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Discussion is an exchange of knowledge; argument is an exchange of ignorance.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99|回复: 10

[微型小说] 特版小小说:三娃日记(浪子背包客/蓝吹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3日 阴

    今天是到校日,说要打扫卫生,联欢什么的。

爷爷又那么早叫俺,才4点多。他要下地去。唉,牛哼哼着,狗叫鸡也扑腾,没法再睡了。

二妮三妮太懒了,砸了两次石头才起。那边狗狗哭号,不知是不是砸到了它。

吃的剩馍和咸菜。

反正爷爷不在,就走村尾吧,反正近些。倒也没有爷爷吓唬的老光棍冲出来抢女娃。(请老师不要告诉我爷爷)

山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健步如飞,好像插上了小鸟的翅膀。小鸟叽叽喳喳不停,不知是不是有事情。

大约两个小时,我们到了。可学校大门不开,很奇怪。打更的大爷不在,一个不认识的黑制服叔叔撵俺们。门口挂的小黑板说“疫情”什么的,说这阵子一律不给到校。

不到校算好事吧。可他们为什么不高兴?

其实俺也应该不高兴,因为...反正就是不高兴。

村头,村长领人竖牌子,又在上面用红油漆写字:疫情期间禁止入内。

然后他回头吼我们快回家。嘿,自己不高兴吼我们干啥。

爷爷早早就回家了,老旱烟抽个不停,好像在想什么。俺拿他的烟丝口袋,他都没发现。

...

124日 小雨

不用下地,不用到校,今天也没有作业,打算一直睡一整天。可爷爷早早起床下地,吵醒了。不过可以躺着不起,直到再睡着。后来肚子咕咕叫。

擦黑爷爷回来,村长跟着屁股来,说乡里让小心疫情,没什么事不要出门。

除了吃饭,真的就睡了一整天。若不是有人噼里啪啦放鞭炮,差点忘了今天是除夕。爷爷杀了一只鸡,又弄点腊肉,就算过年。

今年放鞭炮的好像少。站在院子里望出去,家家户户都亮着灯,到处飘着香气,看来都在过年了。

...

126日 小雨 有风很冷

不知怎地,大过年的,电视里没什么好节目,除了新闻就是黑白电影,“突突突”的打仗片。

在家呆了几天,老电影看腻,几本老爸漫画再翻了一遍。闲得难过,就趁爷爷不注意溜出去,找他们玩耍,结果给村长看见了。他带着几个民兵,拎着棍子到处溜达,好像抓贼的样子,还拿棍子吓唬我们。

村里走动的人少了,比以前过年少,但还是有。他们没有按电视说的戴口罩。

有人跟村长吵架,说:“没口罩,戴什么口罩呢?”。村长吼他说:“全世界都缺口罩!你找俺俺找谁?回家呆着去!”

全世界都缺口罩。这话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电视里说的。

...

128日 阴

村长挨家挨户登记,谁去过外面,都去过哪里,有没有亲戚来,等等,一本正经。

其实他都知道,估计闲的。

临走他留下一句话,说市里已经发现了病人,“那个病”。

...

130日 多云转阴

电视里好像都是坏消息,真是烦。电视剧什么的也没了。

市电视台说,市里已经有三个病人,“那种病”,都是某个城回来的,加上密切接触的和其它那边回来的,给隔离了好一百多个。

隔离是啥玩意,跟关监狱一样吗?反正不是好事。

听说,几个从“那个省”打工回来的,村长不让他们出门。

...

131日 小雨 很冷

今天爷爷没下地,到村里去了一趟,回来面色不大好,就是吸烟,问他也不说。

后来好像他想开了,叫俺说俺已经长大了,可以知道点事情了。

他说老爸从大城打电话到村里,说困在那里了。没法开工,不发钱,还不让出去,吃的就是工地现有的清水面。老妈联系不上,工作的大酒店总是没人接电话。

看爷爷很严重的样子。不就是不开工不让出屋吗?不发钱可是大事。家里没有多少地,就指望爸爸他们开工赚钱寄回来了。

变化很快的样子。“那个省”回来的几个,连家人都不能出门了。有人跟村长吵了起来,有的照样出门不误。村长说有本事别回来。

...

21日 阴

村长来说,市里已经有了十几个病人,领导下令说要封城封村,让人不要出门,急缺吃喝可以到村里登记交钱,有人会替买。还说村口已经设了路障。

不用说又是他家儿子替买。人家有车搞贩运的。不知怎地,发现这老头阴阳怪气。

爷爷问地里的活咋办,村长说不用怕。什么叫不用怕?也许乡里会派人给弄吧。

瞅人不注意出去了一趟。

村口,一根硬邦邦的钢丝绳系在大树上,截断了道路,上面挂着几块破布,飘啊飘地。有人在那里站岗。

那个是路障吗?

...

22日 雨夹雪

突然下雪了,白花花地,到处都是。纷纷扬扬的,好像棉花,好像白云。后来又雨,白的就少了,换了许多亮闪闪的。

擦黑的时候,远远看到两辆汽车进村,停在村委会。一辆是救护车。过了一会儿他们开车到了拴柱家,离俺家不远。栓柱爹是老爸“那个城”的工友,回来过年的。

大家都站在院子里看热闹,爷爷却不让我看。嘿,我在窗户看行不。

模模糊糊地,一群人站在栓柱家院子里,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说着说着声音就大了起来,好像吵架,又撕扯。后来,栓柱爹给人抓住,丢在汽车里,开走了。汽车一路碾压泥水,稀里哗啦。

等车开远了,俺才感觉小心脏砰砰跳。其实俺胆子很大,是心脏胆子小。

村长还没走,指挥几个人把拴柱和他娘赶回屋子,让人把门窗钉上,虽然可以透气,人就出不来了。

才发现,村长这人真可恶,大家还选他呢。

...

24日 中雨

上次那两辆车又来了,一路开到我家!村长从车上下来,带着几个人,介绍说是乡里的干部,要问俺们几个问题。

问的无非是老爸老妈啥时候回来过之类的。

爷爷把我赶屋,不让那些人进屋,也不怎么搭腔,只是问了句:“我儿子媳妇咋地了?有事你们说,挺得住。”

有个戴眼镜,斯斯文文有些严肃的家伙,打着伞看了爷爷好半天,才说:“告诉你也行,你要配合我们工作。你儿媳所在的酒店爆发疫情,你儿媳已经确诊。你儿子在隔离中。”

俺脑子嗡地一下。“怪不得老爸老妈这阵子没来电话!”

那人停了下,又说:“你要如实跟我们说你儿子儿媳过去半年的行踪,还有你们爷俩,和相关的人。”

“已经登记过了。”

村长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他爷爷,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儿媳妇俩月前还回来过呢,是取冬衣吧,你都没登,后来别人提醒我才想起来。”

坏人!

爷爷似乎瞪他一眼,才缓缓地说。“两个月谁还记得...俺想想吧...

村长补一句:”你还是说实话吧。现在车票实名制,人家一查就能查出来。“

“哼!你们去查好了!两个月前的事,顶个屁!”

他们就吵起来了,乡里的干部要带俺们去检查,俺喊着不去——从小最怕医院了。

后来就说僵了,有人拉住爷爷,有人就要进屋。

也不知道爷爷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大吼一声,一把甩开两个人,顺手捞起锄头,把那个人揪回来,自己站在屋门,摆着锄头也不说话。

爷爷好高大!就好像课本里的革命烈士!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乡里的干部皱起眉头,看来也有些犹豫的样子,把村长叫到外面说了几句,转身就上车走了。

村长又回来,隔着挺远说:“你爷俩要不去检查,就不能出门了。”

“滚!老子瞎了眼,会选你这样的东西。”

走了,留下两个民兵站岗,免费的。

...

25日 阴

早上,爷爷照例去下地,俺一个咕噜爬起来,趴在窗口看着。

两个冻了一宿的民兵哆嗦着对望一眼...把棒子一丢,扑通给跪了。嘟囔着哀求爷爷对付几天先不要去,宁可他俩出一个人给下地干活!

没看出,爷爷果然是大侠风范,一出马就都给吓住了。这叫...不战而×人之兵!

爷爷看看这两个从小看大的娃,叹叹气,又回院了。那俩顿时欢天喜地的站起来,开始换班吃饭...还有下地。

...

212日 阴

反正天冷没多少活,这阵子爷爷没出门。俺倒是偷偷出去几次。

奇怪,怎这么冷呢?这时候不应该呀。院里大棚菜都冻坏了,也出不去,索性就“订购”。

村长家老二每次来送货都陪着笑脸,爷爷还每次都不给他好脸,呵呵。

明明家里有鸡,爷爷还是订了20只鸡,只2元一只,又和邻居合买一箱鸡蛋。听说临村养鸡户赔惨了,因为封路,鸡运不出去。

电视说,市里已经没有病人了,叫什么“清零”。

...

217日 霾

终于有了医用口罩可用,以前要么不戴,要么各种口罩,或者就围块布。。

正闲着没事,找出旧收录机听电台,猛听得外面一声喊。“出事了!”

探头一看,许多人从各自家里和*gala冒出来,冲向村口。

俺也没含糊,跟着去了。俩民兵互相看看,也就去了。

好像全世界人都来了,人山人海。也挤不进去,只好听他们聊天。

原来是村口那根路障钢丝绳惹祸。有位大娘天蒙蒙亮驾三轮车车从村里超近路,路障钢丝绳上的破布掉了,她没看见,撞到绳上了,结果当场就死了。

谁也不知道到处封路,她出来干啥?有人说她是送菜的。

稍晚来了警车和救护车,进去抬出一个大塑料袋。真死了?村长跟在后面,面色铁青,上了警车。

...

220日 小雨

天气已经暖和了些。路障钢丝绳拆掉了,换了木头的路障,还漆上了显眼的红白色。

村长不在家,两个民兵不知啥时候就没影了。爷爷也就照常下地。别人差不多也照旧,村里好像渐渐恢复了生气。

有个外村人老在村委会门口转悠,不知要干啥。有人过去问,他说找村长,别的什么也不说。

众人默契地都不提这事,只是路过的时候不明显地看看那个人。

...

222日 霾

这天又听人喊“出事了”!

又没赶趟,又是人山人海。听他们说,村长才“取保”放回来,就让那个人给捅了刀。

过了会儿救护车来了,果然抬出来的是村长!他面色苍白,好像头发也白了许多,不过...好像表情轻松了不少...可以用轻松这个词吗?

这里村长遇刺,上面也来了通知,可以出门干活,只是不要轻易聚会和出远门。

还有,我们从32日起上网课。

唉,有些想念学校了。如果可以选择,俺宁可每天走2小时去上学。

...

31日 多云

好消息,听说妈妈出院了,爸爸在照顾他。只是还没有解封,暂时不让回乡。

...

32日 多云转晴

泊船瓜洲

王安石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头一次感觉古诗也挺可爱的。还有,在网上看到了老师和同学。大家一起朗读课文,天也晴了。

——————

后记:本来写成流水帐了,改了好几次。怪不得那么多写网文的,写严肃的少。

浪子背包客/蓝吹雪

 

评分

参与人数 3金钱 +20 贡献 +30 收起 理由
半邂逅半情感 + 10 + 10 作品出色
宋雨桥 + 10 + 10 作品出色
黑衣人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背包客拜读佳作,意义深刻!点亮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奋战在疫情防疫一线的英雄们,致敬每一位抗击疫情的百姓!

齐抓共管,守卫家园!
另外那个词是“犄角旮旯”。
为你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问候好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黑衣人 发表于 2020-10-17 22:01
问好背包客拜读佳作,意义深刻!点亮支持!

哈喽黑衣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雨桥 发表于 2020-10-18 01:42
致敬奋战在疫情防疫一线的英雄们,致敬每一位抗击疫情的百姓!齐抓共管,守卫家园!另外那个词是“犄角旮旯 ...

感谢老朋友临赏

×角gala (犄角旮旯)是特意打成那样的。本篇为日记表形,为追求真实,贴近实际的来。
犄角旮旯是俗语,许多人知道,但能随手写出来写对的就不多。特别主人公是一个农村五年级小学生。
不会写怎么办?在学校特别小学,用符号和拼音代字是普遍的——通常用在非正式文体,有时候在考试也会这么干。

感谢关心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宋雨桥 发表于 2020-10-18 01:42
致敬奋战在疫情防疫一线的英雄们,致敬每一位抗击疫情的百姓!齐抓共管,守卫家园!另外那个词是“犄角旮旯 ...

感谢老朋友临赏

×角gala (犄角旮旯)是特意打成那样的。本篇为日记表形,为追求真实,贴近实际的来。
犄角旮旯是俗语,许多人知道,但能随手写出来写对的就不多。特别主人公是一个农村五年级小学生。
不会写怎么办?在学校特别小学,用符号和拼音代字是普遍的——通常用在非正式文体,有时候在考试也会这么干。

感谢关心关注。谢谢就是文化交流,最好不要喊口号,震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武陵吴桐 发表于 2020-10-18 17:24
拜读佳作,问候好友!

问好老朋友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浪子背包客 发表于 2020-10-19 19:46 感谢老朋友临赏 ×角gala (犄角旮旯)是特意打成那样的。本篇为日记表形,为追求真实,贴近实际的来。
多交流,共同努力进步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前天 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学生能写出这么好的特版小小说,很好,太值得鼓励啦!希望你好好努力,写出更好的小说出来。你的主题积分都蛮多的,令我特别敬佩!倒是我,作为本版编辑,退步连连甚为惭愧!我得向你和宋雨桥学习:善于写作善于评论,不论头衔尽力而为,在此板块做种种阴功,可谓劳苦功高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半邂逅半情感 发表于 2020-10-21 01:44
小学生能写出这么好的特版小小说,很好,太值得鼓励啦!希望你好好努力,写出更好的小说出来。你的主题积分 ...

见笑见笑。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10-23 14:03 , Processed in 0.49296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