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查看翻译:Our life is frittered away by detail, simplify it, simplify it. 

原创文学网

 找回密码
 文友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众多文学疯子正在向此处集结,欢迎您的加入!(热爱文学的人、尊重文学的人、传承文学的人)
查看: 1222|回复: 4

[喜马拉雅FM] 配乐散文《隐秘》作者——稽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 13:5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灵深处 于 2018-5-1 13:55 编辑







         ——嵇伟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祖父在他离人生的彼岸越来越近的最后岁月中,最喜欢哼这首歌了。那沙哑的嗓子,有一份苍老的忧伤,一份旅人的寂寥。父亲告诉我,这首《旅愁》也是大姑从前在无锡师范附小念书时最爱唱的。

祖父一定以为大姑已经不在人世。祖父的这种想法只有我知道。祖父永远没有想到大姑的存在对于我们其实比死去更残酷,虽然因了祖父我也爱上了未曾谋面的大姑。她去的地方那么远,隔着一道海峡,一个世界几十年番无音讯。她也许还活着?说不定哪天就会回来探亲;来看她的老父亲。然而祖父却早已离我们而去了。

    祖父最疼爱大姑,但他自己从未这么说过,是父亲和妈妈背着他告诉我的。祖父有两个儿子,却只有大姑这一个女儿,而大姑与早逝的祖母极像。从我记事起,就看见在大学教书的父亲隔一段日子拿回一封信,恭恭敬敬地念给坐在藤椅里的祖父听,信都是大姑写来的,说她在北京生活得很好,说姑父和女儿都好,说她在文化部下属单位工作。祖父曾经是晚清的举人,不过现在双眼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翳,看人看物皆艰难。他无法看见女儿的字,但只要听着父亲这么读,就频频点起雪白的头,一脸的欣慰。

    那时我小,才五六岁,却已经和祖父一样思念起犬姑。儿童节妈妈带我到人民公园去玩,  热热闹闹的公园里有许多老人搀着孙子孙女散步,我就想起了祖父。我说,妈妈你催爸爸叫  大姑回来呀,祖父想见她,我也想见。妈妈随口回答我:“下次别在外边提大姑,你大姑49年就跟你姑父去台湾了!”那时我还没上小学,也没进过幼儿园,不知道台湾意味着什么,我问妈妈:“台湾好玩么?大姑老也不愿回来。”妈妈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厉害兮兮地。说:“我是骗你的,大姑在北京。你要跟别人说什么台湾,我就揪掉你的耳朵,剪掉你的辫子,让你变成光头小子!”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漂亮的女孩,可不愿意当难看的光头小子。我没有说,对谁也没有,甚至祖父。

    一天放学回家,我看见祖父正捧着那本宝贝相册在一页页一张张地用青筋毕露的手抚  摸。父亲从不让我接近这相册,现在父亲不在,我对祖父说:“我帮你讲照片吧!”祖父怜爱地摸摸我的头,把我抱上他的膝头,让我一张张给他讲。相册妁前几页是祖父一家子的照片,有大姑、父亲和叔叔,最多的是祖母。接下来好几页是年轻的大姑和姑父。往后是我们全家,有我和妈妈,还有叔叔一家。再后……。再后是什么呀?是《白毛女》剧照。祖父生气地打断我的话:“淘气孩子,什么白毛女,是你大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照的,穿格子衬衫,还烫着发。”我说:“什么呀!《白毛女》这电影我看过,而且我认识照片上这些字,您知道的。”祖父不吭声了,任我往下说。以后的照片,有些显然是电影剧照,有些是店里卖的风景照片,照片底下印着文字和价格,祖父让我全念出来。直到翻完相册,我都没看见大姑这些年寄回来的照片,正转过头想问问祖父,却吃惊地发现两行浑浊的老泪已经从祖父皱纹纵横的脸上淌到藏青棉袍的前襟。

    祖父日益老了,越来越久地坐在藤椅里,用已经不成调的调子哼唱着李叔同的《旅愁》。祖父不再问起大姑,似乎对这个迟迟不归的女儿已经失望。连父亲给他念大姑的来信说大姑的照片,他也漠然地无动于衷,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不知为什么,我和祖父都没向父亲谈起相册的事。祖父不久就去世了。

    祖父没有等到大姑有可能回来探亲的今天。那时候,父亲也不曾想过会有今天。我渐渐长大了,渐渐懂事了,及至看过鲁迅先生的《父亲的病》,才蓦然明白我曾做过一件多么残酷的事,在不经意不明理中,扰乱了祖父宁静平和的暮年,让他带着痛苦离开人世。而对父亲的赤子孝心,直到他如今也老了,满头华发时,我才渐渐理解那份深沉。于是,那惟一一次陪祖父看相册的情景,我时时庆幸从不曾与父亲说起。





 
打开微信,点击 发现 -> 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 16: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我也很喜欢李叔同的这首《送别》,法师之语,多有禅意,清淡而纯净,淡中似乎又可知几多真味,宁静淡雅中总是能给人一此启迪。再配上兄台的嗓音,那真是一种享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2 14: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隐秘,不堪睹目。心系往事,沉底心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8:3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望尘 发表于 2018-5-1 16:49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我也很喜欢李叔同的这首《送别》,法师之语, ...

你过奖了。这篇文章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散文。只是我自感读一般。敬请多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8: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水一空 发表于 2018-5-2 14:00
人生隐秘,不堪睹目。心系往事,沉底心头。

谢谢临帖。前几日我国海军“绕岛飞行”,使我想起了此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文友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原创文学网招募编辑

QQ|原创文学网 ( 豫ICP备12011738号-2 )

GMT+8, 2019-9-16 16:29 , Processed in 0.59170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0-2015 原创文学网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