之父”,它终年积雪,云雾缭绕,从不轻易露出真容。晓晓说,若是来林芝能够看到它的全貌,便是我们的福报,是我们与它的缘。
     我来之前在网上查过一些资料,上面写道:“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世界上最深、最长、海拔最高的河流峡谷,两岸分别是喜马拉雅山脉和念青唐古拉山脉,河流穿过其间,围绕南迦巴瓦峰形成一个奇特的U字型大拐弯,山高谷深,水流湍急。这里是青藏高原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被科学家看作是‘打开地球历史之门的锁孔’。”此时此刻站在江边,我能感到巨大的水汽袭来,淙淙河水向远方延伸,穿越高山屏障,硬是在群山之间劈出一条通道,异常壮丽。幽深碧绿的河水缓缓流淌,偶尔遇到几颗高出水面的石头阻拦,便漾起洁白的浪花。岸边生长着野生桃树,朵朵盛开的淡粉色桃花随风飘摇,似乎也陶醉于眼前这一幅秀丽的山水画卷。
     回拉萨的途中,大巴车上的屏幕播放了关于天珠的短片。我见过天珠,因为晓晓拥有一颗。我清晰地记得,有一日下了晚自习,我们一起去校门口的冷饮店喝酸奶。“你看,这叫天珠。”晓晓捧起颈项上一串极精致的珠子,指着正中一颗有着玄妙图腾的珠子说,“天珠是佛教的圣物,是福报的象征,佩戴者能获得诸佛的护佑,福慧绵长。这颗天珠是阿爸援藏时一位藏族莫拉送给阿爸的,阿爸一直视为珍宝。”暖橘色灯光下,那颗梭形珠子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上面的图案我看不太懂,只觉得有一些神秘和神圣,而因此便觉得,佩戴着它的晓晓,神色端庄凝重,目光明亮坚定,俨然一位虔诚的信徒了。




亲爱的雅静:
     今天到达拉如村了,我找到了央吉莫拉。央吉,就是那位送给我阿爸天珠的莫拉,她已经八十高龄了,是一位孤寡老人。央吉唯一的儿子次仁十八岁到四川参军,后来在对越反击战中牺牲。央吉一直一个人生活,日子很孤单很艰苦。阿爸到了村子后,对央吉莫拉十分照顾,每天都去看望她,为她送衣送食,帮她做农活,做家务。莫拉的房子年久失修,阿爸就召集全村的青年帮莫拉修房子。当我出现在央吉莫拉的面前,告诉她我是谁的时候,莫拉拉着我的手老泪纵横。她说,阿爸就像她的亲儿子一样,她还问我阿爸为什么没跟我一块儿来。雅静,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看到老人家满是皱纹的脸上那毫不掩饰的期待之情,我怎能将阿爸过世的消息说出口呢!雅静,我对央吉莫拉撒了谎,我告诉她,阿爸是因为工作忙脱不开身,所以让我做代表,来看望莫拉,看望全村人。
     雅静,当村子里的人得知陈支书的女儿来看望大家了,简直把央吉莫拉的院子为了个水泄不通。大家一边抹眼泪,一边迫不及待地询问阿爸的近况,我只能不停地回答,很好很好。提起阿爸当年在村里的事迹,大家都竖起大拇哥赞不绝口。一个小伙子说,当年就是阿爸教他识字,教他文化,如今他在拉萨市里谋到了一个好差事,也变成了城里人。另一位上了点儿年纪的卓玛,指着不远处一座座漂亮的小二层楼,高兴地说,是陈支书带来了党的富民政策,使他们都过上了好日子。
     雅静,村民们的热情使我吃惊,他们对阿爸的热爱出乎我的意料。原来,这就是阿爸说的,爱的涵义。短短三年,阿爸和这些朴实的藏族村民建立了何其深厚的感情,他们早已成为亲人,不,比亲人还亲。阿爸对援藏事业的付出,对拉如村村民的感情,我到此时此刻才终于彻底了解。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阿爸会对那颗天珠视如珍宝,明白了阿爸在给我和阿妈讲述西藏风情的时候投入了怎样的情感。
     雅静,我想在拉如村住下,住到明年春天,我想亲眼看一看工布江达最美的桃花,看一看阿爸热爱的桃花,我还想听央吉莫拉讲更多的阿爸在拉如村的故事。雅静,阿爸已经离开十年了,今天我头一回感觉阿爸仿佛回到了我的身边。走一走阿爸曾走过的路,站一站阿爸曾站过的村口,我终于走进了阿爸的内心,在那一瞬间,我泣不成声。
     我想,从这一刻起,我真正爱上了西藏,爱上了这个最靠近天堂的地方。


                                                           永远爱你的
                                                                     晓晓



   
亲爱的雅静:
     看到了吗?附件中有我与布达拉宫的合影。怎么样?能看出我化了妆吗?
     暂时告别央吉莫拉,昨天我来到了拉萨,今天就迫不急待地去了布宫。早上出发前,我花一个小时时间化了妆。你也知道,我从来都是素面朝天的哈!但来之前阿妈就告诉我,进布达拉宫一定要化上淡妆,要穿最整洁的衣服,因为那是对佛祖的尊重,也是对阿爸的尊重。
     爬布达拉宫真是一件力气活儿,不过当我气喘吁吁地来到宫内,一切都在瞬间平静下来。一种木质香气弥漫在空气中,阳光被挡在了外面,宫内清凉舒适,虽然游人很多,却自有一种强大的平和气场,所有烦躁和芜杂的心绪都被过滤掉,只余一颗沉静虔诚的心。跨过宽大的门槛,爬上狭窄的木梯,在华丽的宫殿内慢慢行走,仰望着神圣的佛像和嵌满黄金珠宝的灵塔、佛塔,面对着一幅幅繁复瑰丽的壁画和唐卡,我心中平静似水,将执念和妄念涤荡得干干净净。
     阿爸在藏三年,一共来过布宫三次,每来一次,就会给我和阿妈寄去一封长长的信,描述他的感受。那些信我读过无数遍,却不及今天来到这里感到震撼的十分之一。所以雅静,请原谅我苍白的语言无法准确描绘布宫的神圣和澄净,也许只有亲自来参观过,才能真正地体会和理解。
     雅静,我决定明天围绕布宫转经三圈,这也是阿爸每次来都会做的。阿爸会为我和阿妈祈福,这一回,我要为阿爸、阿妈、你,还有拉如村的村民祈福,祝所有人都健康平安,祝阿爸在天堂安好。

                                                   永远爱你的
                                                            晓晓



     我与晓晓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晓晓回到了四川老家,而我留在了北京工作。起初我们会经常通电话,但慢慢地,各自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联系就少了,只是偶尔写一写邮件。我们都爱摆弄笔杆子,这也是我们成为闺蜜的缘由吧。校园内朝夕相处的日子,我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西藏,所以分别三年后,当我收到晓晓      从西藏寄来的邮件时,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那封晓晓写于登上布宫当天的Email,是我收到的她寄来的最后一封信件,至于她是不是在拉如村住到了第二年春天,有没有看到拉如村最美的桃花,我都无从得知了。时隔多年,当我终于站在布宫裙楼重叠、殿宇轩昂的雄伟气势之中,站在宫中最高的嵌满各种珠宝玉石、建造耗费11万两黄金的五世达赖喇嘛的灵塔面前之时,站在造型别致、装饰华丽的大型铜制坛城模型之前,站在具有浓厚宗教色彩和藏族艺术风格的壁画、唐卡、藏毯等文物旁边的时候,我清晰地记起了晓晓在信中所说,也许只有亲自来参观过,才能真正地体会和理解它的神圣与澄净。
     晓晓的父亲是在援藏工作结束回到家乡之后的第二年患病的,医生的诊断结果是由于长期在高原生活造成器官的器质性病变,父亲去世时晓晓只有十五岁。从那时开始,阿爸和西藏,就成为了晓晓心中解不开的结。



      此次西藏之行的最后一站,是羊卓雍措。之所以会来西藏,是因为即将在两个月之后举办的校庆,我知道,我将再次见到晓晓。或许是为了给晓晓一个交代,证明我确实是她的好知己,但更多的,是源自于晓晓带给我的,潜移默化中生成的,对西藏的好奇和热爱。
      美丽的羊卓雍措静静地躺在蓝天白云之下,碧玉般柔和的色调,映衬着蔚蓝如洗的天空,和大团大团似撕扯过的棉絮一样的白云。有风吹过,暖暖的。“像阿爸的耳语。”晓晓曾这样描述过风拂过脸颊时的感受。八年了,我与晓晓分别整整八年了。她的笑容,她如星星般明亮的目光,仍历历在目,在晚霞绚丽的湖边她讲述的那些关于西藏的故事,仍清晰地回荡在我的耳边。那时的湖,碧波粼粼,与眼前的湖截然不同,不似这样安详,静静地,凝固了一般。八年前的未名湖,荡漾着我们飞扬的青春,潋滟着如春草般蓬勃的对未来的希望。
      望着如画般美丽的羊湖,我忽然泪流满面。我与晓晓,我们终于来到了西藏,来到了填满我们整个大学时光的这片神秘的雪域高原,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有的遗憾和忧伤,都已烟消云散;我,晓晓,晓晓的阿爸阿妈,央吉莫拉,以及拉如村的村民,那些未曾说出口的情谊,都烙印在这纯净高原的蓝天雪山之上,成为永远的纪念。
      我拣了一处干净的石头坐下来,打开笔记本电脑,登录邮箱,阳光在我身后投下淡淡的阴影。我用力敲下了两行字:

亲爱的晓晓:
      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发表于 2017-9-29 14: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读到晓晓遇到央吉时,竟然激动不已,热泪盈眶。可能我这样说,显的矫情了,和我这老爷们的形象不符。嗨……破功了!
文章从始至终都有一种激动的情感从文字里面传递出来。我想,你写的时候肯定有满满当当的感情在胸中激荡,比我们感受到的更多。
离天最近的地方,就是寻找自身最真的美。父亲是美的,他把在天堂感受到的爱往外传递,这样的美和爱传递给了晓晓,而晓晓又传递给了“我”,我用笔端传递给所有的读者。
交叉变换的场景描写是岁月的螺旋生长,情感越积越厚,在这样的场景里,文字是跳到的音符,鼓动着我们每个人的心……
被你的文章感动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5: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哥哥 发表于 2017-9-29 14:58
当我读到晓晓遇到央吉时,竟然激动不已,热泪盈眶。可能我这样说,显的矫情了,和我这老爷们的形象不符。嗨 ...

每次读您的文字都是一种享受。不过我有点受之有愧,我写的哪有您说的那么好!不过确实是倾注了我满满的情感和心血!再次感谢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15:3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陌上卿城 发表于 2017-9-29 15:16
每次读您的文字都是一种享受。不过我有点受之有愧,我写的哪有您说的那么好!不过确实是倾注了我满满的情 ...

文字能把这种情感传递出来就是最好的表达。
写的是当然好!
你看朱自清等很多大师的文章,其实并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手法,最关键的是可以让读者从字里行间读到厚重的情感。文字就那么多,思想和情感的传递才是文章的最终目的。“我”能读到你倾注的满满当当的情感和心血,是不是说你写的好呢?

你当然也知道自己写的不错!
一般要是有人夸我,我就当里个当,乐乐呵呵地接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6: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疯哥哥 发表于 2017-9-29 15:35
文字能把这种情感传递出来就是最好的表达。
写的是当然好!
你看朱自清等很多大师的文章,其实并没有用什 ...

哈哈,您真幽默!不过您说得非常好,文章的思想和情感最重要,受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16:58: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火车托马斯 于 2017-9-29 17:11 编辑

这是一篇充满了阳光,爱和希望的治愈小说,让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西藏的人们,享受到雪山圣域的美景,净化了世俗的心灵!
有一部分以西藏做背景的小说,主题思想多为放逐流浪,情感也比较苍凉,颓废;而陌上卿城的这篇小说,带给读者的感觉,并非放逐流浪,而是追寻和归来,在明朗、壮阔的景色中,融入了浓重的父爱,与温暖的友情。而双线交叉的叙事手法,更增加了故事的可读性!
赞!必须精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7: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火车托马斯 发表于 2017-9-29 16:58
这是一篇充满了阳光,爱和希望的治愈小说,让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西藏的人们,享受到雪山圣域的美景,净化了世 ...

谢谢您的鼓励!
这篇小说是在我去西藏时听导游讲起那些援藏干部为了西藏的建设而献出宝贵生命的事迹后,被他们所感动,从而有了创作的灵感。就像您说的,这个世界纵然有些许令人失望,但还是充满了阳光、爱和希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18:0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来果粉一下,果断粉一下。老疯这颗宝石还是给得不错的,否则我就很可能欣赏不了这篇美文鸟:)老实说打开文章时我照例一目十行,看到文章有点长(很少看长文),还有永远爱你的晓晓之类,又发在小说栏,以为又是个莫名其妙海枯石烂眼泪哗哗一地的俗套故事,差点翻篇了。
楼主热血澎湃,但叙述从容有条不紊,这就不容易了。文笔优美,虽然是 fiction, 但像散文一样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8: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紫荆棘鸟 发表于 2017-9-29 18:04
进来果粉一下,果断粉一下。老疯这颗宝石还是给得不错的,否则我就很可能欣赏不了这篇美文鸟:)老实说打开 ...

谢谢您的鼓励!这里的各位文友都才华横溢,我必须向各位学习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19: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午看了一半,后来有事没有看完,刚刚又从头看起,现在终于看完了!这样的文章必须看完,还要给个大大的赞,楼主的文笔确实是好!佩服!仰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20: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菜鸟书虫 发表于 2017-9-29 19:57
下午看了一半,后来有事没有看完,刚刚又从头看起,现在终于看完了!这样的文章必须看完,还要给个大大的赞 ...

谢谢您的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29 23: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是虚构,但能够写出这样的情感文字,文笔的功底不可否认。也定是去过西藏的,故事的灵感都是源于生活的。如果没有最后一句的备注,我都以为是真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30 07:58: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晓帘幽梦 发表于 2017-9-29 23:33
虽然是虚构,但能够写出这样的情感文字,文笔的功底不可否认。也定是去过西藏的,故事的灵感都是源于生活的 ...

确实是我从西藏回来写的,以前旅行归来都是写游记,这次想着换一种方式,于是就有了这篇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 13: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尘浮 于 2017-10-1 13:52 编辑

美的才情,美的笔功,美丽的图画,最美的心灵,令无数师友感动。崔我也去西藏看看。西藏自治区拉萨市贡布堂路九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 13:4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尘浮 发表于 2017-10-1 13:47
美的才情,美的笔功,美丽的图画,最美的心灵,令无数师友感动。

谢谢您的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7-10-20 07:41 , Processed in 0.49199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