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Time goes by, there is no end, only the intersection. 

中国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出版投稿

查看: 166|回复: 6

[短篇小说] 冷艳女子(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8 10: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海蓝游子 于 2018-10-8 10:56 编辑

                                                                               (一)

每当有一辆列车停告别在临镇火车站时,子轩都会发愣很久。这小火车站离码头也不远,是抗战后修建的,有一排燕翅的站台,还有通长十来米车站平房,比较简陋。

自从宁城国立大学毕业回乡教书后,他就再没有机会离开这个小镇子了。老式的锅炉火车,像横卧的黑色大锅炉,车轮是红色的。货车有小些的五个轮,它总是慢悠悠地越过青山伸出的一座拱型桥梁,跨过碧绿的秦河以便东水道,也不停靠站,就驶向远方的原野。客车有三个大轮子,每天有一趟路过临镇,停靠站却是必需的。

女信号员身穿着《红灯记》李玉和式的装束,但戴得不是大盖帽,而是贝雷帽。她脸色冷艳,没有表情,面对列车带起的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一咎长长的秀发,忽然从贝雷帽溜出,顺着风向飘着,便一下把这个女信号员,带向飘浮和足摸不定的空间。
     午后,终于有一列客列车,长呜着,黑锅炉下的三个轮子,慢慢刹住,然后停下。黑色的烟雾在短小的烟囱内,变成白色的烟云,一缕缕悠然吐向湛蓝的天空。

列车停稳后,各车箱的服务员,打开了门,掀起门底小钢梯的翻盖,旅客陆续上上下下。但女信号员雪寒的表情有些紧张起来,她注意着上下来去的人流,虽然这小站客流有些稀疏,但各式各样的人都有:穿长衫的先生、紧身旗袍的太太,还有扛麻包穿短褂的粗人,也有着短衣裙的女学生。

子轩是来接自己女儿的,目光只盯注着来人的腰以下的腿脚。他不会放过每个下车人的腿脚部分,他想女儿才五岁,个子小,极有可能被行人大腿淹没。可一时,他有些眼花缭乱,特别是女人开叉的旗袍缝,路出白嫩的肤色,让他眼光逗留的时间稍许长一些。他极力想摆脱这样的注意力,让注意力均分摊到每个行人腿脚,平均地对待每一个人,但这却很困难。

都是路过的人流,子轩是在寻找,或者说是在等他女儿的出现。他的妻子与他结八年后,因为被军统局的长官看上,女人又把持不住,在辽沈战役开始前,就跟上司跑了。那时的世上就是这样,有官位就有钱,有钱也就能带走女人。子轩的母亲住在偏远的乡下,身体说不好就不行了,而做为小学校的教员,他全身心投入教务,一直又走不开,就托一个做铁路工人的学生家长,把他五岁的女儿从母亲那里接到自己身边。

站台人群渐渐稀疏,子轩心理一下感到有些紧张。

小火车开始喷起浓烟,一声长呜,准备启动。
      忽然,子轩在离自己所在位置百米处,发现女信号喊:“有小姑娘!”女信号员迅速还回给前方一个红灯。巨大车轮刚松开刹又一紧住,发出剌耳目的尖叫。

女信号员雪寒,丢下信号灯,迅速紧跑几步,跳下站台,把小姑娘从车与站台的缝中抱起。
       对子轩来说,一切有些弄不清。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到女儿下火车,也没看到送女儿的铁路工人,那路工也许因为战乱?或忙碌?没影了。但子轩最后悔的道是自己,怎么注意力那么分散,并特别容易被穿旗袍女人的大腿所吸引?世间有太多诱惑的地方。反过来,自从妻子跟人跑了之后,子轩除了堂而皇之的在学校里教书,有时,竟独自跑到大街看戏台美女演出,或看时装模特走猫步,这似乎是灵魂空虚的表现。

一种潜意识,或第六感觉吧,子轩觉得这姑娘与自己有关,他在人群中一会正面冲刺,一会侧面弹跳。他碰到拎皮箱的男绅士,也撞到穿旗袍绰约多姿的女士,但他们都绉起眉头,回头道:当心点,神经病!
      近了,子轩熟悉那穿蓝格子春秋衫小女孩,她已经被雪寒抱起。女童脸色苍白。一缕阳光,穿过站台燕翅般顶棚沿口,照在子轩再也熟悉不过的孩子小脸上。而远方山谷间黑云正在日光下兴起。

绿皮火车箱的门已经关合,好象很长时间,这列车并没有启动。绅士与胭脂粉红的美女们开始有些不安。几个给了小费违规带着鸡犬上车的短衫小贩,面对焦躁不安动物,不断摇着芭蕉扇,嘴上不停发着牢骚,骂人。
      雪寒一手牵拉着惊吓得面无表情的孩子,一手从腰间小牛皮夹里,取出一块绿巾手帕,这红绿一对真丝手帕是信号员应急备用的,今天真派上用场了。

当列车动起来的时候,子轩忽然停住奔跑的脚步站住,他好像是远远看着信号员雪寒。她向更远的方向挥动着手帕。列车发出低沉呜叫之后,就缓缓起动。雪寒帽沿飘下的一咎秀发,随着车轮带起的风动扬起,水平飘起并散开,如同泉水未梢飘向空中的一股薄薄的水雾。绿皮火车的影子缩成一小点,融入原野。而雪寒身后的青山河流显现,女子就像挂在现实天幕间年画中的美人一样。

“这是我的孩子。”子轩终于跑到孩子圆圆和雪寒的眼前。这百米的距离,对于子轩来说,却觉得路很长。他有这样一种感觉,自己像是在原地的奔跑,有步幅和速度,但就路程与距离始终没有缩短。
     “这是你的孩子?”雪寒惊讶地看着子轩。她仿佛看到一个认错的孩子家长,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想拐卖儿童,而谎领孩子的人贩子。她想:“没有这样孩子的家长,自己下了车却把孩子丢在车上!”

子轩看着雪寒,姑娘的眉宇因为有些生怒,微微往上吊着。这严肃的表情间,一下让子轩觉得,她有一种异于常人的美艳,就像冬日照耀下的冰河,倒映着河床两岸雪景,而这景致却让人无限回味,倦恋。

面对质疑,子轩想对雪寒倾诉自己内心的全部。他对自己的学生,还有小学校的同仁,都是努力压抑自己内心:想法,或情绪的。但面对眼前的女子,他不知道为什么,想倾诉自己全部而立之年的不幸。他上中学时就失去父亲,好不容易有了一段姻缘,生了圆圆,妻子却抛下家庭,跟有势力的长官私奔。然后,母亲病重,托送孩子的列车员像人间蒸发一般……他想讲述很多,但雪寒脸上淡淡的,没有微笑。子轩到嘴边的话,一下又咽进喉管。

子轩弯下腰,然后半蹲着,抱紧自己的女儿,他的脸擦着女儿的头发和额头,也无意间碰到雪寒纤细的指尖。子轩心颤了一下。此时,他真觉得愧对女儿太多。而自女儿从出生到现在,两人相处的时间,好像只有几个月。但父女间的亲密像是天性,女儿一下甩开雪寒的膀子,对子轩哭喊着:“爸爸!”“对不起,打到你的手了?”子轩抬起脸,有些不好意思望着雪寒。

子轩看到雪寒站立着,双手已完全脱离对圆圆的呵护,她背对着子轩父女,背部轻轻抽动了两下。等雪寒回过头,再看子轩时,她表情依然平淡,只是眼角有泪花在滚,但瞬时就被眼睑吸收,让人注意不到了。

雪寒交了班,子轩也牵着女儿走出火车站。车站背后南面山顶的一小片孤云开始扩大,迅速弥漫整个天空。这是夏季常见的分散性雷阵雨。天与地阴沉的空间,突然被豆大的雨点充盈,打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喂,雨衣!”是非常有磁性的女中音。

子轩回头,强睁开被水封住的眼皮,看着奔跑过来雨中的影子:她身穿薄薄的蓝色雨衣,从胸到臀部被风抚模着,充满女性光辉。

雪寒奔到圆圆跟前,她把手上展开的另一件雨衣给孩子披上。这雨衣是黄色,圆圆穿着太大,跟本就无法走路。雪寒只好踮起脚尖,给子轩也披上,然后用力把一大半的雨衣角拉向孩子,说:别淋着冻了孩子!
       子轩与雪寒脸靠得很近。子轩能闻到雪寒脸颊擦得雪花膏的香味。

“后天去镇西剧场,我请你看戏吧。”子轩望着在雨中挥手同自己和圆圆告别的雪寒说。
雪寒看着子轩,很惊讶。她似乎意识到这样的邀约,意味着什么。

子轩牵着女儿圆圆,站在风雨中,一下走不动了。雪寒没有答应也没拒绝邀请。当子轩看着身披蓝雨衣雪寒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灰蒙的雨中,一种别样的情绪占据他的心中,有些慌乱,有些悸动。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8 12: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景细细的描,心理细细的写,引人入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9 08: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一空 发表于 2018-10-8 12:04
景细细的描,心理细细的写,引人入胜!

谢谢赏读点评。祝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9 20:35: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的开场,等待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0 22: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海蓝老师的文字从来很唯美,仿佛看见一个神情憔悴的男人抱着一个女孩注视面前一个温婉的女信号员,总体感觉十分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17:5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诚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08: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子轩寒雪感情甚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中国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8-10-22 19:44 , Processed in 0.44328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中国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