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And as usual, my friend warned me not to cherish too big hope, but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do.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听诗》赠书推广活动

楼主: 耿于天

[长篇连载] 长篇小说《世纪甲子之否定否定》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6.16 铁路局

    常听人说,猫狗一类家养宠物,能够远距离分辩主人,以及陌生人的声音。不是说话,说话不新鲜,主人回家,刚进走廊,立刻颠儿颠儿跑过去,堵在门口等着。
    没养过猫狗,但这个说法,蒲云信,因为类似功能,他也有……
    蒲云不会开车,也不常出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艾迪开车回来,停在门外,熄火,开门,下车。自己都能准确辨别出,不知根据什么,对车,实在没什么研究,是她,或者别人。
    比如现在,两辆车,前面是艾迪,后面不知道……
    “来了?”艾伦从书房出来。
    蒲云点点头,把材料收好,站起身。
    交谈声,笑声,伴随着脚步声走近,人好像不少。一个是艾迪,肯定,一个是任武,好像,剩下的不知道,有一个有点儿耳熟……
    门道灯是自动的,里外都是。
    没等蒲云,门从外面打开:“您请。”
    “你先,你先,”那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一共五个,“您请”是艾迪,“你先,你先”是陆乾岳,省长陆乾岳。后面跟着任武,另外两个不认识。
    蒲云有些意外:“陆省长,您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们,”陆乾岳分别和蒲云、艾伦握握手,手有些凉,但很有劲。
    “接我们?去哪儿?”
    “蒲大姐呢?”
    “还在和蔡书记谈。你们俩,还没吃饭吧?”再三让座,但陆乾岳并没有要坐的意思。
    “没有啊,”指指艾迪和任武:“在等…… ”
    “正好,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让我来接你们。等会儿咱们,蔡书记、蒲大姐,”右手食指冲大家画了个圈:“一起吃个饭,材料呢,材料拿着,边吃边谈。”
    艾伦这才明白:“嗨,您干吗还专门来接啊,大老远跑一趟。”
    “就是,”蒲云埋怨艾迪:“打个电话不就完了,我们叫个车过去。”
    艾迪耸耸肩,看着陆乾岳。   
    “不不,要接,要接…… ”
    那长府官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老先生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一向好好在府,如今竟三五日不见回去,各处去找,有摸不着他的道路。因此各处察访,这一城内十停人倒有八停人都说,他近日和衔玉的那位令郎相与甚厚。
    下官辈听了,尊府不必别家,可以擅来索取,因此启明王爷。王爷亦说,若是别的戏子呢,一百个也罢了,只是这琪官,随机应答,谨慎老成,甚合我老人家的心境,断断少不得此人。故此求老先生转致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之意,二则下官辈亦可免操劳求觅之苦……
    任武晋升副部,算起来,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前,湖江大学常务副校长任上,明确“二级职员”,央管干部,相当于副部级,几年后转任五岳市市长。
    衡量城市等级,标准很多。其中之一,也是五岳市,常常挂在嘴边,引以为豪的,铁路局,五岳铁路局:
    无论改制前的铁路局,还是改制后的局有限公司,总共十九个,五岳局之外:哈局、沈局、京局、并局、呼局、郑局、汉局、镐局、济局、沪局、宁局、穗局、邕局、蓉局、昆局、兰局、乌局、青藏局(有限公司)。
    与副省级省会城市相较,大部分重合。剩下的,除同样享受副省级待遇,自治区首府外,只有太原、郑州、昆明、兰州、五岳五个区域中心……
    艾迪、任武,坐前面那辆车,蒲云、艾伦,以及来接他们,专程来接他们,未必是“们”,的陆乾岳,坐后面那辆车。艾伦兴致很高,三个人聊得挺开心,车开得也快。
    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下来后,对于公务活动,交通管制,湖江省做出了相应调整。除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要外宾到访,省级两会外,封路,哪怕是短时间、小范围,也需要上报省委,批准后严格执行。
    换言之,即使书记省长,比如现在,蒲云坐的这辆,省政府一号车,也不能随便实施交通管制。近两年,风头没那么紧了,可以带一辆警车,艾迪坐的那辆,随意变道,长时间占用快车道、超车道,必要时鸣警笛,喊话清障……
    中科院五岳现代物理研究所,申请国家量子通信骨干网络,北京至五岳,“耕柱线”项目,原本只是学术界,内部的事情。照例,毕竟是重大项目,省科技厅、科协,照例写了个简报,报给省里。
    没想到,蔡坤读到后,引起浓厚兴趣,以及格外关注。事后证明,主要是材料,也就是蒲云,刚刚读过的那份,写得好。
    真正打动蔡坤的,是“耕柱线”背后,那个宏大的计划,国家量子通信骨干网络。从天上的“墨子号”开始,“耕柱线”、“禽滑釐线”、“高石子线”、“公尚过线”、“魏越线”……
    这不就是,新版的铁路局么?
    工业时代,有铁路,以及现在的高铁网,信息时代,有通讯,电讯网,到了量子时代,虽然蔡坤不懂,就是“国家量子通信骨干网络”。“耕柱线”,这个螃蟹,咱湖江必须吃,这块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不是我蔡某人,一个人的事儿……
    这是虚的,实的也有。
    仍以铁路为例,中国的铁路网,传统上,以北京为中心建设。所有线路,要么进京,要么环京,命名也是一样,开往北京称作上行,奇(素)数编号,远离北京称作下行,偶数编号。
    管理上,北京铁路局,本身并不管车,谁的车谁管。举例来说,五岳到北京,高铁G2X1,北京到五岳,高铁G2X2,甭管哪里始发,都是五岳局管,北京局没那个工夫。
    同理,未来的国家量子通信骨干网络,一定也是这样。就像这条,规划中的“耕柱线”,一旦建成使用,北京是不管的,完全由湖江这边掌控……
    后视镜里,蒲云注意到,后面,自己这辆车后面,还一直跟着一辆,或者说,尾随着一辆。别紧张,不是国内外敌对势力,私家车而已,跟着沾光的,胆子不小,但还不是最大的。
    去年,某政治局常委来湖江视察,一级警卫,牌照红底黄字。红底没什么,早前,规定不那么严格时,湖江省委书记,也曾使用红底车牌,白字。
    清出内侧,两条车道,省里加派了摩托车开道,奔驰前导车以下,除领导人本人,坐的那辆红旗外,十几辆奥迪一字长蛇阵,跟着两辆丰田中巴。从湖江会堂到住处,繁华闹市区,原本,即使夜里,时速也不能超过八十,那天开了至少一百一。
    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最后面一辆,也是奔驰,收尾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居然还跟着一辆。是辆出租车,真不知道,那小子是怎么想的,近些年,五岳出租车司机中,郊区,尤其远郊区县比例,越来越高,换成城区司机,打死也不敢。
    闯交通管制,等同闯红灯,十二分扣完,直接学习班里贫下中农再教育,如果是一级、二级警卫,吊销,条文是“酌情”吊销驾照,且多少年内,甚至永不录用。这还不算完,听说,那位闯,其实也不是闯,跟领导人车队的“的哥”,拘留十五天,连出租车公司,都受到牵连,暂停续展牌照一年……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本站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4-25 10:10 , Processed in 0.42789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