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No matter what happens, or how bad it seems today, life does go on, and it will be better tomorrow.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听诗》赠书推广活动

查看: 214|回复: 4

[叙事文] 晚春随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5 16: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孤独小男孩 于 2019-4-16 00:37 编辑

晚春随感
春已经很深了。身上已不再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了。小区院内的花,次第地开,也次第地谢了。先是腊梅,再是玉兰与迎春,再接着是桃花与梨花,还有结香。他们大多是光着秃秃着的枝干,叶子还来不及长出来,就先把自己 最绚烂的一部分展示出来,象个爱面子的人。现在,他们先后地脱下了华丽的衣衫,换上了清一色的绿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嫩绿哟!婴儿的肌肤似的,透明、鲜艳、纯粹、娇柔,远远地望去,一朵朵轻云,翡翠一般,散布在小区的这个墙角,那个花坛,沿着小路,一畦畦地延伸着开去。


我这栋楼门口有两个半圆形的花坛,沿着花坛的边上,种了厚厚的一栏杜鹃。每年四月初的时候,就有两三株杜鹃先开了,血红般的花蕊向外喷洒着鲜血,点点血迹黢染了淡粉色的花瓣,在嫩绿的叶丛中,格外地显眼。每年,我都要拿着相机,为这几株杜鹃照几张相,象一个约定似的。仿佛是它对我的一种要求,一个老朋友一般。而且,每年都是这几株树的花先开,开花的姿态和数量都差不多。我有时想,同样是在这块花坛里,同样的阳光,同样的土壤,同样的气候,同样的环境,为什么有些树它就能先开了花,而有的树却后开花?难道它跟人一样,是这些先开花的树情商高一些吗?抑或是它把根扎得更深一些,而我们看不见?世间所有的东西都不能打破沙锅问到底。


小区的花匠,还是那个老何。他永远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工装,戴着一顶草帽,拿着一把张着八字嘴巴的大剪,在小区里各个草丛间出出没没。有一次我为了拍小区的花草,向他请教各种花草的名称。他很耐心地一棵枝,一丛草地教我。什么楠树、石楠、香樟、红继(木+继),黄桐,还有结香。印象最深的是结香,它开的花,一大团一大团的,远远看去,象一个个花球 ,近看,却是由一朵朵的小花紧紧地拥簇在一起形成的,每朵小花都有两个小小的花瓣,一个小小淡黄色的花蕊,争相吐放。老何告诉我说这种枝干打结的花叫“结香”。当我问他是哪两个字时,他却并不清楚,总是说“结香嘛 ,就是结香”。然后憨厚地“嘿嘿”地笑了起来。拿着他的大剪刀,朝着那些不平的槿木去了。然而过了不久,我却又忘记了那些花草的名字,只记得结香。后来,不知道哪 个厂家开发一个软件,叫着“形色”的APP,只要用手机把花形或叶片拍下,它自动就可以识别花草的名称了。那个叫着阿拉伯婆婆纳的小花,就是手机告诉我的。没办法,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用去记诵,不用去研究,只要百度一下就可以了。万能的百度可以帮我们。这成了这一代人最好的依靠。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我看是最害人的。因为它让我们的大脑越来越懒惰,让年轻一代失去了研究与记忆的动力。

四月,是属于清明节的。晚春的清明,不负“清明”这一词汇,空气清明,大地清明,人亦清明。母亲早早就准备好了香、鞭炮、红蜡、还有各种各样的冥钱。有用金纸包的元宝,有黄油纸制的冥币,还有整沓整沓的仿百元大钞,这是每年清明节必备的礼物。分布在各地的子女还有叔伯弟兄,侄儿侄女,孙儿孙女,济济一堂,赶集似的,回到祖屋,一起到山上去祭祀祖先们。原先,我的爷爷、奶奶,还有更远的一些祖先,被安葬在村子周围的几个小山包上。每次回家祭祖,要围绕着老家的小村子转上一大圈。现在好了,因为老家开发了,被移民建了镇,全村子的人都汇集到一个偌大的小区里居住,连这些埋在地底下有一两百年的祖先们也被移民了,也被搬到一个大大的陵园里。每个村都分配了一块地,让自己的祖先定居下来,还给子孙辈的人留下了空地。我离开老家有很多年了,据我弟弟说,我还算是那个叫作“葛闵村牌楼叶“的人,以后哪天我作古了,这里,我还是可以按照村里人的价格,在这里要一小块地的。这块地大约有60公分见方,一块一块的纵横排列,十分的整齐。以后人死了,村里人就安排这大块地方,不管你多有钱,官多大。这倒是很公平。因为村里人说了,现在地太金贵,上面只给我们村里安排这多地。祖先的墓地边上,也有我儿时的伙伴的长辈。祭祖时,不时会遇到儿时的伙伴,但大家已是好久不见,岁月在各自的脸上刻下了深深浅浅的印记,但儿时的模样依旧,只是失却了那一份清纯。


我给父亲焚上香,点燃了红蜡,把那些所有准备好的纸钱全部点燃,炽热的火焰顿时刺着我的脸,我被熏得眼泪直流。在这里躺着的祖先之中,除了父亲和他的两个兄弟外,其他的先人们,我基本没有 印象。我的奶奶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爷爷我没有见过。当然最亲的是我的父亲。也许,我来祭奠的,最最核心的就是我的父亲。每年祭祖, 我都会静静地跪在父亲的灵前,冥纸熊熊的火焰之中,我看着墓碑上的父亲的名字,随着火焰在空气中摇动。父亲模糊的面孔就会慢慢清晰起来,零零碎碎的往事就会象电波一样,在心里闪过。父亲走时,我和弟弟都没有子女,但父亲还是执拗地为我们兄弟两人的子女起好了名字。父亲去世三年立碑时,我和弟弟的儿子先后出生,就按父亲给他们两个人起的名字刻了上去。我们的儿子与我一样,没有 见过他们的爷爷。我对我的爷爷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听过父亲与母亲讲过一点点他的故事。我不知道我的爷爷是怎样考虑我的,知不知道这世间有我 这个孙子。我也不知道我的父亲知不知道他有两个孙子,就是他给起的名字。也许一个人只记得着他的父亲吧。爷爷辈的事情,似乎太遥远。子孙辈的事情,也似乎很遥远。我们真的不如把自己父辈与下一辈的事情想好,做好,更远的事,留给他们自己去做好了。


母亲依旧会站在父亲的墓碑边上,低声地自言自语,依旧是那几句嘱咐父亲的话:你要放警醒一点哟,不要睡着了。你这两个孙子,你要保佑他们平平安安的呢。还有这五家人(我们娣弟五人),家家都要保护好哟。。。。他们今天都来看你了,给你送钱了,他们很孝顺的,你不要担心啦。。。。母亲有时候会默默地拭着泪。我就让我的三姐过去,把她从墓碑边搀扶开。母亲与父亲的感情,是织布机与梭子的感情。现在织布机不在了,母亲象个孤独的梭子。我们都穿着母亲织的衣服,那是织布机与梭子合奏的温暖。也许我们所有子女的回馈,都不及即使是病着的但尚在人世的父亲。
远在异国的儿子不能回来祭祖,这已是他第三次在清明节没有回祭祖了。以前,我都会把他带回老家,逐一地与他未见过面的所有的先人祭拜,磕头,我只是想让他知道,他是叶家的人,他的根在哪。十几年过去了,我不知道他对这个他的父亲生长生活的小村庄是否有了一定的印象。年轻的一代,在城里生长,他们的眼里,故乡是一个旅游的地方。现在,这个小村庄也没有了,所有的田野、池塘、农舍,都从地球上抹掉了,变成了唯品会的大仓库。这比沧海的变化快多了。沧海桑田的进程,被现代机器浓缩了许多,它的变化不再需要多少时间了,有时候就是一晚上的事。

朋友推荐了一个作家,叫李娟,她写了几本书,其中一本书名为《阿勒泰的角落》,读着读着,我被书迷住了。这是一本叙事性的散文集,没有惊险刺激的冲突,没有波澜壮阔的风景,没有什么大人物,有的只是边疆阿勒泰地区的一些小山,小河,小路,还有那里的纯朴的人,那里的时代变迁的微小印记。但是作家却在布满灰尘的小路上遇到纯真的爱情,在小小的百货店里见证的纯朴乡民的坦诚与对美的追求,从清澈的河流中找到对自然的热爱,从游牧民移动的帐蓬里找到交流与沟通的美好。生活本身其实好简单,一年下来,就是搬几次帐蓬,换几个地方,每一个地方,人总是很少,条件总是很艰苦,生计依旧是很拮据,但生活依然要继续。


从春节后朋友推荐这位作家开始,我便想着,我的写作方法是不是也可以参考一下她的叙事方式。那样的自然,就象山中的泉水,遇山就转,遇水就合,遇石头就跃起,遇到青草就抚慰,世间事仿佛没有 她不能接纳的,世间事仿佛都为她准备好了表达的方式。到深春了,我仿佛有了一点感悟,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春天总是要过去的,虽然它明年还会来。但是这个春天与明年的春天肯定不一样。至少明年的春天,我比今年的春天老一岁。不象那年年盛开的杜鹃,不象年年的清明,也不象李娟的文章,他们,倒是跟春天一样,有着明年还会再来的机缘。而某一天的我,会在不知道的一个时间节点,被我的子孙移到那60见方的小地块中。
不如趁我与这春天,这杜鹃,这年年的清明,还有李娟们的文章,还在一起的时候,多多地享受呗。春深了,夏天就来了。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5 17: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细腻,娓娓道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5 2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yedx0001文友来到《原创》。文章字体可用宋体4号,段落前空两格,现在的字太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5 21: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文笔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6 00: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娟的作品我也读过,非常不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5-22 04:47 , Processed in 0.60088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