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Positive thinking will let you do everything better than negative thinking will.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361|回复: 6

[抒情文] 岳父的余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1 19: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不久,我和老婆女儿一道,回了趟老家,主要是看望躺卧病榻的老岳父。
        岳父现年九十一岁,他胸有小墨,识文写字,知书懂礼,豁达开朗。他和岳母一生辛劳地拉扯大七个孩子,五男两女,我的老婆是老幺。
        岳父在送走瘫痪十年之久的岳母之后,独守了三年悠闲生活,他经常邀约几个村里和他年纪相仿的老年人去省城周边的城市游耍,反正乘车免费,有的景点门票也可以不用花钱,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我每次回家乡,其实多半是陪着老婆回她的娘家。我家兄弟姐妹六个,男女各半,如今只有一个二姐还在乡下住居(她出嫁在本县临乡),两人虽说都在乡镇上企业里上班,不用种田了(只剩下一点自留地的菜园),可烦恼却也来了,原因在于我那三十二岁的外孙至今仍孑然一身。那天,我和二姐夫聊起此事,明显感觉触动到他的伤心处,想当年他儿子如果来到我们公司,那是应该混得比现在要好,而不管他以后的发展究竟是能够“成龙”还是”成凤”。想想看,一个省城大专院校土木工程专业出来的毕业生,跟着私营建筑小公司(有过跳槽)后面干着差不多十年时间,仅仅是在一个小城市里有了个落脚之处(贷款买下一套二手两室一厅的房产),并且花光了老爸的毕生积蓄,这不能不说,主要是他所处的社会环境交际圈冲击了现代年轻人的道德观念,淡化了一些中国的传统文化,以至于给自己造成一种缺失传承孝道的私利思想。
       我能够安家城市,也纯属一种偶然。那是在女儿刚满周岁时,由于县城拆县设市,国道拓宽改造与老屋征迁换址,才被迫举家迁移,过来工作单位所在的这座城市。当时我们的身上少有存款,总价约五万的房款,就举债了四万,不过好在都是来自家里人的东拼西凑。
       我在老家呆着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无非是老丈人的那间小屋和女儿的大姨家,而我的自家二姐、包括婶娘堂哥他们各家的串门走亲,均不过是一顿饭功夫的在一起说笑畅谈闲扯,不是不想说,确实不好说,或许平时太少联系,感觉互相还有那么点隔膜。
       去年六月份,老婆就把父亲从老家接来城里居住,那时他虽然腿脚有点不太灵便,但不用自己搞饭,想吃点什么女儿可以做,脏衣服甩进洗衣机,想看电视就打开,下楼也方便,按下按钮就行了。
       日子就这样过得飞快,终于等到年前大哥的儿子结婚,岳父那是无论如何都得回去,他等待着,他盼望着,他这一天等的太久了。要知道,我大哥的这个内侄现年已经三十九岁,曾经有过自谈或介绍的女子恐怕都不少于一个排。
      岳父回去容易,想再来就难了,今年又不巧遭遇了冠状病毒疫情。
      我们是乘坐大年三十的客车,中午回到老家。在姐家吃过午饭后已经两点,随后又赶到老丈人家,一眼就看见门前坐在轮椅上晒着太阳的岳父,还有一大帮的家人亲戚,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早已等候多时。
      我喊声岳父,他目光略有呆滞地望我半天,还是老婆贴着耳边大声介绍,他才缓过神来,满脸喜悦地问长问短,我俩就这样无拘束地彼此攀谈起来。接着,老婆便悉数解开包装袋,把带来的食材摊开,开始和小嫂子张罗着年夜饭,而女儿此时也早已找着自己的同龄伙伴玩去了。
       我们年夜饭吃得很开心,满满一大圆桌的丰盛菜肴,围坐着十八个人,大家不约而同地依次为岳父敬酒(他喝的温水),祝福他老人家健康长寿快乐开心。我发现,他那晚的心情是从未有过的愉悦,而且胃口特好,饮食超量。
       正月里一个星期时间,我们基本就在岳父家呆着,少有其他地方走动,去过姐家吃了两顿饭,上街镇超市买过一次菜。在等到城乡最严厉的封路之前,我们很庆幸地寻个私家车顺道返城了。
       在我们回城后的第四天下午,就听说岳父突然不慎摔倒了。据小哥讲,当时中饭后,他从自己的屋子拄着拐杖蹒跚着出来,想坐上堂屋里的那个轮椅,但不知怎么搞的,在他弯腰下蹲屁股还未落座之时,那轮椅却如鬼推了一把似的,向前滑驰一下,岳父整个人就成弓形状卧倒在地,连喊几声楼上都未见有人下来(可能电视音量大),还是小哥从隔壁堂叔家串门回返,发现老父亲便及时搀扶起来。
       这么高龄老人,哪能经得住跌摔?岳父这么一跤,就摔了个卧床不起。他那个左腿脚刚开始那几天特别疼痛,人连一点吃饭的食欲也没有,想去城关医院救治,却偏偏又是如此严重的疫情,只好叫来镇上的卫生所医生,连续挂了一周的消炎水。
       真是应验了一句古话,叫”病来如山倒”。岳父的摔跤,也摔出且引发了其他老年人常有的某些疾病,如他自身存在的高血压、糖尿病和老年性耳聋以及骨质疏松症。三个月的卧床不起,需要人全方位地照顾服侍,这使得岳父明显的消瘦厉害,从先前的一餐一碗变成现在的以稀饭流食为主,连面条也越来越不好吞咽下去。
       岳父仰躺在床,看着脸色苍白,瘦骨嶙峋,这是一张他那大外甥花费一千多元网购的那种形同医用的病床,这种床是很适合像岳父瘫痪病人使用的,摇起直坐,放下半躺,伸缩移动的方便到位。
       岳父说,他很想明天就有人把他拉到县城医院去,搞下牙齿,现在吃东西都没办法,因为他那上下唇的两块整体镶牙,是由于身体消瘦,伴随唇骨骼松动,需要让医生重新整固才行。他在我面前做着示范,一只手端着饭碗,另一只手哆哆嗦嗦地从口中取牙出来又硬塞进去,然后用勺开吃,眼见着饭菜从嘴角边掉落下不少在铺垫上。我这才惊讶地发现,原来他口腔中的原生齿仅剩上下各一孤怜的两颗,且随时都会脱落的状态。
       岳父找出手抄本,让老婆给四哥打电话,要他开车送他去城关。我就听老婆和四哥说了不少,他只是一个劲地答应好好好,可是真的啥时能送过去,却不好说定,因为他太忙。四哥的职业是专门代销塑料机械设备,并为厂家做售后服务维修的,他经常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定时,尤其是今年的疫情带动了口罩机械的畅销。三哥夫妇俩一直就在东莞他老婆的妹夫厂里打工,悠悠闲闲的,落个快活,年年如此,也年年攒不下几个钱。二哥是那年跟随远房的一个堂叔,参军入伍转业后去了黑龙江的虎林农场,随后便在那里安家落户,也是擅长机械修理与铆电焊。小哥是做装饰装修的,守在本地干些家装活,比较辛苦,但身体偏偏还患有肝炎,一年到头的做活也是不饱满。大哥就更不用说了,一个实在老好人,辛辛苦苦打工做活的工钱,有时都很难找工头老板要回来。姐姐在家中排行老三,嫁在离娘家不远的村庄,年轻时经常和姐夫回家帮忙收割田地的稻子,她是一个特别贤惠勤劳的善良女人,老婆跟我不知多少次提及她姐的好,除了自己亲娘,即使五比一,那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岳父此时的身体模样,我估摸在六七十斤,如果单从脸部手脚处看起,真可以用皮包骨头来形容,只剩精神尚好。他的右腿脚稍微能动作,而左腿脚却一直无力地弯曲着,根本无法伸直,小便还能用尿壶自理,但大便必须要有人服侍将便池塞在身下膀胱处,任由自个用力才能多少一点地屙泄下来。
       岳父说,我那时一个人照顾你妈十多年都熬过来了,现在轮到我,却找不到一个贴心的在身边,想想真是难过哦。白一日三餐到时间,你大哥就把饭往这儿一搁,人就马上出去了,有时喊半天也没见应答。到晚上睡觉,就更无人来了,自己就像个孤魂野鬼样,迟死早死都得死,还是死早好,省得活受罪啊。
      岳父说,我一个人情死又害怕,现在死不了。想起两年前,你小叔子患癌,我那亲侄子是怎么对待他的,他才只养两个儿子,而我呢,是五个儿子啊,怎么就不能得到他那样的照顾呢。想不通,我想不通,岳父越说越大声,发着牢骚,责备下人们没一个是真心地关爱自己,都是为了小家的生活,想到如此这般境地,悔恨当初,真是白养了这么多子女,还不如把我送进养老院得了。
       大家面面相觑,听完老爷子的训斥苦诉,沉默良久,还是老婆打破了尴尬。她劝导老爸不要说了,让他放宽心,说二哥马上回来会照顾他的,已经商量好了。此时,我也明显看出大哥面部表情显示的无奈,以及心里的不悦。他作为长子,理应服侍,再说他不是白服侍,都是亲兄弟明算账,大家一道出养老费(也相当于他是在打临工),由他来给老父照料比较合适些。
       二哥真会回来吗,他舍得丢掉自己那份每月肆仟元的工资待遇(现已退休返聘)?即使他能回来,可二嫂也愿意跟着来我们安徽这边吗。我给老婆分析着,这是不现实也几乎不大可能的事情,想要让他长期担任老父的陪护,要知道他那三十五岁儿子的婚事也还是八字没见一撇呢。
       我知道,二哥那孩子算是不太听话,当年从安徽省城高等中专医学院毕业(学的针灸推拿专业),却偏偏不当医生,宁愿到外面独自潇洒游荡,现在浙江的一家监理单位打工,那由老婆一手策划让二哥出钱买了一套八年之久的二室一厅二手房,至今仍然闲置在那里,无人居住也没有出租。
       都说人老了跟小孩一样,这并非仅仅是返璞归真,而是老年人需要一份心灵寄托的关爱,是人老之后大脑功能逐渐退化造成的缺少安全依赖感,这对于我失去自由行动的岳父来说,尤为如此。他每时每刻都希望有人陪伴身边,同他说话唠嗑,在肌肉经脉收缩或腿脚疼痛时立马就想着有人能给他喂上几粒止痛药才好。
       在我先行回城的头天晚上,姐夫聊起岳父的当前状况,说只要照顾得好,他至少还能活个两三年。已经九十出头的人了,人生也该知足了,如果真能想得开的话,干脆自个人饿着,坚持不吃不喝也就那么几天儿时间。
       我大惊,还有这样的过世,这得多大的魄力和勇气?
       怎么没有,跟你讲,我那八十九岁的姑姑就是这样人,她在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了,也不想连累家人,硬撑着滴水不进,先把寿衣穿上,第五天头上便走了。看姐夫面不改色的表情,说的似乎很是轻描淡写。
       我不知道岳父还能活多久,我不认可姐夫说的那种自残离世,只想着他老人家身边,时刻都有儿女能够好好地服侍着,让他临终前体会到一种人生无憾的肉体解脱,还有自己为着儿孙们的未来祈福。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2 09: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评价你写的怎么样,只想说,人老了是件悲哀的事,现在社会生存压力大,儿女们先得解决了自己的温饱才能尽孝啊!如果说儿女们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还能尽孝的人现在实在是不多,是现实。但这么多的儿女解决不了一个老人的养老也是有点说不过去了!应该安排值日制尽孝!
       今天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我有一个傻子舅舅,排行老四,他的生活他自己能自理,不需要人照顾。我的另外三个舅舅都是正常人,收入一般,有儿有孙,他们都不愿意养着我的这个傻子舅舅,他们在水稻田边砌了一个很低矮的小房子给我这个傻子舅舅住,夏天蚊虫很多。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出钱为我这个傻子舅舅在三舅舅房子的旁边弄了一个活动房给我这个傻子舅舅住。我拉了一个亲戚微信群,在群中讨论,与大家商量,我也愿意算着一份子养着这个傻子舅舅,可还是很少人愿意承担这个事。(在这里说明一下,我的这个舅舅每年还可以从政府拿到一万左右的补贴。
)唉,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2 13:41: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女 发表于 2020-5-22 09:41
不评价你写的怎么样,只想说,人老了是件悲哀的事,现在社会生存压力大,儿女们先得解决了自己的温 ...

谢谢美女来访赏读。这是我由衷而发的随心文学,本不想动笔,却又如鲠在喉,因为这是“家丑”,有谁愿意晒出“家丑”?其实,我岳父本人也还积攒着五万多的存款,而他目前的窘境是由于没有一个人带头做出表率,没有形成正式的家庭会议商讨为他的陪护问题,这是令他缺少关爱的寒心。我想,美女提出的让儿子们轮流值守,还是值得借鉴的,而不管你究竟有多忙多累。祝你安康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3 08:2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美女提出的让儿子们轮流值守,还是值得借鉴的,而不管你究竟有多忙多累”句子中的“儿子们”应该改成“儿女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9: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女 发表于 2020-5-23 08:24 “我想,美女提出的让儿子们轮流值守,还是值得借鉴的,而不管你究竟有多忙多累”句子中的“儿子们”应该改 ...
再次感谢指正,老师周末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4 10:3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迟早会成为我们试卷上的一道阅读理解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4 12: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寒月玖 发表于 2020-5-24 10:31
这文,迟早会成为我们试卷上的一道阅读理解题

感谢赏评,问好文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20-6-5 23:56 , Processed in 0.4979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